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零八章 現實很殘酷

  走出機場之后。</p

  沈天智看著沈繼福,問道:“師父,您有辦法確定沈風現在具體的位置嗎?”</p

  他眼眸里涌動著無法抑制的殺意,這次修為從后天八層跨入了后天九層,心中的自信是無限膨脹,如此年紀能夠擁有這等修為,在武道界之中倒也有傲氣的資本了。</p

  沈繼福從隨身攜帶的包裹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古樸羅盤,回答道:“天智,聽過追命羅盤嗎?”</p

  沈天智看著沈繼福手里的黑色古樸羅盤,驚疑的不定的說道:“師父,您手里的是武道界沈家傳承下來的追命羅盤?曾經專門用來尋找沈家叛徒的寶物?”</p

  沈繼福笑著微微點了點頭。</p

  所謂追命羅盤乃是傳承與武道界沈家最早一輩的先祖,距離如今有好久好久的歲月了。</p

  據說追命羅盤可以在一定的范圍內,尋找到擁有沈家血脈的人,只要您身體里有一絲的沈家血脈,追命羅盤就會產生反應。</p

  沈宇奇笑道:“天智,您放心好了,只要有我爺爺手中的追命羅盤,很快就可以找到那廢物。”</p

  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p

  沈繼福咬破了右手的食指,將一滴血液滴入了羅盤中心,隨后,他說道:“您們兩個也往這里滴入一滴自己的血液。”</p

  聞言。</p

  沈天智和沈宇奇沒有猶豫,他們分別往羅盤中心滴入了血液。</p

  很快,沈繼福他們三個的血滴被羅盤給吸收了。</p

  在三滴血液消失的瞬間,沈繼福左手托著羅盤,右手帶著血的食指,在羅盤上劃動了起來,身體之內迅猛的運轉起了功法,源源不斷的靈氣通過食指注入到了羅盤內。</p

  整個追命羅盤之上散發出了陰森的黑色光芒。</p

  如今在武道界沈家里,只剩下這最后一個追命羅盤了,而煉制追命羅盤的方式也早已經失傳。</p

  沈繼福雖說只是武道界沈家的五長老,但追命羅盤一直是他們這一脈在保存。</p

  畢竟追命羅盤只是用來找擁有沈家血脈之人的,又不是什么具有攻擊性的法寶,所以到了如今還是沈繼福在保管。</p

  只要將血液滴入羅盤之中。</p

  羅盤就會將滴入血液的人排除,要不然沈繼福他們可都是擁有沈家血脈的人。</p

  隨著羅盤上的黑色光芒散發,只見其上一根指針開始搖擺不定的轉動了起來。</p

  在轉動了數圈之后,指針指向了一個方向。</p

  沈繼福說道:“我們跟著指針給出的方向走。”</p

  此刻。</p

  遠離迪里奧莊園的沈風,腳下的步子停頓了下來,眉頭不禁微微皺起,他掐指一算,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有人竟然在推算他的所在位置,對方肯定是來者不善了。</p

  他可以感覺出對方是在用血脈推算,看來應該是京城沈家,或者是武道界沈家的人了,難道他們就這么想要急著來送死嗎?</p

  看了眼四周之后。</p

  沈風往人少的方向掠去了,快速在夜色中行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后,來到了一片荒廢的郊外。</p

  夜黑風高,今晚倒是一個殺人的好曰子。</p

  沈風隨意的就地而坐,身體之內緩緩的運轉著帝王訣,等待著沈家人的來臨。</p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p

  從遠處有三道身影在走過來,沈繼福他們通過羅盤的指引,一路來到了這里。</p

  看到這處荒郊野外之中,只有一人盤腿坐在地上,他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這個人的身上。</p

  一步步的走近。</p

  沈繼福、沈天智和沈宇奇全部知道沈風的長相,其中沈天智淡漠的盯著盤腿坐在地上的沈風,看著對方悠閑的閉著眼睛,他說道:“這里倒是一個不錯的地方,環境挺好的,死在這里也是一種格調。”</p

  “沈風,您說對不對?”</p

  閉上的眼睛慢慢睜了開來,沈風平淡的問道:“沈家人?”</p

  沈宇奇不耐煩的喝道:“在我們面前有您坐著的份嗎?給我站起來說話,知道我爺爺是什么人嗎?他是武道界沈家的五長老,而您只是京城沈家的棄子,被譽為不祥之人的廢物。”</p

  見沈風無動于衷,沈天智接上去說道:“沈風,您知道我是誰嗎?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和您的父親是同一人,不過,我一出生就是天才,您一出生就是被拋棄的廢物,我們之間完全像是兩個反差的極端。”</p

  目光嘲諷的看著沈風,停頓了兩秒之后,他繼續說道:“我不喜歡被人說三道四的,您的存在本來就是一個錯誤,原本只要您不跳蹦出來,您可以安安全全的活下去,可您為什么要這么礙眼呢?看來您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您是想要吸引京城沈家的注意?您是想要回歸京城沈家?您認為有這種可能性嗎?”</p

  “沈家不需要廢物,但我還是要感謝您,如若您不是廢物的話,那么我可能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上了。”</p

  “我爸讓我給您一個痛快,看來他還是念著您身體里流著他的一半血液呢!”</p

  聞言。</p

  沈風心里面冰冷猛的涌現,沈歷揚的狠辣,他已經親眼在往事中看到過,隨意的從地面上站起來,說道:“我和沈家沒有任何關系,無論是京城沈家,還是武道界沈家。”</p

  沈天智聽到沈風的話之后,他笑道:“廢物果然是廢物,您這么急著撇清關系,是在向我保證這把輩子都不會踏入沈家大門的嗎?您很窩囊,但您很聰明,知道這個時候要服軟,只可惜,不管如何,今晚您必須要死,我不想在聽到任何閑言碎語了。”</p

  沈風眉頭緊緊一皺,他只是純粹的不想和沈家扯上關系,只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他會親手把京城沈家和武道界沈家一起覆滅。</p

  沈風聳了聳肩膀,說道:“恐怕您理解錯了,就算是京城沈家和武道界沈家的人全部跪著向我道歉,我也不會原諒沈家的,我看您們三個挺喜歡這里的,您們在這里安個家怎么樣?”</p

  沈天智臉色頓時一變,喝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看來我要收回剛剛的話了,您很愚蠢,原本我想要給您一個痛快的,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用刀將您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來。”</p

  一旁的沈宇奇也吼道:“您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還京城沈家和武道界沈家的人全部跪著向您道歉呢?您認為會有這么一天嗎?整天活在自己幻象之中的垃圾,以為會點醫術,您就真的能夠崛起了?小子,現實是很殘酷的!”</p

  不錯。</p

  現實的確是很殘酷的,恐怕沈宇奇馬上會體會到的。</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