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九章 太吵了

  霍炎彬。()()(八)

  據說年輕的時候,因為一次意外得知了武道界的存在,他想盡辦法的要加入到武道界的宗門之中,可他既沒有天賦,又沒有背景,就算被他找到了武道界的一些宗門所在,也完全沒有哪個宗門愿意接納他的,最為凄慘的一次,他直接被武道界的人打斷了雙手。

  從那之后,他斷了加入武道界宗門的想法,誓總有一天要屠盡所有武道界宗門的人。

  當年他的兩條手臂在國內治療不好了,所以準備到國外去治療。

  在來到國外之后。

  當時的神之力藥液已經研究出來了,只不過還沒有如今這般完善,其中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可以說那時候可以靠著神之力藥液,直接跨入異能者行列的人少之又少,甚至是十萬人中,也不一定可以出現一個成功者,大部分人在注射之后,最后全部是命喪黃泉了。

  當初為了完善神之力藥液,需要不少實驗者。

  因為一次巧合,霍炎彬就是那個時候才獲得了注射神之力藥液的資格,換做是如今,神之力藥液被完善了不少的情況下,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夠注射,現在神之力藥液的價格非常的高昂,而且這種藥液還有等級之分的。

  當年注射神之力后,也不知道霍炎彬走了什么運氣,他竟然成功的變成了一名異能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異能者,他擁有操控他人意識的能力。

  在那個年代,異能者之中沒有一個華夏國人,全部是西方國家的人,他們對于霍炎彬非常排斥。

  不過,霍炎彬成為異能者之后,他冷靜了下來,對于那些不斷找上門想要取他性命的國外異能者,他利用各種辦法將其殺死,最重要的是他的操控能力掌握的很好,可以越一到兩級讓對手短暫失神幾秒鐘。

  在強者與強者的對戰之中,數秒鐘的時間,足以取了其他人的性命了。

  霍炎彬憑借自己的操控能力,他在當年國外的異能者世界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可以說他成就了一段時間的神話。

  他當初在異能者世界的熱度,絕對不遜色與如今武道界的沈逍遙之名的。

  只是最近十年左右,關于他的事情漸漸少了,倒是有不少其他的異能者崛起了。

  當初徐子義他們來到國外的時候,聽說過關于霍炎彬的傳說,他們甚至見過霍炎彬的照片,雖說霍炎彬比當初照片上的樣子蒼老了很多,但徐子義依舊可以認出來。

  這也是為什么他會驚恐的原因!

  面對這個曾經國外異能者世界的傳奇,沈風這個如今武道界內的傳奇能夠有勝算嗎?

  徐南升的身體緊繃了起來,他站在了沈風的身旁,身體內的功法緩緩運轉了起來。

  “咳咳!”

  拄著拐杖的霍炎彬再度咳嗽了兩聲,這么多年了,他把大部分精力全部用在了操控能力之上,他的這副身子骨很弱,可以說他如今完全仰仗著自己的操控之力了。

  徐子義目光死死的瞪著被克密斯摟住的龔丹麗,看著龔丹麗的胸口不停被克密斯玩弄,他心中的怒火就冒了出來。

  克密斯當眾將龔丹麗的衣服給解開了。

  龔丹麗這女人沒有任何一點羞恥之心,完全是配合著克密斯,臉上還露出一副任人采摘的表情。

  原本天堂會和徐子義他們的勢力之間,只是有一個不算大的矛盾。

  整件事情是天堂會的一名成員上了徐子義勢力中一名成員的女朋友,最后這件事情不停的擴大再擴大,才鬧到了這種程度的。

  克密斯看著怒火中燒的徐子義,笑道:“怎么?很生氣嗎?你的女人,我身后這些兄弟全部玩過了,剛剛在車上還盡興著呢!還真別說,她的技術活很不錯。”

  徐子義手掌緊緊的握成了拳頭,手背上暴起了一根根的青筋,一字一頓的問道:“為什么?”

  被克密斯玩弄著的龔丹麗,抬起頭,臉上是兩朵紅暈,她說道:“沒有為什么!當初我選擇做你的女人,只是因為你能夠保護我。”

  “既然你已經保護不了我了,那么我為什么還要聽你的?我喜歡權利,我喜歡在別人面前高高在上,我現在只要服侍好天堂會的高層,他們會給我這樣的待遇。”

  “呼呼!呼呼!呼呼!”

  徐子義口中粗氣急喘,他沒想到龔丹麗會是這么一個爛女人!

  克密斯說道:“徐子義……”

  只是不等他把話說完,霍炎彬就不耐煩的打斷了:“廢話說夠了沒有?”

  聞言,克密斯隨即閉上了嘴巴,他們天堂會的這一眾高層全部沒有選擇注射神之力,畢竟神之力還是有太大的風險,只要有異能者愿意保護他們就可以了。

  霍炎彬渾濁的眸子看著沈風,說道:“很快你就會自己從樓上跳下去,我已經不想動手見血了。”

  話音落下。

  霍炎彬肩膀微微一聳,眼睛一瞪,從他身上爆出了一股精神之力,喝道:“自己從樓上跳下去吧!”

  他的臉上充滿了自信,目光緊緊的盯著沈風,他似乎可以看到沈風乖乖走到陽臺上開窗跳下去的場景了。

  徐子義等人一臉的緊張,萬一沈風被霍炎彬操控了,那么今晚他們誰也活不了。

  只見沈風動了。

  霍炎彬嘴角的笑容浮現了,克密斯等人是見識過霍炎彬的強大能力了,他們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可沈風沒有朝著陽臺走去,而是朝著霍炎彬一步步走了過去。

  霍炎彬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是怎么回事?他的操控能力絕對不會失效的,他再度說道:“給我從樓上跳下去!”

  可沈風還是沒有朝著陽臺走去。

  這回霍炎彬臉上的神色徹底改變了,他將拐杖抬起了起來,對準了走過來的沈風,喝道:“立馬給我去跳樓!”

  在他抬起拐杖的時候,周圍的操控之力瞬間加強了。

  只見沈風腳掌蹬地,身影瞬間來到了霍炎彬的面前,在對方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他一把緊緊扣住了霍炎彬的脖子,將其從地上給直接提了起來,淡然的說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太吵了?我爸媽在睡覺,把他們吵醒了,我會很不開心的,你知道嗎?”

  被提起來的霍炎彬,臉色瞬間漲紅一片,心里面升起了一種極致的驚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是特級異能宗師,他的操控之力竟然對眼前這小子一點用處也沒有?這怎么可能呢?他在對方手里簡直像是一只弱小的小雞仔一般!(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