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七章 世界之巔

  徐惠芳微微愣了一下之后,她隨即猜到了張雪珍心里的擔心。

  她的年齡要比張雪珍小上一些的,她語氣溫和的說道:“姐姐,你放心,我不會搶走小風的。”

  “難道你還不了解小風的性子嗎?你這輩子都會是他的母親。”

  從見到沈風的第一面到現在,她大致的了解了這個兒子的性格,她也完全沒有想要搶走沈風的打算,張雪珍和沈安民付出了這么多,她可不是沈家那些鐵石心腸的人啊!

  聽到徐惠芳的話之后,張雪珍的身體完全放松了下來,對自己剛才的話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她急忙將徐惠芳等人請入了房間里。

  走進房間里之后,沈風照常對沈安民和張雪珍喊了一聲:“爸媽!”

  這讓沈安民和張雪珍是更加的寬心了。

  沒多久之后,張雪珍和徐惠芳便熟絡了起來,徐家人并沒有因為之前沈歷揚的電話而影響心情,今天是他們和沈風重逢的日子,怎么能一直板著一張臉呢?

  在季韻寒的提議下,徐惠芳和張雪珍他們決定直接在房間里一起吃一頓晚飯。

  這家酒店的老板和季家有生意上的來往,而且房間很大,里面餐廳客廳一應俱全。

  讓酒店里的人準備了菜和酒。

  過了片刻之后。

  有服務員推進來了一道道的冷菜。

  沈風等人全部坐了下來,徐南升開了一瓶酒,第一個給沈安民倒上了,然后再給沈風和徐子義倒上,最后才給自己倒滿。

  徐惠芳和張雪珍在一旁低聲聊著,而季韻寒則是陪在了一旁。

  所以徐南升沒給她們倒酒了,他端起酒杯對著沈安民,說道:“我的外孫可以健健康康的成長到今天,全部是托了你們的福,這第一杯酒,我一定要敬你!”

  說話之間,他直接將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

  沈安民照理來說可以隨意的,只是他一個老實巴交的人,竟然也來了一個一口悶,臉色立馬有點兒微紅了。

  徐子義也端起酒杯,對著沈安民說道:“別的話我不多說了,你隨意,這一杯酒我干了。”

  一杯酒下肚之后,沈安民來了興致,他自己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

  沈風想要勸他少喝一點,只不過沈安民說道:“小風,沒事,今天是高興的日子,你讓我多喝兩杯酒,你可以和你的親生母親,和你外公,和你舅舅重逢,我心里面真的替你高興啊!”

  見勸不住沈安民。

  沈風只能夠作罷了,他也拿起酒杯對著徐南升和徐子義晃了晃之后,一口喝完了。

  徐南升和徐子義見沈風對自己敬酒,他們自然是不能無動于衷的了,徐南升笑道:“好,沒想到我徐南升會有這么好的外孫,老頭子我這輩子脾氣很臭,沒有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現在終于有了,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是可以有你這么優秀的外孫。”

  徐南升和徐子義再次干了一杯酒,他們的酒量要比沈安民好多了。

  旁邊兩杯烈酒下肚的沈安民,已經開始迷迷糊糊的,最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

  沈風沒有吵醒沈安民,他將其扶著躺了下來,用靈氣幫他化解了體內的酒精,省的明天起來頭昏腦漲的。

  和他一起趕來美國,沈安民肯定也累了,就讓他好好休息吧!

  徐惠芳和張雪珍聊得很熱絡。

  徐南升和徐子義走到了房間的陽臺上,隨意的在陽臺上就地坐了下來,望著夜空之中一顆顆閃亮的星辰,手里面分別拿著一個酒瓶,時不時會喝上一口。

  沈風也走到了陽臺上,在徐南升的旁邊坐了下來。

  徐子義遞給了沈風一瓶酒:“這些年,惠芳真的不容易,她每天,甚至是每分每秒都想著你,可以說你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動力。”

  “當年沈家絕情無比,而我們又全部被廢了修為,甚至連徐家也不接納我們。”

  “那段日子,是我們最黑暗的,我們根本看不到明天的希望,可每次只要想到你,我們就會重新會振作起來。”

  停頓了一下,徐子義拍了拍沈風的肩膀,繼續說道:“是你讓我們活到了今天,要不然我們早已經自我了斷了。”

  說完。

  徐子義往嘴巴里灌酒,任由著酒水從嘴角滑出。

  他沒想詳細說太多當年的往事,可沈風知道他們能夠走到今天肯定不容易。

  如今徐子義的修為在后天一層,而徐南升的修為還差一點才能跨入后天。

  在徐南升和徐子義看著夜空的時候,沈風手掌一動,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個瓷瓶。

  他之前有煉制過一靈丹的。

  這一靈丹專門是給后天修為的人服用的,可以讓后天修為的人直接提升一個小層次,同樣也可以讓沒跨入后天的人,直接跨入后天的修為。

  上次煉制出來后,沈風給王安雄他們服用了一顆,讓他們全部跨入了后天一層。

  當然一靈丹只有在第一次服用的時候才有用。

  自從煉制了儲物戒指之后,沈風把有用的東西全部放入了其中,他身上還有不少一靈丹的。

  從瓷瓶里倒出了兩顆青色的一靈丹,遞給了徐南升和徐子義,說道:“外公、舅舅,把這兩顆丹藥服下去。”

  徐南升和徐子義微微一愣,不過,他們并沒有多問什么,直接將一靈丹放入嘴巴里咽下。

  沈風立馬說道:“可能會有點痛苦,你們馬上運轉功法。”

  話音落下。

  徐南升和徐子義頓時臉色一變,他們感覺到了身體里的變化,他們曾經畢竟修為不止如此的,所以他們承受疼痛的能力要比王安雄等人強多了。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半個小時之后。

  徐南升和徐子義陡然睜開了眼睛。

徐南升如今重新跨入了后天一層,而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