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五章 想要殺一個人

  (女生文學)

  此時。

  華夏國。

  京城沈家的莊園內。

  剛剛打完一通電話的沈歷揚從樓上走了下來,當年在沈風出生的時候,他已經三十歲左右,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他最起碼在五十多歲到六十歲之間了。

  不過,可能是修煉者的緣故,他的面容蒼老的要比普通人慢,看上去好像也就四十來歲的模樣。

  在來到大廳里的時候。

  一個頭發有點兒花白的老頭和一個左邊臉頰被面具遮擋住的男人,坐在了大廳里的沙發之上,他們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沈歷揚。

  這個老頭乃是沈歷揚的父親沈遠誠,而左邊臉頰被面具遮擋住的男人,他是沈歷揚的親弟弟沈無念,掌控著沈家的一股特殊力量“暗網”。

  沈遠誠有點不悅的說道:“歷揚,又給徐惠芳他們打電話了?當年的事情早已經過去了,難道說是因為那小東西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里,才導致你亂了方寸嗎?”

  “你現在是京城沈家的家主,沒必要為了這種事情煩躁,現在我們沈家旁系里接連死人,這才是我們要盡快處理完的。”

  之前沈安池詭異的死在了天海,而負責去天海徹查此事的沈東耀和沈擎蒼,竟然同樣是死在了天海。

  他們得知沈東耀和沈擎蒼的尸體是在野外發現的,周圍有明顯大量的打斗痕跡。

  沈遠誠在說了沈歷揚兩句之后,他看著沈無念,說道:“現在你大哥也下樓了,把你調查到的事情說一說吧!”

  沈無念聲音嘶啞,讓人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只聽見他說道:“天海道路上的所有監控設施全部癱瘓了一段時間,好像是有人在刻意掩蓋著什么,我讓人嚴刑逼供了相關人員,可始終找不出在幕后操控的人,沈東耀他們極有可能是死在武道界勢力的手中,畢竟他們兩個的修為也不算弱。”

  沈遠誠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不管是我們京城沈家,還是武道界沈家,有不少人表面上對我們恭恭敬敬的,其實暗地里早就看我們不順眼,想要取代我們了,如果是對方有意要掩蓋,你想要查出來就很困難了。”

  沉吟了一下之后,他繼續說道:“之前沈安池在死前,見過那小東西一面。”

  “以沈擎蒼的性格,去往天海之后,應該會去見一見那小東西的,你有往這方面查一下嗎?”

  沈無念回答道:“已經查過了,據我所知在沈東耀和沈擎蒼這對父子死亡的時候,宋堅白和宋天浩正好在那小東西的家里,我親自打電話問過了,他們說沈東耀和沈擎蒼沒去過。”

  “這件事情應該不會和那小東西有關,宋家向來是不插手大家族的事情的,宋堅白沒必要為了一個沈家棄子說謊,這小東西只是在醫術上有點成就,光光靠這點還不足以打動宋堅白的。”

  沈遠誠不禁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之后,說道:“我也不會認為這件事情會和那小東西有關,他根本沒有能力殺了沈東耀和沈擎蒼這對父子的,只是到底誰在針對我們沈家?”

  沈歷揚開口道:“爸,這件事情要通知爺爺一聲嗎?”

  沈遠誠搖頭道:“不必了,你爺爺現在處于閉關突破的重要時刻,別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他了reads();!”

  在沈遠誠話音落下的時候。

  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走了進來。

  這個青年是一臉的盛氣凌人,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是國際頂尖的名牌,模樣倒是和沈歷揚有幾分的相似,他乃是沈歷揚的小兒子沈天智,從小擁有過人的修煉天賦。

  每年有一大半的時間在武道界沈家內修煉,因為他的修煉天賦出眾,所以得到了武道界沈家的培養,如今小小年紀,已經超越了很多人,目前的修為在后天八層,放在不少武道界一流勢力中,也完全可以稱之為天才了,最近他正好回京城沈家一段時間。

  沈遠誠和沈歷揚看到沈天智之后,他們全部露出了笑容,包括左臉戴著面具,有點陰森的沈無念,他也緩和了幾分。

  沈天智走進大廳之后,他直接說道:“爺爺、爸、小叔,我想要殺一個人,請你們一定要同意!”

  沈遠誠笑道:“天智,是誰惹到你了?只要不是武道界沈家的人,你盡管去殺吧!”

  沈天智臉上面無表情:“爺爺,我想要殺的人是沈風!”

  “這段時間,我聽說了不少閑言碎語,我根本沒有什么同父異母的哥哥,爸只有我這么一個兒子,也只需要我這么一個兒子,所以這些閑言碎語必須要消失。”

  當年武道界沈家的白眉老頭他們饒了沈風一命,只是想要碰碰運氣,看今后沈風是不是可以再生仙元之血。

  在好多年前,武道界沈家的人時不時還會留意沈風的消息,只是在三年前沈風消失之后,武道界沈家的人也以為沈風已經死了,從此,他們便再也沒有關注過沈風了,更加沒有叮囑沈家的人不能去擅自對付沈風。

  沈風是在最近才在華夏國的醫術選拔賽里崛起的,而武道界沈家根本不會關注俗世界的事情,他們所生活的地方主要以修煉為主。

  聞言。

  沈遠誠等人微微一愣。

  隨后,沈歷揚拍了拍沈天智的肩膀,他對這個兒子是疼愛有加,再者他心里也的確只有沈天智這么一個兒子,沈風是哪根蔥?和他有關系嗎?

  “天智,想做就去做吧!給他一個痛快,不要折磨他。”沈歷揚平淡的說道,在他看來自己已經是做到一個父親應該做的事情了,讓沈天智給沈風一個痛快,這完全是看在沈風身體里流著他一半血液的份上了。

  沈遠誠也說道:“原本只要這小東西不踏入京城,我們想隨他去的,既然天智你不想他活著,那么他就應該去死了,這種螞蟻,你可以隨便碾死!”

  沈無念站起身,笑了笑說道:“天智,不錯,成大事者,必須要有自己的手段,你看到誰礙眼,就一定要立馬將其鏟除,恐怕這小東西現在還沉浸在喜悅里,他不會想到自己是死到臨頭了。”

  難道沈歷揚不是沈風的親生父親嗎?

  難道沈遠誠不是沈風的親生爺爺嗎?

  難道沈無念不是沈風的親叔叔嗎?

  一個個全部如此狠毒,在他們眼里,恐怕沈風連沈家養的一條狗都不如!

  沈天智聽到他們的話之后,嘴角浮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