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二章 死到臨頭不自知

  沈風身體內的靈氣壓榨的差不多了,想要幫徐惠芳立馬恢復容顏,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等身體內的靈氣恢復。

  可徐惠芳看似輕松的樣子,卻讓沈風一刻也不想等待了。

  徐惠芳的身體可以等靈氣恢復了再治療,但她臉上的疤痕,沈風想要現在就幫她治療好。

  “媽,你閉上眼睛。”喊了幾次之后,沈風現在喊起來已經挺順暢了。

  徐惠芳非常聽自己兒子的話,她乖乖的將眼睛給閉上了。

  隨后,沈風立馬將自己的右手手掌給劃破了,將傷口內的鮮血逼了出來。

  手掌輕輕一甩,傷口內的鮮血頓時如水霧般噴出,快的布滿了徐惠芳的整張臉。

  當然在將鮮血逼出來的瞬間,沈風將其中的能量給抽取了,要不然徐惠芳的臉絕對無法承受的。

  但縱使如此,沈風血液中還蘊含了不少強大的功效,想要除去徐惠芳臉上的疤痕,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一旁的徐南升和徐子義不明白沈風這么做干什么?難不成他的血液還能夠治療徐惠芳臉上褪不去的疤痕?他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

  沈風對著徐子義,說道:“舅舅,幫我去拿一瓶礦泉水和一條毛巾過來。”

  聞言,徐子義沒有問東問西的,直接走進別墅里面去了。

  閉著眼睛的徐惠芳只感覺臉上有點火熱的感覺,慢慢的她覺得自己臉上傷疤的地方有點兒癢。

  在她想要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臉時,臉色有點蒼白的沈風說道:“媽,你先忍一會,很快就可以好了。”

  他體內不停的運轉著帝王訣,想要快的恢復身體里消耗的靈氣。

  沒一會時間。

  徐子義拿著一瓶礦泉水和一條毛巾走了出來,沈風在接過來之后,他將毛巾浸濕了,輕輕的將徐惠芳臉上的血全部擦干凈了。

  徐南升和徐子義看著臉上沒有了血跡的徐惠芳,可能是由于太激動的緣故,他們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

  只見徐惠芳不僅臉上的疤痕全部消失了,而且她的皮膚也變得很白、很光滑且很有彈性,如同是十八歲左右的少女一般。

  沈風毫不在意徐南升和徐子義的震驚,他說道:“媽,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徐惠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當看到自己父親和哥哥驚訝的盯著自己時,想起剛剛臉上的變化,她伸手忍不住的摸向了自己整張臉,根本摸不到臉上凹凸不平的疤痕了。

  她重新拿出了剛剛徐子義的手機,將其開到了自拍的功能上,當看到自己的這張臉時,她完全不敢置信的傻站在了原地,里面的人真的是她嗎?怎么感覺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十八歲左右的時候了?

  徐惠芳的長相可以說是非常的美,整個人身上有一種仙女的氣質,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要不然當年冰云谷谷主的兒子也不會喜歡她了。

  徐南升和徐子義現在完全沒有什么可說的了!看來沈風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就連鮮都有這等功效,真是讓他們是百思不得其解,最重要的是,他們到了現在還想不通,沈風怎么會是沈逍遙呢?根據傳言中所說沈逍遙前輩是一個老頭子了。

  徐南升將剛剛沈風的治療方式對徐惠芳簡單說了一下。

  聞言,徐惠芳完全沒有心思看自己這張恢復青春的臉了,忍不住看向了沈風劃破的手掌。

  “放心好了,以我的修為不會感覺到痛的。”沈風也輕松一笑道。

  接著,他又說道:“媽,你曾經錯過了太多,今后你可以過你想要的生活了,等明天我再幫你調理一下身體。”

  徐惠芳心里面完全被幸福給填滿了,她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徐南升和徐子義面帶笑容,他們忽然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了。

  正當這時。

  沈風口袋里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季韻寒打來問一問情況的。

  隨口說了兩句之后,沈風掛斷了電話,將沈安民和張雪珍來到美國的事情說了出來。

  徐惠芳他們心里面對沈安民和張雪珍充滿了感激,他們提出現在和沈風一起去見一見沈安民和張雪珍,必須要當面感謝一下才行,在他們心里可以將沈風養大,他們也把沈安民和張雪珍當做是家人了。

  沈風自然不會拒絕了,這次前來美國,徐惠芳他們和沈安民他們早晚要見一面的。

  徐子義將自己的車開了出來,徐南升坐在副駕駛上,沈風和徐惠芳則是坐在后座上。

  他們沒有去管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也沒有去管艾倫克的尸體了。

  只是在徐子義的車子才剛剛行駛出一段距離的時候,一輛白色的轎車猛的橫在了前面,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從白色轎車上走下來了兩個華夏國的中年男人,他們乃是之前徐子義左右臂膀,可惜最后全部投靠天堂會了。

  其中一個稍胖的中年男人名叫胡永;另一個兇神惡煞的中年男人叫朱雙海。

  這兩人之前一直沒有真正的跨入修煉一途,不過,在投靠天堂會之后,他們冒險注射神之力,竟然被他們挺了過來,現在他們兩個全部是一級異能者了。

  徐子義的車子他們自然是認得的,同樣也知道今天是天堂會給徐子義他們最后的一次機會。

  徐子義、徐南升和徐惠芳看到這兩個人之后,他們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徐子義第一個從車上走下去。

  看到徐子義之后,胡永一臉得意的說道:“決定去跪在天堂會的門口了?我還以為你們的骨頭有多硬呢!現在還不是要乖乖低頭?艾倫克先生是三級異能者,看來你們是嘗過艾倫克先生的手段了?要不然你們也不會自己乖乖去往天堂會了!艾倫克先生是在后面嗎?”

  胡永看著徐子義他們車子的后面,想要看看艾倫克先生的車子有沒有跟上來,他們可不會想到艾倫克和一眾天堂會的人全部已經死了。

  朱雙海居高臨下的說道:“徐子義,別以為你是后天一層,你就有多么的了不起了,現在我們兩個都是一級異能者了,我們和你有相等的實力了。”

  “不過,我們真的要好好感謝你,要不是有你指導我們修煉功法,我們不會有這一天。雖然沒讓我們跨入后天,但讓我們的身體得到了改變,要不然這次我們絕對挺不過來,我們能夠成為一級異能者,有你一部分的功勞。”

  走下車子的徐子義不禁搖了搖頭,這兩個白癡,死到臨頭了還不自知。

  他們在自己的外甥面前,簡直就是土雞瓦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