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一章 很痛吧

  強烈推薦:

  沈風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接上去了,他心里清楚徐惠芳這個母親對自己的感情,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喊道:“媽!”

  他最終還是將這個字喊了出來,內心深處他已經接受徐惠芳這個親生母親了。

  聽到沈風喊自己,徐惠芳愣了一下之后,她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看了眼身旁的徐南升和徐子義,見他們點頭表示她沒有聽錯之后,她忍不住的跨前了一步,想要將沈風摟在懷里,可伸出手之后,她的手臂僵硬在了空氣之中,她怕自己的行為會不會讓沈風反感?

  沈風看到徐惠芳伸出兩條手臂后,他最后還是跨前了一步表明態度。

  看到沈風用行動表示后,徐惠芳終于放松了下來,輕輕的將自己的兒子抱在了懷里。

  這是二十多年以來,她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她想要抱抱自己的孩子。

  她沒有在意沈風身上的血腥味,如今兒子已經長得比她高了,過了一會之后,她才依依不舍的松開了。

  “一眨眼,你都長這么大了,你心里有怪過我嗎?我知道自己不夠資格做你的母親。”徐惠芳的聲音很低、很低。

  沈風看著徐惠芳說道:“當年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為了我燃燒仙元之血瞬間白了頭發,為了我面對武道界沈家毫不退縮,為了我不顧自己的性命,你已經拼盡了全力,足夠了,真的足夠了。”

  當年瞎了眼睛嫁給沈歷揚,如今和自己的兒子重逢了,沈風非常的了解她。

  忽然之間,她有一種老天對她不薄的感覺,眼眶里的淚水不停的打轉著,當年為了沈風拼死一戰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如果再讓她在選擇一次,那么她還是會為了沈風燃燒仙元之血的。

  徐惠芳伸出手幫沈風整理了一下衣領,她的兩只手顯得很蒼白,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的血色。

  一邊幫沈風整理衣領,她一邊說道:“這些年,我錯過了你的每一次成長,我錯過了你的所有一切,你還愿意喊我一聲媽,我真的很高興,我真的很幸福!”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真想要為你洗一次衣服,我真想要為你燒一頓飯,我真想要給你過一次生日……,我有太多想為你做的事情了。”

  “可我知道我不能太貪心了,我也該上路了,以后一定要繼續好好的生活下去,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天堂,那么我會一直在天堂里保佑你;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地獄,那么我會讓想要害的人,快些來閻王殿報道。”

  說話之間。

  徐惠芳身體搖晃的越來越厲害了,沈風一把扶住了她,說道:“媽,你可以貪心,你可以一直貪心下去,只要有我在,天堂不敢留你,地獄不敢收你!你會一直活下去。”

  聞言。

  一旁沒有開口打擾的徐南升和徐子義,他們微微愣了一下,雖然沈風的實力深不可測,但徐惠芳的情況他們很了解,恐怕是先天巔峰的強者也無能為力了。

  當年強行燃燒仙元之血,已經在徐惠芳身體里埋下了隱患,這些年,她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能夠堅持活到現在算是一個奇跡了。

  徐惠芳想要勸沈風不要安慰自己了。

  可只見沈風一指點在了徐惠芳的腦門之上,他身體里的靈氣已經壓榨的差不多了,如今他是在更加瘋狂的壓榨靈氣。

  沈風讓靈氣涌入了徐惠芳頭頂的很多個穴位之中。

  原本頭發雪白的徐惠芳,一根根頭發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烏黑。

  徐南升和徐子義全部看呆了,這是何等手段?

  片刻之后,沈風收回了手指,而徐惠芳的頭發完全變黑了。

  沈風還順手注入了一些靈氣在徐惠芳的身體里,讓她暫時變得精神了一點。

  想要讓徐惠芳的身體徹底恢復過來,需要更加復雜一點的治療方式,以如今沈風靈氣過度消耗的狀態,肯定是無法做到的,只能等體內的靈氣恢復一點之后了。

  徐惠芳看著臉色越發蒼白,額頭冒出豆粒大小汗珠的沈風,說道:“不要浪費力氣了,我……”

  不等她把話說完,徐南升忍不住說道:“惠芳,你的頭發全部變黑了,你現在沒有一根白頭發了。”

  緊接著,徐子義也說道:“爸說的不錯,你烏黑的頭發全部回來了。”

  說話之間,他從身上拿出了一只手機,打開了其中的自拍功能,讓徐惠芳看著手機里的自己。

  徐惠芳有點不敢置信的摸著自己的頭發,這么烏黑的頭發真的是她自己的嗎?

  沈風說道:“媽,我說過了,你可以貪心!”

  “相信我,你可以恢復過來的,你失去了這么多年的青春,我會用自己的能力幫你彌補回來。”

  轉而,他又看向了徐南升和徐子義,心里同樣是接受了這兩個人,吸了一口氣后,說道:“外公、舅舅,等這次回國,我要帶著你們一起踏入京城沈家。”

  徐南升瞬間老淚縱橫,激動的臉上的肌肉有點抽搐:“好、好、好,真是我的好外孫,京城沈家那些瞎了眼的混蛋,他們竟然說你是不祥之人?竟然說你是廢物?簡直是可笑無比!”

  徐子義忍不住問道:“可以告訴我,你現在的修為嗎?你肯定抵達先天宗師了吧?如果面對先天巔峰的宗師,你有把握戰勝嗎?”

  沈風問了一句:“你們知道沈逍遙嗎?”

  徐南升等人雖說基本上一直在美國,但對華夏國武道界的事情非常關注,他們自然是知道這個被譽為如今武道界實力第一的強者了。

  徐子義眼睛微瞪:“你是沈逍遙的徒弟?”

  沈風心里面是極為的無語,說道:“其實我就是沈逍遙,這次不管是京城沈家,還是武道界沈家,我馬上會讓他們變成過去式,包括沈歷揚我也不會放過。”

  聞言,徐家人被震驚的不輕,沈風竟然是如今武道界的第一人?可憑借剛剛沈風展現出的實力,他們知道沈風沒必要說謊。

  徐惠芳對沈歷揚沒有任何感情了,回過神來之后,只是心里面嘆了口氣,她將臉上的面紗摘了下來,說道:“我也該面對一切了。”

  看著徐惠芳臉上一道道深深的疤痕,原本她的臉蛋很美的,可如今疤痕交錯,還有皺紋在開始泛起。

  沈風有點壓抑的問道:“很痛吧?”

  徐惠芳一笑道:“不痛!真的不痛!沒感覺,當初是我昏迷的時候,他們在我臉上劃下的。”

  說的很輕松,很自然,好像是在說一件非常平凡且普通的事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