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八十七章 賭一把

  沈擎蒼感受著胸口處的劇痛,低頭看著自己被完全穿透的胸口,眼眸里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這個被沈家逐出門的棄子,修為怎么可能在他之上呢?

  沈風完全沒有顧忌鮮血會臟了自己的衣服,他現在需要這種血腥來平息身體內的戾氣和憤怒,對著一旁的季韻寒,說道:你們進去別讓我爸媽現在走出來,隨便找個借口陪他們在大廳里聊一會。ωδ

  他不想讓沈安民和張雪珍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生怕他們兩個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到。

  季韻寒對沈風的話是言聽計從的,她和程茹云一起走進了別墅里。

  沈風穿透進沈擎蒼胸口內的手臂微微轉動著,隨后他的手臂一抖,靈氣頓時爆發了出來。

  砰!的一聲。

  沈擎蒼整個胸口徹底爆炸了開來,一時間血肉橫飛,他的整個腦袋直接被爆炸之力,轟到了天空之中。

  呼吸著空氣中的血腥味,沈風隨意的聳了聳肩膀,他的情緒或多或少的被當年的事情影響到了。

  宋堅白和宋天浩靠的比較近,他們身上也被濺到了血液,看著從天空中掉落下來的頭顱。

  沈擎蒼可是后天四層修為的人,難道說沈風的修為在后天九層?或者是后天十層?要不然怎么可能會有這等戰力?至于后天之上,他們不敢想象,那可是先天宗師了。

  他們心里面一時間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切了,沈風才多少歲啊!不僅醫術那么強大,如今又表現出了這等難以讓人置信的修為!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忽然之間。

  宋堅白好像隱隱猜到了一些事情,之前雖說季韻寒和程茹云做了解釋,但剛剛季韻寒對沈風的話是乖乖聽從,這根本不符合季韻寒美女蛇的性格。

  他腦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名字沈逍遙。

  對了、對了,如果說沈風和沈逍遙有關系的話,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釋的通了。

  季韻寒和沈逍遙之間有點淵源,假如沈風和沈逍遙有關系,那么季韻寒自然對沈風肯定也畢恭畢敬的。

  當然宋堅白沒有認為沈風是沈逍遙,畢竟這可是被譽為武道界第一的強者啊!

  沈風作為京城沈家棄子的身份幾乎可以確定了,所以他怎么可能會是沈逍遙呢?

  再說沈逍遙的年齡肯定很大了,絕對不可能是沈風這樣的毛頭小子。

  想到此處,宋堅白緩了口氣之后,說道:年輕人,我可以幫你處理了這里的事情,之后沒有人會懷疑到你的身上。

  宋天浩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爺爺,他不明白宋堅白為什么會突然說出這番話來!

  宋堅白的性格向來是與世無爭的,宋家在京城也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大家族,一般不會參與到任何家族的爭斗之中。

  宋天浩疑惑的是這次他的爺爺突然一反常態,真的是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只是在宋堅白的話音落下沒多久。

  一陣手機鈴聲在空氣中響了起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定格在了沈擎蒼的身上。

  雖說他上半身的胸口全部爆炸成血肉了,但他下面的部分還是完好的。

  沈風從沈擎蒼的褲子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手機,隨手按了接聽鍵,順便開了揚聲器。

  擎蒼,見到那個廢物了嗎?不用多說什么廢話了,趕緊把他帶出來,不管這件事情和他有沒有關系,這次必須要讓他認識到自己的卑微身份,他只是沈家的棄子而已,沈家沒人想要看到他如此跳蹦的。說話的聲音顯得有些蒼老,應該是一個老頭兒。

  沈風直接掛了電話,快速的往別墅外走去了。

  宋堅白和宋天浩跟了上去,同時宋堅白已經讓宋天浩聯絡人來處理這里的事情了。

  走到別墅去外面。

  由于這里是高檔別墅區,來來往往的人很少,正好沈風出來的時候周圍都沒人。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靠在了別墅區外面右側一個不顯眼的地方。

  沈風徑直朝著轎車走了過去,用沈擎蒼的手機撥通了剛剛那個號碼。

  只見坐在轎車后座上的一個老頭也正好拿起了手機。

  這個老家伙的頭發有點兒稀疏,眼眸里閃爍著一種陰狠之色,他乃是沈擎蒼的父親沈東耀。

  沈東耀是跟著兒子一起來一趟天海的,在這里有一個多年沒見的老朋友,趁著機會正好來見一見,再說死的人是旁系的,他乃是旁系之中的主事人之一,有必要親自了解了解整件事情。

  坐在車子里的沈東耀接通電話之后,喝道:剛剛怎么突然掛了電話?找到那廢物了嗎?只要不鬧事人命,先打斷他的兩條手臂,讓他無法參加接下來的國際醫術大賽。

  咚咚!

  走到轎車旁的沈風輕輕敲了兩下玻璃窗,坐在里面聽著電話的沈東耀看了眼外面。

  他自然也是見過沈風的照片的,眸子瞬間一凝,在他剛想要說話的時候。

  啪啦!

  沈風一拳直接將車窗給打碎了,在沈東耀沒有回神之際,拳頭已經氣勢洶洶的接近了。

  沈東耀同樣是修煉者,甚至修為要比沈擎蒼都高出一個層次的,如今在后天五層。

  跟著走出來的宋堅白和宋天浩,看到沈風毫不猶豫的打碎了車窗,又看到里面坐著的是沈家旁系的主事人之一沈東耀,他們知道這次事情真的要鬧大了,可他們來不及勸阻了。

  沈東耀顧不得想那么多了,見是沈風這個棄子主動攻擊,他臉色一冷,在他看來這小子完全是自尋死路。

  可下一秒鐘。

  沈東耀的眼睛瞬間瞪大,他發現自己完全跟不上對方的速度,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拳頭不斷臨近自己的腦袋。

  沈風的拳頭轟擊在沈東耀腦袋上的瞬間。

  只見沈東耀的腦袋如同一個受到重力的大西瓜,瞬間在空氣中爆裂了開來,鮮血和腦漿在車廂里彌漫,沈風的手臂上也沾染了不少。

  看著站在原地不動彈的宋堅白和宋天浩,沈風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說道:既然想要讓我欠下一個人情,那么這個老頭的尸體也一并處理了。

  盯著沈風走回別墅區里面的背影,宋天浩問道:爺爺,我們要怎么辦?

  宋堅白堅定的說道:幫他處理沈東耀和沈擎蒼這對父子的尸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么沈風極有可能和沈逍遙有關系,這次就當作是賭一把了,我們宋家不能永遠只做藥王門跟前的狗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