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八十五章 要做的事還很多

  一時間。

  沈歷揚和徐南升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嬰兒時期的沈風身上。

  沈歷揚等京城沈家的人,他們暫時拋下了徐惠芳的修為問題,如此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在一個剛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身上,的確足夠讓人震驚的。

  徐南升身體內的靈氣極致爆發,將經脈中的靈氣催動到了極限,他甚至感覺的到全身的經脈隱隱作痛,可他沒有絲毫要停止的意思,任由著嘴角的鮮血流出,眼睛瞪得巨大無比,瘋狂的怒火在體內狂涌:“你們怎么下得了手?武道界沈家又如何?他身體里畢竟也流淌著你們沈家的血液啊!”

  他的目光在沈遠誠等人身上依次掃過:“沈老頭,你們要執迷不悟到什么時候?你們的確是武道界沈家的分支,但你們不是他們的狗。”

  倒飛出去的沈啟善站了起來,他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白眉老頭等人。

  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喝道:“怎么?忘了自己是姓什么的了?被人挑唆兩句就動搖了?”

  白眉老頭面無表情,他心里面猜測到了一些事情,這個嬰兒體內的仙元之血,極有可能是遺傳了他母親徐惠芳。

  “你們是要相信外姓人嗎?我有騙你們的必要?這小東西的確是天生災星,他身上的傷口確實是我們留下的,這只是為了確定一些事情,沒看到我們給他涂了頂級療傷藥嗎?我身為武道界沈家的家主,我用得著迫害一個嬰兒?”白眉老頭極為不屑的笑道。

  徐惠芳并不知道自己兒子體內有仙元之血,她更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奪取仙元之血的辦法。

  只是看著懷里的兒子,她的心就疼痛無比,功法在身體里快速的運轉著,她陷入了一種瘋狂之中:“我一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徐惠芳將自己懷里的兒子,遞給了走過來的徐南升。

  與此同時,她的身影朝著白眉老頭等人掠了過去。

  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他對著白眉老頭,說道:“爸,讓我來吧!只是后天九層的修為罷了,她還真以為自己是武道界的強者了嗎?”

  徐南升和徐子義知道無法勸住徐惠芳了,他們心里面的怒火也平息不了,今天肯定無法善終了,不管如何,他們會一直站在徐惠芳身旁的。

  面對掠過來的徐惠芳。

  眼角陰翳的中年男人身影也動了,他的速度要比徐惠芳更加快,身上爆發出了蓋過徐惠芳的氣勢。

  他已經是先天宗師了,雖說只是先天初期,但要贏過后天九層的修為的人,簡直是如同喝水一般簡單。

  他輕松的躲過了徐惠芳的攻擊,同時一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徐惠芳的肚子之上。

  徐惠芳在承受了這一掌之后,身子一弓,“噗!”,一口鮮血從她的嘴巴里噴灑而出,腳下的步子是快速暴退。

  “惠芳。”徐南升和徐子義忍不住喊道。

  徐惠芳停止了腳下的步子,對徐南升和徐子義做了一個不用插手的動作,她的眼眸緊緊的盯著眼角陰翳的男人。

  “憑什么?你們憑什么這么欺負我的兒子?你們全部該死!”徐惠芳聲音有點嘶啞。

  沈歷揚、沈遠誠和沈啟善只是在一旁看著,他們完全沒有要插手的意思,畢竟自己只是沈家分支的人,而且他們已經放棄這個嬰兒了,剛剛是突然看到嬰兒身上的傷口,才會有這種反應的。

  沈歷揚臉上的神色很復雜,他沒想過原來自己的妻子有這等修為,心里面是一種說不出的感受,臉色開始變得越來越陰沉了。

  徐惠芳手臂一揮,身體內的靈氣瘋狂的匯聚,她體內的仙元之血居然在燃燒了起來。

  腳下的步子再度跨出,身影快速的逼近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

  只是在體內的仙元之血燃燒起來的時候,她身上的氣勢再度攀升,修為連連突破,只是一個眨眼間,她突破到了先天中期。

  可她體內的仙元之血也全部燃燒完了,原本烏黑的秀發變成了白發。

  見此,一旁的白眉老頭身影暴沖而出,可還是晚了一步,滿頭白發的徐惠芳在眼角陰翳的男人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她一掌拍在了對方的心臟位置。

  “砰!”

  眼角陰翳的男人頓時倒飛了出去,口中是不停的吐出鮮血來。

  而同時,白眉老頭也已經臨近,徐惠芳來不及做出反映了,白眉老頭的修為在先天后期呢!他一拳轟擊在了徐惠芳的后背上。

  “咔嚓!咔嚓!咔嚓!”

  可以聽到清晰的骨頭斷裂聲,徐惠芳的身體朝著沈歷揚的方向轟飛了過去。

  面對被一拳轟飛過來的徐惠芳。

  沈歷揚猶豫了一秒之后,身體內的氣勢爆發,此時的徐惠芳沒有抵抗能力了。

  “砰!”

  他一掌直接拍在了徐惠芳的胸口之上。

  滿頭白發的徐惠芳嘴角露出一抹慘然的笑容,尤其是在沈歷揚拍出手掌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非常可笑,腦中曾經的美好回憶全部破碎了,眼淚從眼眶里流淌而出。

  身體再次倒飛出去的徐惠芳,望著被徐南升抱在懷里的嬰兒,她在半空之中伸出手,身體里的力量在一點一點的消失,腦中的意識開始越來越模糊了:“兒、兒子,媽、媽真沒用,保護不了你了,我”

  聲音戛然而止。

  徐惠芳昏厥了過去,雖然她體內的仙元之血全部燃燒完了,但她不是被人刻意奪走的,可以說是一種自身的消耗,盡管會減少壽元,但也不會減少的太過離譜。

  徐子義沖著沈歷揚吼道:“你個無情無義的混蛋!”

  說完,他朝著沈歷揚沖了過去。

  而沈歷揚、沈遠誠和沈啟善也動了,在他們三個的攻擊之下,徐子義和徐南升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沒一會時間,這對父子全部受了嚴重的內傷,最后導致昏厥了過去。

  剛剛被拍飛出去的那個眼角陰翳的中年男人,從地上爬起來之后,臉上的神色很難看,幸好他穿了一件寶衣,替他擋住了一部分攻擊力,要不然這次他真的要在陰溝里翻船了。

  嬰兒重新回到了沈啟善的手里。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白眉老頭的身上,等待著他開口來給這件事情畫上句號。

  白眉老頭看著昏厥的徐家人,他過去感應了一下徐惠芳的身體,在感覺不到仙元之血后,他也想到了剛剛肯定是仙元之血被燃燒完了,他說道:“把他們的修為全部廢了,扔出沈家的莊園。”

  “就當做是殺雞儆猴吧!我立馬聯系徐家背后的勢力,這件事情不會引起任何波瀾。”

  如果直接將徐惠芳他們殺了,那么徐家背后的勢力說不定會就此大做文章。

  現在只是將這幾個人廢了,以武道界沈家的影響力,徐家背后的勢力應該會給個面子了。

  在白眉老頭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已經動手將徐惠芳等人的修為給全部廢了,他還用鋒利的匕首在徐惠芳臉上劃了數道傷口,在傷口上撒上了一種特殊的粉末,使得將來這些傷口愈合,疤痕也永遠不會消失。

  沈歷揚等人淡漠的看著這一切,仿佛完全和他們沒關系一樣。

  沈啟善問道:“那這個小東西呢?”

  白眉老頭看著沈啟善手里拎著的嬰兒,說道:“按照原來的計劃,把他送到偏遠的地方去,隨便找一戶人家撫養,今天的事情,以后你們誰也不準提起。”

  “對于忠心的人,我們會給予獎勵的,我聽說遠誠你的小兒子沈無念資質不錯,就讓他來武道界沈家吧!我會讓人專門培養他幾年。”

  沈啟善等人是連連點頭,聽到對方愿意培養沈無念,心里面頓時變得興奮了起來,他們隨即親自動手將徐南升等人扔出了沈家。

  那個叫做天兒的小孩,他看著離去的沈啟善等人,說道:“爺爺,他們真是一幫廢物,剛剛那個女人體內是不是也有仙元之血?”

  白眉老頭笑著點頭道:“不錯,只可惜她體內的仙元之血全部燃燒完了。”

  這個小孩冰冷的說道:“好好的仙元之血,竟然被這個賤女人這么浪費了,要不然等以后我肯定可以再吸收一次的。”

  時間慢慢流逝。

  夜晚。

  天空中是風雨大作。

  徐南升、徐子義和徐惠芳躺在了雨水里,被雨淋了之后,徐南升和徐子義首先醒了過來。

  他們感覺身體內虛弱無力,臉上露出了一抹不甘心的神色,清楚自己的修為被廢了。

  看著滿頭發白,臉上被劃了一道道傷口,還處于昏迷中的徐惠芳,他們兩個勉強站了起來,心里面縱使有再多的怒火,此刻也根本做不了什么,用盡力量把徐惠芳從地上拉起。

  現在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再進入沈家莊園了,帶著徐惠芳步履蹣跚的離開,雨水早已經將他們的衣服給浸透了。

  好在徐子義的車子停在了外面,一路回到徐家的時候,他們連徐家的大門也沒有跨入。

  他們三個已經被逐出徐家了。

  如今徐家由徐南升的弟弟掌控,這件事情是徐南升還活著的父親親自做出的決定。

  看著鏡子里的一幕幕畫面,沈風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看來宋堅白的確知道的不多,徐惠芳不是一夜之間白頭,而是燃燒仙元之血導致頭發全白了。

  沈風平穩了一些混亂的呼吸,看來這次從仙界回到地球,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

  京城沈家?

  武道界沈家?

  沈風向來不是一個喜歡吃虧的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