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八十二章 狠心

  強烈推薦:

  看著鏡子里的影像,聽著其中傳出的聲音。

  沈風的手掌不知何時握緊成了拳頭,剛剛出生時候的事情不可能記得清楚。

  當然曾經隨著他的修為逐漸提升,他倒是有辦法將出生時候的記憶抽取出來的。

  可那時候沈風并不知道沈安民和張雪珍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自然不會閑的蛋疼,好端端的去抽取嬰兒時期的記憶。

  站在鏡子面前的沈風,身體繃緊的很厲害,他用右手并攏的食指和中指點在了自己的眉心,靈氣透過手指不停的滲透進眉心之中。

  他將自己出生時候的記憶給抽取了出來,包括被白眉老頭他們奪血的記憶。

  一般人都不會知道自己在嬰兒時期發生的事情,但只要是被你看到的事情,其實已經存儲在你腦中了,只是必須要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夠將這些記憶抽取出來。

  這對于沈風來說并不是很困難,要比重現當年的場景簡單多了,畢竟鏡子里出現的影像很多都是他嬰兒時期沒有看到的。

  隨著將出生時期的記憶逐漸抽取出來,沈風的眉頭是越皺越緊,他甚至感受到了當年嬰兒時期被奪血的疼痛了,渾身不禁冒出了汗珠,目光再次定格在了鏡子之中。

  里面嬰兒的身體開始不停抽搐了起來,嘴唇發紫的厲害,喉嚨里完全哭喊不出聲音了。

  白眉老頭感受到嬰兒體內沒有仙元之血了,他將自己的手指移開了,同時眼角陰翳的男人和他的兒子也移開了手指。

  他們感受著流入體內的仙元之血,這仙元之血才剛剛從嬰兒體內產生,甚至還沒有在他身體里扎根,所以這些仙元之血很容易和他們體內的血液融合。

  不過,縱使如此,想要融合流入體內的仙元之血,恐怕也需要一段時間了。

  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看著渾身布滿鮮血,鼻子里的呼吸若有若無的嬰兒,他說道:“爸,要不要了結了這小家伙的性命?”

  白眉老頭微微搖了搖腦袋:“雖然被抽取了仙元之血的人,一般來說都活不過三十歲,但根據古籍上記載,假如能夠活滿三十歲,這就意味著其身體內的仙元之血再生了。”

  “我們也要為將來的后代考慮一下,萬一這小家伙三十歲還活著呢?到時候我們可以再為后人奪取一次仙元之血。”

  轉而,他的話鋒一轉:“可這小家伙不適合留在沈家了,不能讓他接觸到任何修煉功法,找個借口讓京城沈家的人將其逐出沈家的大門吧!”

  說話之間。

  白眉老頭利用黑色匕首將嬰兒體內的陰氣全部吸了出來,可嬰兒的身體始終沒有停止瑟瑟發抖。

  隨后,他取出了一瓶藥,涂抹在了嬰兒的傷口之上,如果不處理這些傷口的話,那么恐怕用不了多久,這個嬰兒就會一命嗚呼了,為了將來或許還可以幫后人奪取仙元之血的希望,浪費一瓶頂級療傷藥不算什么,當做是養豬了,等將來豬肥了,有了價錢,一切都可以連本帶利的回來。

  敷了這種頂級療傷藥之后,過段時間,這個嬰兒的傷口連疤痕都不會留下。

  可恢復的只是表面而已,被敷上了頂級療傷藥的嬰兒,可能是鮮血流失且被奪走仙元之血的原因,他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小臉開始發燙了起來,他是嚴重的高燒了。

  白眉老頭說道:“一瓶頂級療傷藥呢!你這小家伙要怎么感謝我?將來你最好給我活到三十歲,好讓我們再取一次血,這也是你唯一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了。”

  接著,他對著眼角陰翳的男人,說道:“去通知京城沈家的人在大廳等我。”

  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立馬走出了房間。

  白眉老頭隨后將嬰兒抓在了手里,看著身旁的小男孩,問道:“天兒,感覺身體里怎么樣?”

  小男孩眼神閃爍的盯著白眉老頭手里渾身哆嗦的嬰兒,說道:“爺爺,如果在他三十歲的時候,還能夠再生仙元之血,我想要再奪取一部分。”

  白眉老頭甚是溺愛的笑道:“天兒,從你出生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資質不凡了,可你現在的年齡還小,如果一次奪取了太多的仙元之血對你無益,可將來一旦這小家伙體內再生仙元之血,到時候以你的體質應該足夠再奪取一部分吸收了。”

  小男孩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他嘴角浮現一抹滿意的笑容:“爺爺,要不要將他養在我們沈家,把他當做我的寵物養就可以了。”

  白眉老頭擺了擺手,說道:“天兒,想要再生仙元之血是非常困難的,甚至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我們根本是插不了手的,不必花這么多精力在這小東西身上。讓他可以活下去,只是試一試罷了,就算他中途夭折了,對我們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如果這小東西可以活到三十歲,那么到時候我們再去見他一面。”

  “走吧,去大廳。”

  白眉老頭手里拎著嬰兒走了出去,在他和小男孩來到大廳時。

  不光是嬰兒的父親沈歷揚在此,還有兩個老頭兒,一個年輕一點的是沈歷揚的父親沈遠誠;另一個老一些的是沈歷揚的爺爺沈啟善。

  沈遠誠和沈啟善已經知道生下的是兒子了,看著白眉老頭手里隨意的拎著一個嬰兒,他們臉上的神色有一點難看。

  白眉老頭直接說道:“你們最好有個心理準備,有些話我就直說了。”

  “這個小家伙是天生災星,你們應該也看到之前的電閃雷鳴了吧?正好是在他出生的時候。”

  “根據沈家先祖留下的手札上記載,出生時會產生這等異象的人,將來絕對會給家族帶來災難。”

  “還有一點,他完全是一個廢物,我已經檢查過他的身體了,他永遠也無法踏上修煉一途。”

  “在我們武道界沈家之內,有不少旁系的人想要出來掌控京城沈家,說不定將來京城沈家不是你們掌控了。”

  “這小家伙對于你們來說或許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白眉老頭看著沈歷揚,停頓了一下之后,又說道:“你遠誠是長子,將來你肯定是沈家的家主,而這小家伙是你的長子,難道等你退下之后,京城沈家家主的之位要交給一個不詳的廢物嗎?”

  沈歷揚、沈啟善和沈遠誠是面面相覷,他們心里面的喜悅已經完全沒有了。

  白眉老頭可是武道界沈家的家主,沒必須要在這種事情上騙他們的,難道說這個小家伙真的會是一個災難嗎?

  大家族一切都是以利益為主的,在覺察到自己父親和爺爺的目光之后,沈歷揚立馬下定了決心,他朝著白眉老頭鞠了一個躬,堅定的說道:“凡是對我們沈家不利的人,必須要全部除去,請您讓我來親手送這小家伙上路。”

  這一瞬間。

  沈歷揚經過一番掙扎之后,臉上開始浮現殺意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