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八十一章 殘忍

  曾經的事情在鏡子里不斷重現。

  只見那名眼角陰翳的男人在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后,臉上頓時浮現了狂熱之色,他聽說過仙元之血的,只是不知道還可以奪取別人的仙元之血!如果能夠擁有傳說中的仙元之血,那么在修煉一途上肯定可以變得更加迅猛。

  就連那個五歲左右的小孩,嘴角也浮現了一抹期待的笑容,他對著白眉老頭,說道:“爺爺、爺爺,我也要仙元之血,我將來要變得更強。”

  白眉老頭懷里抱著粉嘟嘟的嬰兒,摸了摸這個小孩的頭,說道:“天兒,有你的份,這小家伙身體里的一部份仙元之血正好夠我們三個分,我們只能夠適當的融入一些仙元之血,融入太多了也會對我們的身體造成影響的,到時候反而是得不償失。”

  被喚作“天兒”的小孩,他的模樣雖說很稚嫩,可他臉上的表情卻很成熟:“爺爺,我們取走了他的仙元之血,他會死嗎?”

  白眉老頭笑道:“怎么?天兒是心軟了嗎?”

  小男孩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說道:“爺爺,我只要將來可以變強,他的死活關我什么事情?我只想有一天能夠踏上武道界的巔峰。”

  白眉老頭贊賞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是一個適者生存的時代,要怪就怪這小家伙的命不好吧!不過,讓他成全我們三個,這也是他的一份功德。”

  “他的身體內只是產生了一部分的仙元之血,就算將這一部分仙元之血抽出來,他也不會死的。”

  “只不過,沒有了仙元之血,這小家伙肯定活不過三十歲。”

  說完。

  白眉老頭從身上拿出了一張符箓,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之后,口中振振有詞了起來。

  這張符箓上隨即散發出了一道光芒,從他的手里飛了出去,最后緊緊的貼在了房間的門上。

  雖說房間的隔音設施做的很好,但奪取仙元之血非常的痛,甚至在奪取的過程中,被奪取者只會越來越清醒,就連想要昏厥也是一種奢望。

  從白眉老頭手中飛出的乃是一張隔音符,盡管京城沈家只是他們的一個分支,可他們不想這件事情被宣揚出去,對自己家族內的人動手,這可不是什么可以宣傳的好事。

  白眉老頭將懷里粉嘟嘟的嬰兒放了下來。

  或許是擁有仙元之血的緣故,才剛剛出生的沈風,除了在生出來的時候哭了一下以外,他都一直很安靜,一點都不怕陌生,嘴角上露出笑容,兩只手動來動去的,對這個世界充滿一種新鮮感。

  白眉老頭對此沒有任何的不忍,他從房間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這把匕首通體發黑,匕首的手柄是一條黑龍的圖案,此乃白眉老頭年輕時候獲得的匕首。

  想要取出沈風體內的仙元之血,必須要有極陰之物牽引才行,而這把黑色的匕首是白眉老頭在一個古墓中獲得的,當時這把匕首被握在了一具骷髏手里,根據他推測這具骷髏在身前絕對也是一名先天宗師。

  嬰兒時期的沈風,看到拿出黑色匕首的白眉老頭,他并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兩只小手不停亂動著,仿佛是要讓人抱著他。

  白眉老頭面無表情,一手抓住了嬰兒的左手,另一只手握著黑色匕首,在嬰兒的小手之上一劃,鮮血頓時冒了出來。

  嬰兒時期的沈風頓時“哇哇”的哭了起來,他臉上笑呵呵的表情全部消失了。

  這把黑色匕首擁有極致的陰氣,割開人皮膚的時候,除了有疼痛的感覺以外,陰氣會透過傷口滲透進身體里。

  白眉老頭沒有拿開匕首,而是將匕首放在了嬰兒的手背之上,身體內的靈氣不停的朝著黑色匕首匯聚。

  整把黑色匕首上立馬變得陰氣森然。

  一股股陰氣快速的滲透進了嬰兒時期的沈風體內。

  被如此之多的陰氣滲透,嬰兒時期的沈風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哇哇哇”的哭聲變得更加撕心裂肺了。

  很快,嬰兒的身體開始變得瑟瑟發抖了起來,他在不停的想要卷縮著身體,看樣子仿佛是在冰窟里一般。

  白眉老頭皺眉說道:“你們按住他的身體。”

  聞言。

  那名陰角陰翳的男人,一只手控制住了嬰兒的上半身,另一只手則是控制住了嬰兒兩條亂蹬的腿。

  白眉老頭說道:“這小家伙體內的仙元之血一直竄來竄去,必須要多劃出一些傷口才行了。”

  說話之間。

  白眉老頭揮動著手里面的匕首,在嬰兒左手臂上又劃出了數道傷口,鮮血在從傷口內不停冒出來。

  隨后,他又在嬰兒的身上劃開了數道傷口,根本沒有理會哇哇哭喊的嬰兒。

  接著,他將黑色匕首放在了嬰兒正面的身體之上,同時手掌按在了匕首上。

  在匕首之下,嬰兒的身體上已經是布滿了很多傷口了。

  白眉老頭身體之內運轉著功法,黑色匕首內的陰氣,通過一個個傷口不停的滲透進嬰兒的體內。

  終于。

  白眉老頭嘴角劃過了一抹笑容,他可以感覺到仙元之血開始在被滲透進去的陰氣給吸引了。

  在不停的朝著傷口這邊涌出來。

  仙元之血是一種極為特殊的血液,尤其是對于擁有這種血液的嬰兒來說。

  仙元之血從嬰兒體內冒出一滴,對于嬰兒來說等于是割肉的疼痛。

  而且越往后,隨著仙元之血冒出的越來越多,疼痛也會越來越劇烈,會從割肉的痛,變成敲碎骨頭的痛,甚至是剝皮抽筋一般的痛。

  某個瞬間。

  白眉老頭移開了自己的手掌,只見一種紫色的血液在從嬰兒的傷口內一滴一滴的冒出來。

  他劃破了自己的手指,將其按在了冒出紫色血滴的傷口之上。

  另一只手利用嬰兒身上的血液,在嬰兒肚子上畫了一個古怪的圖案。

  隨后,他這只手的手指點在了嬰兒的胸口,控制著紫色血滴只從三個傷口中冒出來,說道:“你們也劃破自己的手指,將其按在冒出紫色血滴的傷口上,這紫色血滴就是傳說中的仙元之血。”

  眼角陰翳的男人和被喚作天兒的小孩,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的,他們在劃破了自己的手指之后,馬上按在了冒出紫色血滴的傷口上。

  接著,白眉老頭又說道:“在體內運轉功法!”

  伴隨著他們三個同時運轉功法,剛剛畫在嬰兒肚子上的圖案散發出了一種淡淡的血色光芒。

  只見冒出來的紫色血滴,在通過他們三個手指上的傷口,不停的進入他們的身體里。

  每從嬰兒體內冒出一滴紫色鮮血,他喉嚨里的哭聲就響亮幾分,越來越劇烈的疼痛讓他小小的身子不斷的顫抖著。

  割肉一般的疼痛!

  敲碎骨頭一般的疼痛!

  甚至是被剝皮抽筋一般的疼痛!

  種種就連大人也無法承受的疼痛,此刻全部降臨在了這個小小的生命之上。

  嬰兒哭聲變得撕心裂肺了起來,從他的眼睛里不斷有淚水在流出,可他腦中卻是越來越清醒,根本是無法昏厥過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嬰兒臉上沒有任何一絲血色了,小臉痛的抽搐著,哭喊聲還在空氣中回蕩著。

  可白眉老頭對此毫無感覺,眼角陰翳的男人對眼前這一切也極為的淡漠,就連那個五歲左右的小孩,他同樣只是冰冷的看著,極為冷漠的說道:“爺爺,他太吵了!”

  白眉老頭隨口說道:“耐心一點,抽取仙元之血的過程中,只會讓被抽取的人越來越清醒,我看他體內的仙元之血快要被我們給抽完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