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七十八章 可怕

  強烈推薦:

  沈風剛剛燒好早飯。

  沈安明和張雪珍正好起床。

  看著餐桌上兒子燒的粥,他們心里面暖融融的,嘴角不禁浮現了笑容。

  當年他們有了沈風之后,就再也沒打算要生一個自己的孩子,他們一心一意的把沈風當做親骨肉看待,可以說他們對沈風傾注了所有感情。

  陪著父母一起吃了一頓早飯之后。

  張雪珍提出在別墅區周圍走走,這頓早飯吃的太飽了,她想要消化一下。

  沈風自然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時間還早,這個點有不少人正在早鍛煉。

  陪著父母在周圍有說有笑的走了一圈,重新走到別墅區門口的時候。

  一輛想要行駛進別墅區的銀灰色賓利猛的停了下來。

  老周下車給為沈安池打開了后座的車門。

  之前各種關于沈風的報導有很多,沈安池自然是知道沈風長什么樣的。

  沈安池朝著沈風走了過去,老周恭恭敬敬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沈風根本沒在意沈安池,他和父母一起往別墅區里走,可沈安池和老周卻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沈風的眸子定格在了沈安池的身上,張雪珍和沈安明臉上也充滿了疑惑。

  “沈風,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沈安池淡漠的看著面前的沈風。

  隨后,他又說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來自于京城沈家的沈安池。”

  京城沈家?

  沈風之前只是大致推算了一下,他的親生父母應該是在京城,可因為他完全對親生父母不感興趣,所以才沒有仔細的推算。

  沈安民和張雪珍心里面一個咯噔,雖然他們并不知道京城沈家的背景,但他們立馬隱隱的猜測到了一些事情,難道說眼前這個人是他們兒子的家人嗎?

  張雪珍因為害怕使失去,她手掌不由緊緊的抓住了沈風的衣袖。

  沈風輕輕拍了拍自己母親的手背,他對著沈安池說道:“我們認識嗎?不要擋住我的去路。”

  見沈風一臉的冷淡,沈安池饒有意味的看了眼沈安民和張雪珍,說道:“看來你是一個孝子?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世?”

  沈風已經靠著國內的醫術大賽進入了京城各大家族的視野里,他早晚會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所以沈安池沒有遮掩的必要。

  再而,剛剛看到張雪珍和沈安明忽然臉色劇變之后,他就可以猜測出沈風和張雪珍他們之間絕對有問題。

  張雪珍將沈風拉到了自己身后,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你們想干什么?小風是我們的兒子,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了。”

  聽到張雪珍的話后,沈安池是更加確定了沈風的身份。

  沈風還不知道對方的來意,他對著張雪珍,說道:“媽,放心,這里的事情讓我來處理,我說過了,這一輩子只有你們才是我的父母。”

  張雪珍看著兒子堅定的眼眸,她稍稍的松了一口氣,可一顆心還是懸著。

  沈安池冷笑道:“不用緊張,絕對不會上演什么認祖歸宗的戲碼。”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沈風身上:“就算確定了你真的是當年被我們沈家拋棄的棄嬰,你這輩子也絕對無法踏入我們沈家。”

  聽到沈安池如此不加掩飾的話,原本害怕失去兒子的沈安民和張雪珍,頓時變得怒火中燒了起來,人的情緒往往是非常奇怪的,他們的確不想兒子離開,可聽到對方這么羞辱人的話,他們又哪里能夠忍受!

  沈風跨前了數步,他將沈安明和張雪珍擋在了身后:“我和什么京城沈家沒有任何關系。”

  沈安池笑容旺盛了幾分:“不要說得這么絕對,你知道京城沈家的背景嗎?”

  “不過,你有這種覺悟很好,看來你很愿意護著這兩個從山區里出來的鄉巴佬。”

  隨后,他佯作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繼續說道:“差點忘了,你也是從山區里出來的,就算你出生的地方富貴又如何呢!”

  沈風眼睛瞬間瞇了起來,可他不想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殺人:“爸媽,你們先進去,我會處理好這里的事情。”

  張雪珍不愿意離開。

  可沈安民聽出了兒子語氣中的堅決,他了解沈風的性格,心里面嘆了口氣之后,他拉著張雪珍的手臂,說道:“聽小風的。”

  他們兩個進入了別墅區之后,沒有立馬回到自己的家里,而是遠遠的看著。

  只要自己的兒子受到欺負,沈安民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他也要護著沈風。

  看著張雪珍和沈安民沒有離開,只是走遠了一段距離,沈風知道最起碼他的爸媽聽不到這里的談話了。

  沈安池冷笑著說道:“我也沒興趣和你在這里浪費時間,我聽說你和王安雄有點關系?我們沈家想要入股仙味液,到現在為止除了吳州的家族以外,還沒有其他城市的家族插手仙味液的事情,看來王安雄是一個很強勢的人。”

  “我不喜歡在一件事情上拖拖拉拉,既然你和王安雄認識,那么你可以替我好好勸勸他,京城沈家可不是他能夠得罪的。”

  “趁此機會,你也可以了解一下京城沈家,不過,你千萬不要有要重新歸回沈家的念頭。”

  “因為你不配,你知道嗎?”

  “這也是我來的第二個目的,我只是想提醒你,最好這輩子你都不要踏入京城的范圍。”

  “看看你的父母,你也不想他們受牽連吧?乖乖聽話是最好的選擇。”

  可以說沈安池觸碰到了沈風的逆鱗,他心里面的殺意頓時爆發了出來:“如果我不聽話呢?”

  這回不等沈安池開口,司機老周迫不及待的做起了狗腿子:“你敢不聽話?別以為你會點醫術就了不起,安池少爺要踩死你非常簡單,要弄死你的父母就更加輕松了。”

  沈安池挺滿意老周的這番話,他的目光看著沈風。

  “哦?”

  沈風輕輕的應了一聲之后,說道:“說不定你們兩個活不過今天呢!這個世界上每一天死于意外的人數不少,你們會是其中兩個嗎?”

  聽到沈風的威脅,沈安池覺得可笑無比,他自己是后天二層的武者,而且還是沈家人。

  至于沈風除了獲得了這次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他還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嗎?

  沈安池笑道:“沈風,你想知道自己當年為什么會被沈家拋棄嗎?”

  “你可不僅僅是一個廢物這么簡單,如果不把你拋棄,那么你會給我們整個沈家都帶來災難。”

  “還想要繼續聽下去嗎?可惜今天我沒心情說了。”

  “記住你自己剛剛的話,或許過兩天,你就會跪在我面前求饒了。”

  “我……”

  他忽然收住了喉嚨里的聲音,只因為看到宋堅白和宋天浩在走過來,之前猜測到沈風的身份,然后見識到了對方的醫術之后,他們爺孫兩想要來簡單的接觸一下,他們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沈家的沈安池。

  雖說沒聽到沈風和沈安池之間的對話,但他們可以猜到剛剛的談話絕對不友好。

  宋家在京城好歹也是一個大家族,最主要掌控宋家的是藥王門。

  沈安池還是挺客氣的說道:“宋老爺子,真是巧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宋堅白點了點頭。

  沈安池和老周走回了車子上,忽然想起方才沈風可笑無比的話,不過,沈安池是一個極為小心謹慎的人,他對著老周說道:“我來開車吧!你坐在旁邊。”

  老周自然不敢反對了。

  看了眼站在沈風面前的宋堅白和宋天浩,難道說宋家想要插手他們沈家的事情嗎?

  暫時將腦中的念頭拋去,他準備親自去見一面王安雄。

  發動了車子之后。

  沈安池駕駛著車子離開了,誰也沒有看到,沈風往沈安池和老周腦中注入了靈氣。

  注入的靈氣在他們腦中形成了一種沒有被激發的幻覺。

  看到沈安池的車子遠去之后。

  宋堅白開門見山:“小兄弟,我和我孫子來做客,你不會不歡迎吧?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關于沈家的事情。”

  宋天浩也隨即說道:“你的醫術比我強,之后我們還要一起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呢!到時候我們每天都會見面,互相之間提前熟悉一下挺好的。”

  沈風感覺出這對爺孫暫時沒有惡意,他說道:“隨便你們,想來就來。”

  說完,他往別墅區里走去了。

  宋堅白和宋天浩對沈風的態度有點不悅,可他們還是跟著走了進去。

  同時。

  沈安池駕駛著賓利一路前進,心里面對沈風說的話是極為的不屑,他嘴角始終浮現著鄙夷的笑容:“老周,看來這個棄子倒是挺喜歡說大話的,我們今天會出意外而死?他以為自己是神仙嗎?”

  老周急忙點頭說道:“安池少爺,你說的很對,這小子之后肯定會后悔的。”

  只是在老周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

  賓利一路飛馳,道路兩邊開始出現江了,看到江里的水之后,沈安池忽然之間雙眼開始變得呆滯了起來,而老周同樣是這種情況。

  沈安池木訥的控制著方向盤,油門踩到了底,車子迅猛的朝著江里沖去。

  “砰!”的一聲。

  將道路邊上的石欄給撞爛了,整輛車子朝著江里掉落了下去。

  這就是之前沈風利用靈氣在他們腦中布置的幻覺,只要他們看到源源不斷的水,他們就會進入一種幻覺狀態,整個人會徹底失去意識,只知道要控制著車子往水里面沖。

  “噗通!”一聲巨響。

  賓利在掉入水中之后,快速的往江底沉下去。

  江里的水迅猛的進入車子之內。

  隨著車子越沉越深。

  陷入幻覺狀態的老周和沈安池幾乎快要斷氣了。

  正當這時,他們恢復了意識。

  沈安池和老周頓時懵了,老周畢竟不是武者,在剛剛恢復意識的瞬間,他徹底的無法呼吸了,整個人昏死了過去,呼吸和心臟在停止了。

  而沈安池一拳砸開了玻璃窗,打開車門往外游的時候,他整個人也在越來越昏沉了,實在是他已經嗆水了,身體里難受的很,他根本是游不到江面上了。

  往上游了一點點之后,他再也游不動了,身體里的力量根本使不出來,忽然之間,腦中想起沈風之前說的話,他背脊發涼的厲害,兩只眼睛在江水里越瞪越大,這是一個巧合嗎?

  如果不是巧合,那么沈風真的太可怕了,擁有這等能力的人,恐怕沈家也難以招架吧?

  沈風真的只是一只剛剛破繭會飛的蝴蝶嗎?

  沈安池的臉色變得愈來愈來難看,不停有氣無力的掙扎著,早知道這次天海之行會喪命,那么他絕對不會來這里的,很快,他的身體一動不動了,瞪大的眼睛沒有合上,整個人在江水里是死不瞑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