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七十七章 沈家來人

  在沈風走進廚房的時候。㈧㈠ん8⒈

  與此同時。

  天海機場。

  一名二十七歲左右,長相十分英俊的青年從其中走了出來。

  外面早已經有一輛銀灰色的賓利在等候著。

  坐在主駕駛上的司機在看到青年之后,他急匆匆從主駕駛上走了下來,為青年打開了后座的城車門,并且鞠躬喊了一聲:“安池少爺!”

  沈安池,京城沈家之人,他的爺爺是如今沈家老爺子的親弟弟。

  雖說如今的沈家并不是沈安池他們這一脈在掌控,但整個沈家可以說是非常的團結。

  在沈家的年輕一輩中,全部是以沈家家主的兒子沈天智為中心。

  沈天智可以說是沈風同父異母的親弟弟,在沈風被拋棄的第二年,沈天智就在沈家出生了。

  在京城的大家族圈子里,沈天智的名字非常響亮,據說從小就資質過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樣,天智、天智,擁有和老天一般的智慧。

  在沈家的年輕一輩之中,不管年齡比沈天智大,還是年齡比他小的人,全部是以他馬是瞻,能夠做到如此,他倒的確有點能力的。

  沈安池坐了賓利的后座,他這次是為了仙味液而來,之前紫悅會所的何老何永福,已經是帶著一批仙味液去京城推廣了。

  如今仙味液可以說是在吞食華夏國的調味料市場,恐怕在不久的將來,全世界挨家挨戶全部會用仙味液來烹飪,畢竟仙味液分了幾個層次,最低層次的仙味液,普通家庭也是消費得起的。

  別說是京城的大家族了,吳州附近城市的大家族也全部盯上仙味液了。

  好在如今的吳州是擰成了一根繩子,不少各地的大家族全部在觀望,他們都想要吃一口肉,哪怕最后吃不到肉,喝一口湯總可以吧!

  沈安池吃過仙味液烹飪的食物了,這次他為了仙味液來到天海,沈家也默許了他的行為,讓他來打打頭陣,以此來看看其他家族會有什么反應?

  沈安池將仙味液的事情調查的很詳細。

  不過,吳州關于沈風的痕跡該抹去的全部被抹去了,在其他城市的家族眼里,仙味液是吳州的家族和王安雄一起開的,而真正擁有仙味液配方的應該是王安雄。

  當然吳州的大家族不可能把沈風的所有痕跡全部抹去,所以沈安池查到了沈風好像和王安雄有一點關系。

  但如今沈風獲得華夏國醫術第一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了,沈安池推測沈風應該是曾經給王安雄治過病,因為根據他所調查到的資料顯示,王安雄曾經整條舌頭全部失去味覺的。

  沈安池根本不會聯想到仙味液和沈風有關。

  自從沈風獲得華夏國醫術第一的事情報導出來后,沈家不少人在暗地里議論紛紛的,一些人幾乎認定了沈風是當年被家族拋棄的棄子。

  “安池少爺,您要先去哪里?”那個四十多歲的司機問道。

  沈安池隨口說出了一個別墅區的名字,他已經調查過沈風現在的住處了。

  沈家在天海也是有一些產業的。

  在他得知仙味液要在天海上架銷售,同時王安雄也來到了天海后,他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如果沈家可以入股仙味液,那么將來全世界的飲食將掌控在他們的手里,這可是一棵永久性的搖錢樹。

  有了這棵搖錢樹之后,沈家的資產將會不斷迅的往上暴漲。

  當然說是入股,沈家只是想隨便給一筆錢,然后將王安雄給打了,他們沈家自然是想要成為仙味液的真正掌控者的。

  既然來到了天海,而沈風正好和王安雄有點關系,那么去見一見這個棄子,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能這個棄子還能夠幫上一點忙的。

  要是說到身份,沈安池算是沈風的哥哥。

  只是沈安池對沈風極為的不屑,就算沈風真的是家主的兒子又怎么樣?

  現在沈風的身份只是棄子,而且是一個永遠也不可能踏入沈家的棄子,所以他根本沒有把沈風當回事情。

  醫術獲得了華夏國第一又如何?

  武道界的不少人同樣是會醫術的,他們的醫術肯定要比沈風強大的多了。

  他真為沈風感到可悲的,恐怕得了國內醫術比賽的第一名,還在那里洋洋自得呢吧!

  司機駕駛著賓利朝著沈風所住的別墅區行駛而去。

  坐在后座上的沈安池,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在沈家的年輕一輩之中,他只認同沈天智這個弟弟。

  沈風算個什么東西?

  他在想是不是沈風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所以在國內的醫術選拔賽中嶄露頭角,這個棄子是不是想要回到沈家?

  畢竟沈家是華夏國的第一大家族,他認為沒有誰可以抗拒這等豪門的。

  再說,沈風可是家主的兒子,而且算是長子呢!如果他能夠回到沈家,豈不是可以成為下一任家主了?

  沈安池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自語道:“希望這個棄子可以識趣一點吧!有些東西可不是他能夠得到的。”

  轉而,他對著司機,說道:“老周,沈風的事情你知道嗎?說說你這個旁觀者的看法。”

  司機老周和沈安池母親家帶有一點親戚關系,沈安池在他面前倒是不必太避諱。

  老周一直在天海辦事,他自然知道沈風是誰的,關于沈家的不少傳言,他也都聽說了。

  “安池少爺,我是說實話呢?還是假話?”老周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沈安池皺了皺眉頭:“自然是實話。”

  老周沉默了數秒之后,說道:“安池少爺,這次沈風在華夏國的醫術界出盡風頭,可他畢竟還只是一個醫生,說的不好聽一點,他只是一個給人看病的。”

  “沈家一直以來都是華夏國的第一大家族,就算沈風真的是家主當年的兒子,可從他當年拋棄的那一刻,他就化龍為蟲了,他已經是從天空掉落下來的一條小蟲子了,就算他破繭而出,可以飛起來,那他也只是一只小蝴蝶。”

  “關鍵還要看沈家老爺子的態度,不過,那位老爺子的性格大家都知道,這只小蝴蝶這輩子都不可能飛進沈家的大門了。”

  “如果他敢在沈家面前嘚瑟,恐怕老爺子和家主會毫不猶豫的捏碎他的翅膀,讓他茍延殘喘的活下去。”

  沈安池點了點頭,說道:“老周,你說的很好,蝴蝶雖美,可他能夠飛的多高?畢竟不能和龍相比,沈家的龍只會是沈天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