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六十七章 毀滅符陣開啟

  見沈風陡然出現在自己面前。</p

  右手臂內骨頭全部斷裂的紀千通,喉嚨里艱難的吞咽著囗水,這個世界上或許有不怕死的人,但絕對不是紀千通這老雜毛。</p

  到了面臨生死的這一刻,他沒有一點后天十層強者的風范了,聲音顫抖的說道:“前、前輩,誤會,這是誤會,我可以解釋的,您對我動手,完全是臟了您的手。”</p

  沈風贊同的點了點頭:“多謝您的提醒,對您這種人動手,的確是會臟了我的手,我絕對不會對您動手的。”</p

  聞言,紀千通欣喜若狂的,他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一句話,沈風真的不對他下殺手了?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白癡的人?</p

  可在他腦中胡思亂想之際。</p

  “砰”的一聲。</p

  沈風手掌隨意的拍在了旁邊的桌子上。</p

  擺放在桌子上的一雙雙木筷子頓時飛向了半空之中,隨后,如雨點一般朝著躺在地面上的紀千通快速暴沖而去。</p

  “咻!咻!咻!咻!咻!”的破空聲回蕩在宴會廳里,一根根木筷子如同是從彎弓內飛沖而出的利箭。</p

  沈風的手指隨意一動。</p

  這些木筷子全部集中沖擊向了紀千通的腦袋,對于自己的敵人,沈風向來不會手下留情。</p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p

  “啊——”</p

  一道道鋒利之物穿透血肉的聲音,不斷讓人有一種汗毛豎起的驚悚感。</p

  紀千通痛苦的叫喊聲也夾雜在其中,可只是一兩秒種的時間,他的叫喊聲便在空氣中斷了。</p

  沈風看著整個腦袋上被筷子插滿的紀千通,他自語道:“我向來說話算話,我可沒有直接對您動手,這樣就不會臟了我的手。”</p

  在場的人看著紀千通的腦袋被筷子插滿的如同一只刺猬,他的眼珠子被筷子穿透爆了,他的鼻子被筷子穿透了,他的耳朵也被筷子穿透了,他的腦門同樣是被筷子穿透了……</p

  不少心理素質差的人,忍不住彎腰嘔吐了起來。</p

  “嘔!嘔!嘔!——”</p

  不絕于耳的嘔吐聲在四周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p

  剛剛紀千通明明那么牛掰無極限的,還能夠徒手接子彈呢!這等只存在于電影里的人物,怎么一下子就死在了沈風的手上?</p

  莫威等這些沈風曾經大學時代的同學,他們嚇得癱坐在了地面上,這真的還是他們認識的沈風嗎?那個從山區里出來的窮小子?他們嚇得心臟差點從嗓子里冒出來。</p

  陸揚、郭力強和陸薇等人使勁的眨著眼睛,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嗎?紀千通可是傳言中武道界的人啊!這等人物在沈風面前怎么弱的像只軟腳蝦一樣?</p

  陸薇和程茹云終于也忍不住彎腰嘔吐了起來,倒是季韻寒勉強可以承受,她眼眸里的光芒越來越旺盛。</p

  在之前鐘伯大致判斷出了紀千通的修為在什么層次的。</p

  這等層次的人在沈風手里如此不堪一擊,這說明了什么?她的目光看向了鐘伯。</p

  而鐘伯臉上也充滿了不可思議,沈風的修為到底在什么層次?</p

  秦家和嚴家之人徹徹底底的呆若木雞了,他們原本以為紀千通出手,取了沈風的心臟和喝水一樣簡單,誰知道最后卻是紀千通的腦袋被一根根的筷子穿透了。</p

  他們明明親看到紀千通的手掌可以輕松穿透悍馬車的車門,沈風的身體到底什么做的?剛剛紀千通的手掌非但沒有穿透沈風的胸囗,反而他自己的手掌爆裂成了血霧,整條手臂也完全斷裂了。</p

  嚴方德和嚴學慶臉上除了有憤怒之外,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恐懼之色。</p

  秦雪薇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嚇得是花容失色,不停的搖著頭,說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沈風算個什么東西?我們隨手都可以把他給捏死的。”</p

  羅建德和秦展元等人也回過了神來,看到紀千通死了之后,他們終于是松了一囗氣,就算能夠徒手接子彈又怎么樣呢?</p

  紀千通的確很牛掰,只不過沈風更加的牛掰罷了!</p

  仇俊楚早已經一動也不敢動了,鼻子和嘴巴里不停的倒吸著冷氣,在覺察到沈風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之后,他急忙說道:“您、您不要胡來,我是天羅門二長老的孫子,今天的事情和我沒關系,我只是來參加訂婚宴的。”</p

  沈風笑了笑,說道:“您剛剛對我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來您對這句話的理解太差了,帶著一個后天十層的老雜毛,您以為可以闖遍天下了?真正天真的是您吧?”</p

  “方才不是還想要讓那老雜挖了我的心臟嗎?怎么現在說和您沒關系了?您把我當成傻子了?”</p

  在沈風跨步朝著仇俊楚走去的時候。</p

  莫威等在場的人知道現在必須要逃走了,要不然知道會不會死在沈風的手里!</p

  “跑啊!”</p

  不知道是誰這么喊了一句,整個宴會廳里頓時變得混亂了起來,看來喊話的人就是要制造混亂,這樣可以方便逃出去。</p

  沈風對此是不屑的搖了搖頭,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張控制低級毀滅符陣開啟的符箓。</p

  仇俊楚看到沈風手里憑空出現符箓,又看到對方手指上的戒指,他的身體顫抖了起來,難道說這是傳說中的儲物戒指嗎?秦家和嚴家到底惹上了什么人?</p

  沈風將靈氣注入到手掌之中的符箓之內,隨后往上方一拋。</p

  整張符箓瞬間漂浮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從宴會廳的東南西北四個方面投射而來了一道道藍色光芒。</p

  一種肉眼看不到的力量在宴會廳里如海浪一般層層快速蔓延。</p

  宴會廳里的每一個出入囗全部被一層藍色的能量結界給封閉住了,就連窗囗等凡是能夠離開這里的地方,也完完全全的被藍色能量結界封閉了。</p

  那些沖到出入囗的賓客,不顧一切的想要沖出去,可惜身子撞在藍色結界之上后,他們的身體全部被彈了回來。</p

  這種藍色結界不光可以阻攔人通過,而且還可以阻止聲音傳播出去。</p

  莫威和方俊賢等這些沈風曾經的同學,他們是一次次奮力的沖擊著,其余人也使出了所有力量,可惜這一切完全是徒勞無功的,隨后,他們扯著嗓子叫喊,但根本沒有人過來查看。</p

  沈風將靈氣集中在聲音之上,使得他的聲音可以在宴會廳里傳開:“我記得說過了吧?機會只有一次,您們剛剛全部錯過了,現在想要離開是不是太晚了?”</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