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六十三章 陷害

  沈風和陸揚等人踏入了其中。

  只是在他們剛剛走進去的時候,正好迎面走來了一個老頭兒,手里正拿著一個包裹。

  老頭好像沒有看到沈風等人,腳下的步子走的很快,他直接沖撞了上來。

  沈風倒是避過了,只是陸揚他們的動作慢了一拍,老頭正好撞在了他們身上。

  “哎呦”

  從老頭喉嚨里發出了一聲痛呼,這里的動靜很快吸引了附近一些人的注意。

  這老頭乃是秦家莊園里的趙管家,平時負責打點這處莊園。

  照理來說,以大家族管家的尿性,肯定會大發雷霆的,畢竟沈風他們不像是有錢人。

  作為管家,鐵定是要將在天海不能得罪的人記在心里的。

  可趙管家的舉動十分反常,他是說了一句:“以后走路看著點。”

  說完,他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陸揚他們并沒有太在意,只是沈風覺察到這老頭有點古怪,剛剛眼眸里分明閃過了一絲不同尋常的神色。

  整個天字號宴會廳內的空間非常大,沈風剛想要隨意走走,把低級毀滅符陣布置出來的時候,一道聲音從旁邊傳來了:“來這里自取其辱有意思嗎?”

  來人正是陸揚的妹妹陸薇,她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禮服,心里面非常討厭沈風。

  陸揚皺眉問道:“你是怎么進來的?”

  轉而,她的目光再次看向沈風:“你要丟棄尊嚴無所謂,可你為什么非要讓我哥一起來?難道你還想要讓我哥替你再跪一次嗎?”

  沈風看著怒氣沖沖的陸薇,他說道:“這一次有我在,沒有人可以把我兄弟的尊嚴踩在腳底下。”

  話音落下。

  沈風不再去理會陸薇了,他打量了一下整個宴會廳,這里的出入口不止一個,他佯作閑逛的走到其他出口處,讓符箓同樣是隱入其他出口的門內。

  陸揚、郭力強和喬子墨沒有跟上去,他們的目光定格在陸薇的身上。

  “小薇,算我求求你了,可以嗎?不要再打擊沈風了,他是我的兄弟,他這輩子都是我的兄弟。”陸揚鄭重的看著陸薇。

  感受到自己哥哥真摯的目光,陸薇緊緊的咬著嘴唇,低聲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只是一個喜歡說大話的人而已,你要為他不顧自己的尊嚴,我還懶得管你們了。”

  在陸薇轉身去往宴會廳的其他地方時。

  沈風慢步走了回來,他已經將符箓隱入了各個出入口的門內,同樣他還在宴會廳的東南西北這四個特定的方位隱入了符箓。

  他的儲物戒指里還有一張控制毀滅符陣啟動的符箓。

  這次不僅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在場,不少曾經大學里的同學也都來了,他們注意到了沈風和陸揚等人。

  這段時間沈風獲得國內醫術選拔賽第一名的事情,可以說在整個華夏國傳的沸沸揚揚的。

  莫威他們心里面是羨慕嫉妒恨,他們不甘心為什么沈風可以獲得第一名?這家伙分明只是一個從山區里出來的窮小子!憑什么可以站在他們頭上?

  只不過,他們沒想到今天沈風竟然還敢來這里,他是來給自己找不痛快的嗎?他們臉上不由自主的浮現了戲虐的神色。

  隨著時間的推移。

  訂婚宴馬上要開始了,秦家和嚴家人全部到場了,包括韓家的家主韓興志和天羅門的仇俊楚和紀千通也出現了。

  秦雪薇換上了一身雪白華麗的禮服,她在人群中看到了沈風,特意往沈風這邊經過的時候,她低聲問道:“看來你是要拒絕我的好意了?”

  沈風根本是懶得開口。

  秦雪薇見沈風無視了自己,她嘴角劃過一抹冰冷的笑容,一步步的往宴會廳的前面走去了。

  陸揚他們也聽到了秦雪薇的聲音,有點擔憂看向了沈風。

  這次秦家和嚴家沒有邀請醫術界的苗博厚等人,甚至連和苗博厚有關系的苗家也沒有邀請。

  沈風畢竟獲得了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讓那些醫術界的老頭子過來,難免會引起不必要麻煩。

  秦家和嚴家的人邀請韓興志他們坐在了最前面的主桌上,而他們兩家人則是走上了宴會廳前面的高臺。

  在秦老爺子秦健柏剛剛想要說話的時候。

  剛剛和陸揚他們相撞的趙管家急匆匆的跑上了高臺之后,低聲在秦健柏等人身旁說著一些什么。

  秦健柏看了眼而秦恒寧,讓他來處理眼下的事情。

  秦恒寧畢竟是如今秦家的家主了,他輕輕咳嗽了一聲,對著面前的話筒說道:“各位,剛剛發生了一點意外,我們秦家的一顆寶石不見了,這顆寶石價值一億兩千萬,我不想把這件事情鬧大,如果是誰不小心撿到了,那么現在站出來歸還,我們秦家不會追究。”

  在場的眾人聽著秦恒寧的話,他們都不是傻子,對方話里意思是秦家價值一億兩千萬的寶石被偷了,一時間整個宴會廳里沸騰了起來,今天是秦家和嚴家的大日子,而且京城大家族中也來人了,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今天來鬧事?

  在看到趙管家上臺的瞬間,沈風的眉頭就緊緊皺了起來,又聽到秦恒寧的這番話,他完全可以猜到秦家要干什么了?虧他們連這種低級的手段也使得出來。

  見宴會廳里沒人站出來。

  秦恒寧冷笑道:“原本念在你們是我女兒的同學,我不打算和你們計較的,可你們也太貪得無厭了吧?”

  他隨即看向了趙管家,又說道“趙管家,你指認一下這里是誰有最大的嫌疑偷了我們秦家的寶石?”

  趙管家立馬指向了沈風和陸揚等人,拿起話筒說道:“剛剛我和他們撞了一下,接著您讓我暫時去放好的寶石就消失不見了,他們這幾個人有最大的嫌疑,之前我被撞倒在地的事情,應該有不少人全部看到的。”

  一道道目光瞬間定格在了沈風等人身上。

  沈風倒是可以坦然面對的,可陸揚他們變得緊張了起來,沒想到秦雪薇竟然會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站在高臺上的秦雪薇一臉高傲的看向了沈風和陸揚等人,她對著話筒說道:“沈風,我好心好意請你們來參加我的訂婚宴,你們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現在把寶石立馬交出來,我讓你們順利離開秦家,這是念在過去同學的情分上。”

  喬子墨回過神來之后,他鼓起勇氣喝道:“我們根本沒有拿什么寶石,你們少在這里陷害我們,難道你們手里有什么證據嗎?”

  嚴家家主嚴學慶冷聲說道“你們要證據還不簡單!你們是要自己把衣服脫光呢?還是讓我們的人把你們的衣服脫光?到時候就可以證明你們有沒有拿走寶石了!”

  “當然在場如有人六個以上的人愿意為你們保證,那么我們可以對剛剛的話道歉。”

  開什么玩笑。

  前來參加的訂婚宴的全部是天海的家族,如今秦家和嚴家聯手,今后的天海是誰做主一目了然了,有誰敢在這個時候站到沈風他們那邊去?就算有也絕對只是一兩個腦子有問題的人,不可能有六個以上的人敢站出來為沈風他們擔保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