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六十一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強烈推薦:

  次日。

  天色才剛剛亮起來沒多久。

  天海國際機場。

  秦家和嚴家的人已經畢恭畢敬的在外面等候著了。

  京城韓家的家主和武道界宗門的人很快就要抵達這里。

  中午的訂婚宴也準備妥當了,他們一起來到天海機場迎接,不會耽誤什么事情的。

  陸陸續續的有人在不停走出來。

  秦家老爺子秦健柏的目光定格在了一個威嚴的中年男人身上,在這個中年男人身旁還有一個青年和一個老者。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京城韓家的家主韓興志,曾經秦健柏和他見過幾次面。

  只是一向威嚴的韓興志,目光每次看向身旁的青年和老者時,他臉上瞬間會露出獻媚和討好之色。

  不用說了,秦健柏知道這兩個人肯定是來自于武道界的。

  正如他所料,這個青年和老者來自于武道界的天羅門。

  這天羅門在武道界只是一個勢力中等的宗門,根本無法和太乙門相提并論的。

  這個青年乃是天羅門二長老的孫子仇俊楚,一身修為在后天五層。

  而老者是跟了天羅門二長老幾十年的奴仆,他對天羅門的二長老忠心耿耿,他的名字叫做紀千通,如今修為在后天十層,這次他是負責保護仇俊楚的。

  有一個后天十層修為的強者保護,在都市里行走,幾乎不會有任何危險了,再說仇俊楚自己也是后天五層的修為。

  在秦健柏的帶領之下,秦家和嚴家之人隨即迎了上去,臉上全部充斥著恭敬的神色。

  韓興志將仇俊楚和紀千通介紹給了秦家和嚴家人認識。

  秦家和嚴家人隨即稱呼仇俊楚為仇少,而稱呼紀千通為紀老。

  紀千通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站在仇俊楚身旁默不吭聲,他時刻在注意著周圍。

  倒是仇俊楚感興趣的看了一眼秦雪薇,嘴角浮現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一行人等走出機場,秦家和嚴家人準備請韓興志他們坐上準備好的車子時。

  一輛悍馬從一旁飛馳而過,差一點擦到了仇俊楚,在他微微皺起眉頭的瞬間。

  紀千通的身影已經動了,他將自身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在秦家和嚴家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他隨即追上了快速行駛的悍馬車。

  右手手掌拍向了悍馬車的車門。

  “砰!”的一聲。

  只見紀千通的手掌輕而易舉的穿過了悍馬車的車門,秦家和嚴家人頓時屏住了呼吸,什么時候悍馬變得和紙糊的差不多了?竟然一拍就破?

  待到紀千通的手掌從破了的車門內抽出來,只見他的手掌里有一顆血紅色的心臟。

  這顆心臟絕對是駕駛悍馬車的司機的。

  “噗嗤!”一聲。

  紀千通將手掌里的心臟給捏碎了,慢步走回了仇俊楚的身旁。

  “轟!”的一聲。

  失去了控制的悍馬車猛的撞在了其他停靠著的車輛之上。

  仇俊楚皺眉說道:“一大早的不必弄得如此血腥,直接扭斷他的脖子就行了。”

  紀千通很是恭敬的點頭道:“小少爺,下次我會注意的。”

  韓興志對此是見怪不怪了,他說道:“你們所看到的只是紀老的一些小手段,他的能力是你們無法想象的,這里是你們的地方,趕緊處理一下吧!”

  秦健柏和嚴方德隨即看了眼自己的兒子秦恒寧和嚴學慶,在察覺到自己父親的眼神之后,他們兩個立馬去處理剛剛發生的事情了。

  之前只是在資料上看過關于武道界之人的本領,這次是秦家和嚴家的人第一次親眼所見,這要比看資料來的震撼多了。

  仇俊楚看了眼秦雪薇,說道:“我和她一起坐吧!”

  秦健柏臉色微變了一下之后,說道:“雪薇,照顧好仇少。”

  秦雪薇臉色有點難看的幫仇俊楚打開了后座的車門,在對方走上去之后,她也坐了上去。

  嚴景輝想跟上去,卻被紀千通攔住了:“你坐到別的車子上去,小少爺沒說要和你一起坐。”

  看著面無表情的紀千通,嚴景輝的臉色不停變換著,想起剛剛紀千通展現的血腥手段,他的心臟一陣陣的猛的收縮,根據之前了解,這些武道界的人,實力到了一定層次之后,就連子彈也傷不到他們的。

  嚴方德不想看到自己的孫子做傻事,他喝道:“景輝,你過來和我一起坐。”

  嚴景輝緊緊的咬著牙齒,最后還是只能轉身走到嚴方德的身旁了。

  韓興志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以后我們都要以天羅門為中心,不能對天羅門內的任何弟子無理。”

  “好了,今天是你們秦家和嚴家的訂婚宴,我待會親自給你們的孫子和孫女當證婚人。”

  話音落下。

  一眾人坐上了車子,往秦家的莊園趕去了。

  和秦雪薇坐在一輛車上的仇俊楚,慢慢的伸出手摟住了對方的柳腰。

  秦雪薇身體隨即一僵,她和嚴景輝在一起這么久,到了現在她還沒有把第一次給對方的。

  仇俊楚笑著說道:“放松一點,大家都是各取所需,你們這些所謂大家族的大小姐,在我們眼里什么都不是,剛剛的韓興志是京城韓家的家主,可他的女兒還不是乖乖的給我睡嗎?”

  “韓家大小姐的身份可要比你高貴的多了吧?只要乖乖的聽話,我會給你們秦家不少好處的。”

  “剛剛那個是你的男朋友吧?你看看他是一副什么德性?”

  秦雪薇的身子慢慢靠進了仇俊楚的懷里,她選擇完全放棄自己的尊嚴,在剛剛數秒鐘之內,她完全的想通了,他們秦家必須要和武道界的宗門扯上關系。

  如果沒有武道界宗門的扶持,沒有京城大家族的扶持,那么以沈風獲得華夏國醫術第一的本事,在將來極有可能會超越他們秦家。

  她絕對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沈風曾經只是她眼里的一只癩蛤蟆,現在是,將來也會是。

  仇俊楚很滿意秦雪薇的選擇,他的手掌不老實的伸向了秦雪薇的胸口,說道:“你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聽說今天是你的訂婚宴?作為給你的一份禮物,你今天晚上準備好好服侍我吧!”

  秦雪薇感受到自己胸口不停被仇俊楚玩弄著,只是起先有點不適應,她知道想要在別人面前活的更像人,她必須要在仇俊楚面前做一條隨時準備仍由對方玩弄的母狗。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句話說得不無道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