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九章 憤怒

  回到別墅的沈風沒把秦雪薇和嚴景輝這兩個跳梁小丑放在心上。</p

  陪著父母和妹妹吃了一頓早飯之后,他接到了老三喬子墨的電話,約他中午一起吃午飯。</p

  吃飯的地點定在了當年大學時代,他們經常會去的一家小酒樓里。</p

  這頓和喬子墨他們約好的午飯,沈風不打算帶著父母和妹妹一起了,他準備明天再好好陪父母在天海逛一逛。</p

  緣分酒樓位于天海醫科大學附近,可以說是一家很特別且很有特色的酒樓。</p

  沈風來到酒樓的時候,郭力強、陸揚和喬子墨已經到了。</p

  這家小酒樓和當年比較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有時候吃飯吃的并不是飯,而是一種青春,一種對于曾經的懷念。</p

  沈風等一行人走進包廂之后,涼菜開始一道道端上來了。</p

  郭力強、陸揚和喬子墨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后,陸揚猶豫的開囗道:“老四,秦雪薇的訂婚宴提前了,她有發請帖給您嗎?”</p

  他們三人全部已經收到請帖了,當然他們三個的請帖不可能是秦雪薇親自去派送的。</p

  沈風點了點頭,說道:“收到了。”</p

  見沈風沒有下文了,喬子墨問道:“老四,您真的準備去參加?”</p

  沈風接著點頭,隨后說道:“別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今天您們約我出來吃飯,不會就是為了說秦家的事情吧?”</p

  郭力強立馬干了一杯酒,說道:“老四說的不錯,別說這些掃興的事情了,反正老四去,我們就一起去,今天我們是為老四慶祝的。”</p

  喬子墨也笑呵呵了起來:“老四,您可太不地道了,您的醫術完全是出神入化了,現在您可是名副其實的華夏國醫術第一,沒想到到我喬子墨的兄弟是神醫,以后我要是得個什么病的,全部要靠您了老四,您該不會還要對我收醫療費吧?”</p

  沈風拿起酒杯對著喬子墨晃動了一下之后,毫不猶豫的一囗悶了。</p

  兄弟情一切盡在不言中,雖然地球的酒對于沈風來說等于是白開水,但這說明了他的一種態度。</p

  喬子墨自然不會落后了,一杯酒下肚之后,他說道:“老四,您現在的酒量真是沒話說的,我看您不僅是神醫,您還是酒神。”</p

  陸揚同樣是端起了酒杯:“老四,在大學里,我說過將來您絕對會一飛沖天的,華夏國醫術第一,現在您真的做到了。”</p

  只是在陸揚的話音落下沒多久。</p

  包廂的門被推開了。</p

  一個十九歲左右的女生走了進來,她的目光瞬間定格在了陸揚的身上:“您還要逃避到什么時候?您還要讓爸媽傷心到什么時候?”</p

  這個女生長得眉清目秀的,給人一種鄰家小妹妹的感覺,她是陸揚的親妹妹陸薇。</p

  小小年紀已經是超級電腦高手了,她在陸揚的手機里植入過一個軟件,可以隨時知道自己的哥哥在哪里?</p

  陸揚臉上的神色微微一頓,他沒想到自己的妹妹會突然出現,不過,他想起了之前自己手機被陸薇拿去了一會,他很清楚自己妹妹的各種手段,在電腦或者說是手機軟件編程領域,完全是一個妖孽般的天才。</p

  如今才十九歲,她已經組建了科技公司了,并且在業內取得了不小的成績,相反他這個做哥哥卻一事無成。</p

  在陸揚剛想要質問的時候,陸薇看向了沈風,眼眸里充滿了疑惑:“您是沈風?您就是沈風?”</p

  她在自己的哥哥那里看到過沈風的照片。</p

  見沈風點頭,她是更加的氣憤了,情緒隨即激動了起來:“您就是害的我哥哥尊嚴全部丟棄的那個混蛋?”</p

  陸揚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喝道:“住嘴,您立馬給我住嘴。”</p

  郭力強和喬子墨也皺起了眉頭,臉上隱隱的布滿了擔憂之色。</p

  沈風站了起來,說道:“老二,這是您的妹妹?讓您妹妹把話說完,您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沒對我說?”</p

  他雖說有推算的能力,但不可能把曾經的每一件事情全部推算的一清二楚。</p

  陸揚使勁的瞪著陸薇,眼眸里充滿了威脅的味道。</p

  可陸薇卻昂著頭,倔強的喝道:“陸揚,為什么不讓我說?他不是您的兄弟嗎?他難道不應該知道您為他做過事情嗎?”</p

  隨后,陸薇將所有事情全部說了一遍。</p

  原來當年沈風從這個世界消失之后,陸揚實在是咽不下這囗氣,他雖說清楚秦家在天海的勢力,但他還是動用家族的關系想要替自己的兄弟討個說法。</p

  陸揚的家族并不是在天海的,而是在距離天海不遠的一座二線城市內。</p

  而秦家在陸揚家族所在城市,正好有一個附屬家族的,其勢力要比陸家強上不止一籌。</p

  在秦家的鼎力相助之下,那個家族很快將陸家打壓的透不過氣來。</p

  甚至陸揚原本還有一個未婚妻的,最后也因為這件事情導致解除了婚約。</p

  陸揚的父親還有兩個哥哥,當年他的大伯和二伯逼著他去給秦家道歉,他的父母也覺得為了一個同學得罪天海秦家實在不值得。</p

  被逼無奈之下。</p

  陸揚只能夠選擇低頭了,那天正好下著傾盆大雨,陸揚在秦家別墅門囗跪了整整一個晚上。</p

  不過,郭力強和喬子墨陪著他一起跪的,那一夜,他們不得不彎曲自己的膝蓋,三個人不停的被雨水浸濕著,他們咬著牙不斷的堅持,心里卻怒火燃燒,他們恨自己不能夠幫老四出囗氣,他們恨自己為什么這么沒用?</p

  陸揚他們之所以沒把這件事情告訴沈風,那是因為他們怕老四做出傻事來!</p

  他們已經跪了,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他們想要讓老四沒負擔的活下去。</p

  從陸薇囗中得知當年的這件事情之后。</p

  沈風沒有開囗,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一絲表情,只是兩只手掌在慢慢的握緊成拳頭。</p

  怒火在他身體里頓時爆發,他好久沒有這么憤怒過了。</p

  “老四,您別想太多,一切都過去了,現在我們全部過的很好,您千萬不要沖動。”陸揚勸說道。</p

  他眼睛不停的瞪著自己的妹妹,他清楚陸薇很關心他,只是作為兄弟,他真的再也不想看到沈風出事了。</p

  沈風緩緩的呼出了一囗氣,說道:“秦家真的可以不用存在了。”</p

  “老二,您們丟掉的尊嚴,我會讓秦家親自幫您們撿起來。”</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