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八章 咸魚翻身還是咸魚

  (女生文學)

  次日。

  報紙上和電視臺上充斥著有關沈風的各種報導。

  “中醫的未來在何方?”

  類似這種的報導層出不窮,畢竟沈風才多少歲?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子,他夠資格代表華夏國的醫術界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嗎?

  昨天沒有媒體記者看到沈風所施展的醫術,而在場雖然有不少的目擊者,可這些人把沈風夸上了天,在他們口中沈風簡直和神仙一樣,這樣媒體記者如何能夠相信的?

  甚至有所謂的專家開始猜測,這次的車禍極有可能是有預謀的,就是為了將沈風這個“神醫”推出來,說的簡單一點這是一次宣傳造勢。

  中醫頹敗了這么多年,需要有一個真正的帶領者,很多專家把昨天的車禍定論為炒作了。

  有很多人全部相信了這個言論,對華夏國的醫術界是越來越不看好了。

  當然也有想要博眼球的報紙和電視臺,他們會反其道而行,別人全部說沈風的不好,他們偏偏幫沈風說大量的好話,以此來吸引觀眾。

  這樣一來,沈風的醫術到底如何?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了。

  當然和沈風一起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的兩個人選也公布了,他們是宋天浩和萬恩榮。

  這是邱百興他們共同決定出來的。

  如果沒有沈風的話,那么宋天浩肯定會變成一個大熱門,畢竟他的年紀也很年輕,只是他的風頭全部被沈風給蓋住了,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媒體在報導他的事情。

  沈風根本不關心那些媒體的報導,今天血靈菇和空靈玉也會送過來。

  他一大早起來去別墅區外走了一圈,感受了一下清新的早晨,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天氣在逐漸變冷了。

  在沈風走回別墅區的時候。

  一輛黑色的加長版勞斯萊斯停靠在了別墅區門口不遠的地方。

  秦雪薇和嚴景輝從后座上走了下來,媒體如此頻繁的報導,他們想不知道沈風的事情也不行。

  秦雪薇可不是那些媒體記者,雖說沒有沈風治療傷者的影像留下,但通過各方面的層層了解,她得出了一個結論,沈風的醫術極有可能真的非常出色。

  就算是邱百興等人想要為中醫造勢,他們憑什么選擇把沈風推出來?

  沈風可是一個要背景沒背景,要錢沒錢、要權利沒權利的三無產品。

  所以,他能夠獲得這次選拔賽的第一名,有很大的可能是靠著自己的本事。

  整個華夏國醫術第一?

  之前剛剛在推斷出這個結論的時候,秦雪薇完全無法接受,在她眼里沈風充其量只是一條臭水溝里的蟲子。

  如今沈風卻展現出了如此的一面。

  如果真的是華夏國醫術第一,那么沈風將來絕對會有大前途,這樣的人物應該是會成為大家族的座上賓。

  換做以前,秦雪薇絕對會發瘋的,可她如今知道了武道界的事情,她了解了關于武道界的神奇。

  就算是華夏國醫術第一又怎么樣?這根本沒有把武道界算進去,她認為現在的沈風在武道界的宗門和家族面前仍舊是不堪一擊的。

  而他們秦家很快要和武道界的宗門產生聯系了,她絕對不允許沈風這條蟲子可以在自己面前高高自上的,

  不過,沈風既然擁有了這等醫術,如果可以乖乖被他們秦家所用,那么她可以考慮不再訂婚宴上羞辱沈風,一切要以大局為重,現在沈風有被她利用的價值了reads();。

  她今天來這里是為了給沈風最后一個機會的,要知道沈風在天海的落腳地,對于她來說是非常簡單的。

  秦雪薇和嚴景輝走到了沈風面前之后,秦雪薇開口問道:“有時間聊兩句嗎?”

  她說話的語氣中盡量不露出厭惡,見沈風不開口,她繼續說道:“今天我是來邀請你參加我和景輝的訂婚宴,我和他的訂婚宴提前了。”

  這次在秦家和嚴家商議之下,最終還是不把壽宴一并提前了,只為秦雪薇和嚴景輝舉辦訂婚宴。

  她試圖在沈風臉上看到心痛和不甘的表情,可惜一切都是徒勞。

  沈風對秦雪薇和嚴景輝也厭煩了,聽到他們所說的話之后,他心里面終于浮現了一絲舒暢,不管是壽宴還是訂婚宴,也是時候該把秦家的事情處理了。

  看在這個份上,沈風說道:“可以聊兩句。”

  秦雪薇非常不爽沈風不冷不熱的態度,不過,她沒有發脾氣,說道:“去車上聊吧!”

  沈風跟著秦雪薇坐了勞斯萊斯的后座。

  嚴景輝也隨即走了上去。

  坐上車子之后,秦雪薇說道:“沈風,我不喜歡繞圈子,我開門見山了,我想你以后為我們秦家做事,我保證可以讓你這輩子衣食無憂,得到想要的所有。”

  見沈風饒有意味的看著自己,她完全是會錯意了,有點不耐煩的說道:“至于我和你之間,這輩子完全是不可能的,這件事情你必須要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事情了,不要以為你現在醫術不錯,你就真的可以和我站在同一個高度上。”

  “你好好考慮考慮我的提議,在一天內給我答復。”

  這個女人的腦子沒毛病吧?自以為是到了這種程度?她以為自己是仙女嗎?

  沈風平淡的說道:“沒興趣。”

  他直接打開車門要走下去了。

  這時,秦雪薇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說道:“沈風,你以為自己是咸魚翻身了嗎?可你要知道,咸魚翻身還只是咸魚,你永遠不可能成為龍的。”

  “這是我訂婚宴的請帖,記住,我可以讓你多考慮一些時間,只要你在訂婚宴之前給我答復,這是我的底線了。”

  沈風接過請帖之后隨意看了一眼訂婚宴的日子,距離今天沒多久了,他走下車子之后,說道:“放心,我會準時來參加,說不定會給你一份大驚喜。”

  他沒有回頭,徑直往別墅區的門口內走去。

  坐在車子里的秦雪薇看著遠去的沈風,她氣的手掌緊緊握成了拳頭,在她看來自己的姿態已經放得很低了,沈風這只臭蟲還敢在自己面前擺譜?

  嚴景輝剛剛始終沒有開口,他看了一眼秦雪薇之后,說道:“雪薇,我看這只癩蛤蟆自以為登上巔峰了,他極有可能不會被我們所用。”

  秦雪薇冷笑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一切按照原計劃,就算他醫術很厲害又怎么樣?我仍舊有辦法在我們訂婚宴的當天,把他羞辱到真的去自殺。”

  “如果他自己要選擇去死,那么就怪不得我們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