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六章 中醫無敵

  那十幾個傷者身上被沈風扎入銀針的部位,依次綻放出了不同顏色的絢爛光芒。

  他們全部感覺受傷的部位暖融融的,心里有一種難以用語言表達的舒服,這是在治療嗎?簡直可以說是在享受。

  在光芒逐漸隱去之后。

  這十幾個傷者是滿血復活了,他大多都是身上的骨頭斷裂,可現在根本感覺不到任何一點骨頭斷裂的劇痛了。

  一名六十多歲的老太婆,她原本是腰間的肋骨斷了幾根,身子只要一動就痛的冷汗直冒。

  而此刻,她從地上站了起來,竟然當眾扭起了秧歌,左扭扭右扭扭的,感覺不到腰間的肋骨有任何一絲疼痛了,她家里的條件原本就不是很好,如果因為腰間的肋骨斷了,需要住院治療的話,那么對她的家庭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現在一切問題全部迎刃而解了。

  還有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他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左腳的腳腕,之前他左腳腳腕的地方被壓在了一輛側翻的小轎底下,導致了他左腳的腳腕嚴重的骨頭斷裂。

  可他是一名短跑運動員,在今年有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這可以說關系著他將來的發展。

  剛剛在得知自己左腳腳腕的地方,骨頭嚴重碎裂之后,他整個陷入了無盡的絕望之中,感覺所有一切全部完了。

  可現在自己左腳的腳腕恢復如初了,這種大起大落,然后再大起的心情,有一種從天堂掉入地獄后,在你極度絕望的時候,又一腳被人踢進天堂的心驚肉跳感。

  除了這個老太婆和這個青年以外,其余被沈風用銀針救治的人也全部恢復了。

  剛剛第一個被沈風治療好的中年男人,他拉著自己的女兒走了過來,深深的鞠了一個躬后,極為真摯的說道:“神醫,謝謝您!”

  他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了,繼續說道:“神醫,我知道這點錢不夠支付讓您出手的診治費,您給我一個聯系方式,明天我會補給您的。”

  其他被沈風治療好的人,紛紛有樣學樣的鞠躬道謝,然后一個個摸索著身上的口袋,將所有錢前全部拿了出來。

  這點錢對沈風來說根本是九牛一毛了,他隨口說道:“今天我的治療不收費,不要再給我啰嗦了,全部給我坐在原地,我幫你們把銀針拔下來。”

  見沈風真沒有收錢的意思,這些十幾個傷者是更加的感動了,這才是醫者仁心啊!

  之前那個斷了一條腿的肥頭大耳男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之后,他喊道:“你快過來幫我把腿治療好,現在我承認你的醫術了。”

  沈風根本懶得理會這頭肥豬,這家伙以他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

  被沈風治療好的傷者,他們全部怒瞪著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這家伙竟然敢對他們的恩公這樣說話?

  肥頭大耳的男人對于這些小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他繼續說道:“我現在命令你立馬給我來治療,我以自己領導的身份,你……”

  看到沈風可以隨手將骨頭斷裂的人治療好,他一時間完全是沖昏頭腦了,根本沒想過沈風這等醫術的人會在意他一個小小的領導?

  隨手一彈,沈風平淡的說道:“燥舌!”

  一陣銀針扎在了肥頭大耳男人的喉嚨上,他感覺喉嚨瞬間被某種力量卡住了,再也發不出任何一絲聲音,身體也無法動彈分毫了,臉上充滿了無比驚恐的神色,目光害怕的看著沈風。

  萬恩榮和烏易書一次又一次的倒吸著冷氣,讓骨頭斷裂的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徹底恢復,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這樣的醫術嗎?

  中醫做不到!西醫也無法做到的!

  只是眼前的沈風施展的是針灸,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等神奇的針法。

  剛才他們確定過那些人全部是骨頭斷裂的,所以這不會是一個沈風安排的騙局。

  想起之前對沈風的不屑,他們忽然有一種臉頰火辣辣的感覺,這等醫術完全是超越了他們,甚至他們永遠也無法追上沈風的步伐了。

  最重要的是沈風的扎針手段太特別了,而且可以yi次忄給十幾個人扎針,甚至剛剛根本沒有靠近先診斷一下這些傷者的情況,從種種細節的表現來看,只能夠用一個字來形容,“牛”。

  好幾次開口的羅騰海,此刻真的是無話可說了,就算他心里面不想承認,可也不得不承認沈風的醫術實在是牛掰的沒朋友了,主要讓他們這些華夏國醫學界的頂尖怎么活啊!

  邱百興和胡瘸子他們是有心理準備了,況且他們見識過沈風的醫術了,最起碼臉上的表情要比其余人好多了。

  宋天浩嘴角浮現一抹笑容,他在心里面暗自想道:“不錯,醫術果然是在我之上,以他展現出來的醫術推斷,他應該也踏上武者的道路了,只是不知他現在處于后天幾層了?應該不會高于后天三層的,只是他的醫術很特別,極有可能是獲得了什么機緣。”

  秦瑞淵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沈風再一次沒有按常理出牌。

  在場前來幫忙的天海醫科大學的學生,原本只有之前校慶上的女生,才會對沈風有一種好感的,如今在見識到了這等眼花繚亂的醫術之后,不僅是女學生,所有男學生也全部被折服了。

  這樣牛掰的人真的會是天海醫科大學的一個笑話?這樣的人恐怕醫術已經是華夏國第一了。

  沈風展現的是中醫啊!據說他如今還是天海中醫學院的老師!

  而他們這些天海醫科大學的人全部是學習的西醫,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冒了出來,他們學習的西醫在沈風的中醫面前簡直是弱爆了,一種強烈的念頭在逐漸滋生,他們要去學中醫,他們要去跟著沈風學中醫。

  “中醫無敵!中醫無敵!”

  在場天海醫科大學中的一個男學生忽然喊了一句。

  緊接著,其余學生也一起喊了起來:“中醫無敵!中醫無敵!中醫無敵!——”

  整齊的聲音沖上天空。

  秦瑞淵有一種血氣直沖腦門的憤怒,這些明明是自己學校的學生,他們學校已經是要廢除中醫系了,他吼道:“全部給我住嘴,你們忘了自己是哪個學校的學生了嗎?”

  叫喊聲果然停頓了一下,秦瑞淵這才稍稍緩解了一下怒火。

  只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女生,嬌喝道:“天海醫科大學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知道沈學長當年的事情肯定有隱情,沈學長會是醫科大學的恥辱?你這個撕衣狂魔騙鬼呢吧?我要轉學去年中醫學院。”

  “算我一個,我也要轉學去中醫學院。”

  “不錯,我們是華夏國人,當然要學自己老祖宗的東西了,去他娘的西醫,我早就厭煩了,以后我只學中醫。”

  “轉學去中醫學院。”

  “轉學去中醫學院。”

  不管是天海醫科大學的男生還是女生,他們全部被沈風的醫術給折服了,他們紛紛拿出手機在聯系身邊的同學、學弟、學妹、學長和學姐,讓周圍的人一起全部轉學去中醫學院。

  看到這一幕,秦瑞淵頭暈目眩了起來,他可以預見到天海醫科大學,恐怕很快就會沒有學生了,到時候他這個校長還有什么意義?

  他怒喝道:“沈風,我和你拼了!”

  腳下的步子快速跨出,他往沈風的方向沖了過去。

  可能是太著急了,腳下被路面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下,整個人直接摔了下去。

  “噗嗤!”

  由于剛剛發生車禍,有不少車子散架了,他前面的地面上有一塊豎著的鋒利汽車碎片。

  他的脖子正好撞擊在了鋒利碎片之上,他是直接被割喉了。

  整個人抽搐的捂著自己的脖子,鮮血從他的手指縫里不斷的流淌而出,喉嚨里發出:“嗚嗚嗚——”的懇求聲,一只手伸向了沈風的方向,明顯是想要對方出手救他。

  沈風只當做是沒看到,而在場的其余名醫,他們根本來不及施救了。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秦瑞淵伸出的手掉落了下去,身體再也不動彈了,他鼻子里的呼吸也完全消失了,整個人眼睛瞪得大大的。

  萬恩榮和烏易書沒有太在意秦瑞淵的死,這家伙完全是自己去找死的。

  看著天海醫科大學的學生如此熱情的想要改學中醫,難道說中醫的春天真的要來了嗎?

  中醫無敵?

  看到沈風展現出的醫術之后,萬恩榮和烏易書覺得中醫的確可以稱之為無敵了。

  任何西醫在沈風的中醫面前,可以被遠遠的甩開幾百條,甚至是幾千條街的。

  萬恩榮和烏易書并不是什么惡人,心里面燃燒起了一種無法抑制的激動和興奮,他們望了一眼天空,覺得此刻天空是特別的蔚藍,這次國際醫術大賽有了沈風的加入,是不是意味著中醫將會把那些老外全部震驚傻了呢?

  有不少老外一直認為中醫是沒有科學依據的,曾經他們不相信華夏國的中醫是一種醫術,縱使在中醫界的努力下,老外開始慢慢承認了中醫也是一種醫術,可他們心底里始終沒有把華夏國的中醫太當回事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