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五章 獨占鰲頭

  趙安谷他們抱著兩箱銀針來到了沈風身旁。

  沈風看著周圍十幾個傷者,問道:“你們誰愿意接受我的治療?”

  這十幾個傷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他們所受的傷不會有性命之憂,面對如此年輕的沈風,心里面難免也會有所懷疑。

  剛剛那個肥頭大耳的男人,見眼前這個如此年輕的醫生要牛上天了,完全沒有把他當回事情,他氣的臉上的肥肉不停抖動著,自己大小好歹也是一個領導,不禁嗤笑了一聲:“小子,別在這里搗亂了,看看你這副德性?有誰敢把性命交給你這種連毛都沒長齊的醫生?”

  周圍十幾個傷者之中,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右手臂嚴重的骨折,臉上也有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不過,這點傷倒也不會取走她的性命。

  只是摟著她的一個中年男子傷的比較重,他兩條腿里的骨頭完全斷裂了。

  他是小女孩的父親,剛剛在事故發生的時候,全力保護自己的女兒,最后才會導致兩條腿的骨頭全部斷裂的。

  只是縱使如此,他還是沒有能夠將自己女兒保護到最好,看著女兒臉上的傷口,臉蛋對于女生來說多重要啊,他很擔心女兒將來的成長,完全沒有去想自己兩條斷了的腿,應該要怎么辦?

  小女孩有點驚魂未定,她清澈的眸子望著沈風,才十歲左右的年紀,思想自然很天真,知道眼前這個哥哥是醫生后,鼓足勇氣喊道:“醫生哥哥,你能讓我爸馬上站起來嗎?”

  沈風平淡的說道:“能!”

  小女孩隨即歡呼雀躍了起來,在這種時候,她也沒有只顧自己,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的父親,她一臉激動的說道:“醫生哥哥,你快先給我爸治療。”

  沈風只說了一句:“待會你們坐在原地不要亂動就好,幫你爸爸把褲腳管卷起來。”

  趙安谷他們已經把兩箱銀針放在地上了,沈風打開了其中一箱銀針,把一盒盒的銀針從里面拿了出來。

  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被沈風給吸引了,看著沈風拿出了一盒盒的銀針,所有人都在揣測他要做什么?

  就算是想要用針灸治療,要這么多盒銀針干什么?在萬恩榮和烏易書這兩位如今中醫界的頂梁柱眼里,這完全是在浪費時間,這小子到底有沒有一點本事?

  作為西醫的羅騰海,再次說道:“用針灸想要來治療骨頭斷裂?還說能夠馬上治療好?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是三歲小孩。”

  邱百興、苗博厚、唐可心和郭力強等人雖說不知道沈風的目的,但他們還是本能的選擇去相信。

  秦瑞淵在不遠處默不吭聲的看著,他心里面對沈風的怒意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在他看來自己一次次的狼狽,其中都和沈風沾上邊的,他把所有帳全部算在沈風頭上了。

  只是他沒有站出來胡亂嘲諷了,看著沈風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戾氣。

  站在外圍的鐘伯和季韻寒目光也全部集中在了沈風身上。

  左手里拿著一盒打開的銀針,右手的手指快速的捏起了一根根的銀針,在靈氣分別注入其中的時候。

  沈風手指連連彈出。

  一根根銀針在空氣中化為了一道道銀色的流光,極為快速的朝著中年男人的雙腿沖擊而去。

  小女孩剛剛已經把中年男人的褲腳管卷起來了。

  因為不想讓自己的女兒擔心,所以中年男人沒有阻止,更沒有告訴自己的女兒,他的腿不是這樣就能治療好的,反正在他看來被眼前這個年輕人治療一下,應該也不會讓他的傷勢惡化的。

  銀針快速的扎在了中年男人雙腿的穴位之中。

  同時,沈風對著小女孩說道:“不要怕,把你右手臂的衣袖卷起來,閉上眼睛。”

  小女孩被沈風的飛針給震懾住了,她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衣袖卷了起來,同時閉上了眼睛。

  而沈風手里的銀針子再度彈出。

  數根銀針扎在小女孩的臉上,還有數根銀針扎在小女孩的右手臂上。

  此時。

  從中年男人腿上綻放出了一道紅色光芒,緊接著,他感覺自己的雙腿之中很舒服,他甚至感覺到了自己雙腿之中的骨頭在愈合。

  待到紅色光芒消散。

  中年男人試著動了動雙腿,然后他奇跡般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整個人震驚的如同一個木樁戳在原地了。

  這時。

  從小女孩的右手臂上也綻放出了紅色光芒,而在她的臉上綻放出了橙色光芒。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場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小女孩臉上的傷口在愈合。

  不少人眼眸里出現了活見鬼的神色。

  在小女孩臉上的傷口完全愈合,她的右手臂可以重新活動的時候,綻放在她手臂和臉上的光芒也消失了。

  這乃是七色七元針法。

  整套針法有七種不同排列的方式,可以產生七種不同的顏色異象,當然也是有七種不同的治療功效。

  小女孩比較的天真,她扭動著自己的手臂,又看著身旁的中年男人,笑著蹦蹦跳跳了起來:“爸爸、爸爸,我的手臂不痛了,你也真的站起來。”

  “醫生哥哥沒有騙我,醫生哥哥真厲害啊!以前我去醫院都要給我打針的,每次都很痛,可醫生哥哥的針扎在身上一點都不痛。”

  周圍其余的傷者看到這一幕之后,他們哪里還敢猶豫的?在醫院里治療一下骨頭斷裂,不知道要在家里休養多久的,而眼前這位神醫竟然可以讓雙腿骨頭斷了的人,直接從地上站起來?要不是他們親眼所見,絕對不會相信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

  “神醫,請您幫我治療。”

  “神醫,剛剛我心里懷疑過您,我真的太不應該了,請您不要和我這樣的粗人一般見識。”

  對于周圍傷者的紛紛開口。

  沈風沒興趣說太多的廢話,他重新拿起了一盒銀針,一名肩膀處骨頭斷裂的年輕人,他立馬將自己的肩膀處露在了外面,其他人也隨即做好了治療前的準備。

  沈風不停的拿起一盒盒的銀針。

  一根根銀針在空氣中快速的劃過,根本是讓人應接不暇的,一口氣同時用銀針治療十幾個人,這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銀針在空氣中飛舞著,這完全不像是在治療,而像是在表演一種藝術一般,可以說是一場視覺的盛宴啊!

  在場的所有人全部呆若木雞,他們仿佛在這一刻被死死的定格在了原地,身體根本無法動彈了。

  中醫何時變得如此牛掰了?

  這還能說是在醫術的范疇內嗎?

  什么叫做獨占鰲頭?沈風現在完美的詮釋了這個成語的意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