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章 秒睡

  強烈推薦:

  沈風自然不知道蕭憶秋她們下定的決心。┡

  與此同時。

  苗博厚和孔耀年將沈風帶回他們的包廂之后,沒過多久,一個六十多歲到七十多歲之間的老頭敲門走進了包廂。

  他乃是華夏國中醫協會的會長趙安谷,今天沈風在第二場初賽中得了滿分的事情,已經在醫術界傳開了。

  中醫協會的總部在京城,而天海有中醫協會的分部,這次趙安谷是從京城趕來天海觀摩選拔賽的,只是他對初賽同樣不太感興趣,他認為只有決賽才是比賽真正的開始,誰知道在第二場初賽之中竟然爆出了一個滿分,簡直讓不少華夏國醫學界的人都不敢相信,畢竟邱百興他們是出了名的對醫術嚴苛,所以在一般人眼里沒人可以在他們手里得到滿分的。

  而且趙安谷聽說得到滿分的是一個年輕的中醫,他心里面是更加的好奇了,向人打聽到了沈風是和胡瘸子他們在一起的。

  于是,他剛剛打了一個電話給胡瘸子,得知所在的吃飯地點之后,他便立馬趕了過來。

  “老趙,你還真的來了?”胡瘸子站起身走到了趙安谷面前,想要拉著對方入座了。

  趙安谷擺了擺手,說道:“老胡,給我們中醫長臉的那位小兄弟呢?”

  胡瘸子不滿的說道:“我說老趙,你可不要在沈前輩面前擺什么架子,在任何一個領域全部都是達者為師的。”

  自從沈風治療好了他的腿之后,他對沈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再說之前又在陳繼順家里見識到了沈風詭異的手段,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

  趙安谷臉色僵了僵,沒想到胡瘸子會是這副態度,還整出什么前輩來了!

  這次如果誰能夠帶領中醫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中醫協會還要拿出血靈菇和空靈石相送。

  現在比賽還沒有結束,血靈菇肯定是不會拿出來的,可空靈石就說不一定了。

  每一塊空靈石,只有最核心的一部分才能夠煉制儲物戒指。

  現在沈風手上沒有儲物戒指真的非常不方便,他想盡快得到空靈石,給自己煉制一枚儲物戒指出來。

  沈風站起身,看著趙安谷,說道:“這次我肯定可以帶領中醫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我聽說蘇家的那塊巨大的石頭也會送出去,不知道能不能先讓我敲下那塊石頭的一部分,我只需要拳頭這么大小的一部分就可以了。”

  趙安谷的目光隨即定格在了沈風的身上,他現在自然知道這個開口的年輕人,肯定就是今天在第二場初賽得到滿分的人。

  只是這個年輕人未免年齡太小了吧?他到底是如何從邱百興他們手里獲得滿分的?

  趙安谷心里面充滿了懷疑,難道說邱百興他們放水了嗎?這貌似有點不太可能吧?華夏國的醫術界有誰不知道邱百興他們的為人!

  趙安谷打著哈哈,說道:“小兄弟,凡是都要有個規則,如果你真的可以帶領中醫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那么我們中醫協會絕對不會耍賴的。”

  他心里面覺得沈風有點過于猖狂了,現在決賽還沒有開始,就說能帶領中醫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可沒有這么吹牛的!

  見趙安谷對沈風是這副態度。

  胡瘸子瞪起了眼睛:“不就是一個破石頭嗎?你還真當成寶貝了?沈前輩向你開口,這是在給你面子,這是你的福氣,你懂不懂?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走吧!別在這里打擾我們吃飯的興致了。”

  看著胡瘸子走回了座位上,趙安谷心里面是郁悶不已,這胡瘸子是唱的哪一出?他們好歹也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

  只是他覺得胡瘸子走路有點奇怪,今天不少人都忽略了胡瘸子走路的姿勢。

  而趙安谷仔細一想,他眼睛瞪得巨大:“胡瘸子,你不瘸了?”

  胡瘸子說道:“你才瘸呢!見到我不瘸了,你還不樂意了?”

  趙安谷急忙說道:“我是想問,你的腿是誰治療好的?”

  只是正當這時。

  包廂的門再次被推開了。

  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也走了進來。

  剛剛邱百興找人要了苗博厚的聯系方式,在電話里和苗博厚聊了幾句。

  得知了苗博厚等人吃飯的地點之后,邱百興也沒說他們要來這里,只是匆匆的掛了電話。

  一走進門。

  這三個老頭兒隨即恭敬的來到了沈風面前,問候了一聲:“沈前輩!”

  看的趙安谷完全是一愣一愣的,怎么邱老他們全部稱呼這個年輕人為沈前輩?

  苗博厚等人倒是不奇怪,在他們眼里,以沈風的醫術的確有資格做邱百興他們的前輩了。

  坐在沈風身旁的孔曉萱,一顆心差點跳的從嗓子眼里冒出來,她接受過邱百興他們的考核。

  這三個老頭完全是一絲不茍的,眼下竟然這么恭敬的喊沈風為前輩?

  到底得要多么牛掰的醫術,才能夠讓這三個老頭如此?

  趙安谷腦袋里慢慢的理清楚了,胡瘸子的腿很有可能也是這個年輕人治療好的,要不然胡瘸子不可能變成這樣的。

  再而邱百興他們這樣也太夸張了一點吧!難道說沈風不僅僅是得了滿分這么簡單?而是讓邱百興他們完全折服了?

  回過神來之后。

  趙安谷急忙撥了一通電話出去:“立馬把安神石送到天運大酒店來。”

  因為空靈石有安神的效果,所以不少人給它取了一個安神石的名稱。

  這次空靈石和血靈菇全部在天海存放著。

  掛了電話之后,趙安谷立馬走到沈風面前,就連邱老他們都拉下臉了,他可不能夠再端著架子了:“沈前輩,我已經讓人在把安神石送來了,讓您先敲下一塊,不會造成什么太大的影響。”

  “只是我最近一個月老是失眠,不管怎么治療,效果都不是很理想,不知道前輩能不能替我想想辦法?”

  沈風看著頗為憔悴的趙安谷,沉默了兩秒后,問道:“誰隨身帶著銀針了?”

  “我。”

  “我。”

  “我。”

  苗博厚、胡瘸子和邱百興等人爭搶著拿出了身上帶著的銀針。

  沈風隨手拿了苗博厚的銀針,將銀針盒打開之后,他看了眼趙安谷,問道:“你確定要在這里治療?你可能馬上會睡著。”

  趙安谷清楚自己的情況,光靠著針灸,就算是以氣御針也不能夠讓他馬上睡覺的,他笑道:“前輩,你盡管來吧!我最好馬上可以睡上一覺呢!”

  “不過,前輩,我的失眠和普通人的不同,如果針灸沒用的話,那么或許可以再換一下其他的辦……”

  話還沒有說話。

  只見沈風手里的銀針彈出。

  這一根彈出去的銀針正好扎在趙安谷的眉心。

  最多只有一秒鐘,趙安谷鼻子里的呼吸變得均勻了起來,他竟然直接站著睡著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