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四十二章 沈三針

  強烈推薦:

  “你們可以打分了。”沈風在將三根銀針拔下來之后說道。

  這名14男病人之所以眼睛會一直流眼淚,只是他眼睛里的某一根血管出現了問題。

  沈風準確的找到了問題所在,通過銀針將靈氣牽引到出問題的血管之上。

  在靈氣的蘊養之下,自然而然可以讓這男人的流淚病快速康復了。

  而其他人就算是擁有靈氣的,也很難感覺出眼睛里有問題的血管,然后將靈氣牽引進去的,他們可沒有沈風這樣的牛掰感知力。

  “我的眼睛真的好了?”那名男病人使勁眨著眼睛,他眼睛里的酸澀感完全消失了,感覺眼睛里冰冰涼涼的,再也沒有一滴眼淚會流出來。

  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死死的盯著男病人,他們三個的眼珠子瞪得都要凸出來了,這怎么可能呢!

  他們三個雖說算是處于退隱狀態了,但在整個華夏國的醫術界,他們算得上三根定海神針了,他們的醫術肯定是毋容置疑的。

  他們三個需要十天左右才能治療好的病,卻被面前這個年輕人十秒左右完全治療好了?這讓他們一下子根本接受不了。

  剛剛他們看到沈風手里的銀針還微顫過,這絕對是以氣御針無疑了,如此年紀能夠精通以氣御針,簡直是匪夷所思,他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在醫術上還只是初出茅廬呢!

  王文鶴好像他才是治療好這個男病人的醫生,他一臉激動的自語道:“師父,我就說我的感覺不會有錯的,現在事實證明了一切,這次我們華夏國的中醫界有救了。”

  在場除了邱百興是純粹的中醫以外,龐念達和丁躍年對中醫和西醫都比較的精通。

  當然在龐念達和丁躍年心里面更偏向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他們也希望中醫可以真正得到全世界的認可。

  龐念達瞪了一眼王文鶴:“忘了我是怎么教你的了?任何時候都要保持一顆平靜的心,這樣才能夠以最好的狀態去對病人負責,在幫病人治療的過程中情緒有太大的浮動,很可能會出現錯誤的。”

  隨后他壓制著心里的震驚,簡單問了那名男病人幾個問題,確定了對方真的被治療好之后,他讓這個男病人先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這三個老頭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好歹曾經也是被譽為華夏國三大醫圣的人,不能夠在一個晚輩面前大驚小怪的啊!

  佯作出淡然的樣子,邱百興等人讓王文鶴將第二個病人帶進來。

  第二個走進房間的病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

  這女病人長得倒是挺水靈的,據說她是準備兩個月后參加一個選秀節目,可她的喉嚨里忽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了,在當地的醫院里接受治療之后,沒有太大的效果。

  沈風簡單的了解了一下這名女病人的情況。

  這次龐念達說道:“小子,把你的治療方案寫下來吧!這不是你一次能夠治療好的。”

  龐念達等三個老頭兒,他們事先對每一個病人都診斷過一遍了。

  在他們的診斷之下,這女病人的病情要比之前那男病人的復雜上不少,他們也總結出了幾套方案,為的就是等選拔賽結束之后,順便把病人治療好。

  如果按照他們的方案來治療,那么要讓這個女病人恢復聲音,需要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只是在龐念達剛剛說完的時候。

  沈風再次捏起了銀針。

  邱百興和丁躍年眉頭一皺,這小子是又要當場治療了?

  龐念達見狀,搖了搖頭,說道:“小子,不要太急功近利了,這個病人的聲音不是這么簡單可以恢復的,你……”

  說到這個“你”字的時候,龐念達再也“你”不出來了。

  仍舊只是三根銀針扎在女病人的脖子上。

  三根銀針自主在女病人的脖子上顫動著,沈風的手指輕輕彈在了中間一根銀針之上。

  在這一彈之間,有更多的靈氣注入了這根銀針之中。

  這根銀針的晃動幅度隨即加大了。

  下一個瞬間。

  “啊,好痛啊!你想殺了我嗎?”女病人憤怒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狠狠的指著沈風喝道。

  可轉而,她發覺有點不太對勁,自己的喉嚨里可以發出聲音了?她的喉嚨恢復了?

  一種難以言喻的驚喜充斥著她的心靈,她現在是迫切的想要恢復喉嚨,還要去參加兩個月后的一個選秀節目。

  “小帥哥,你治好了我的喉嚨?你簡直是姐姐的救命恩人啊!快讓姐姐來親一口。”女病人是高興的只能以這種方式來表達了。

  沈風看著要抱住自己的女病人,他說道:“還想不想把喉嚨上的銀針拔下來了?再不拔下來你又要失去聲音了。”

  他完全是在胡言亂語,不過,這個女病人聽到之后,老老實實的在沈風面前坐了下來。

  沈風快速的把對方脖子上的三根銀針拔了下來。

  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的大腦早已經是失去指揮能力了,如同木頭一般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這回是幾秒?好像只有八秒吧?更加復雜的病,竟然縮短了兩秒治療的時間?這可是他們要治療一個月左右,才能夠治療好的病啊!

  真的不帶這么打擊人的,這三個老頭再也裝不了淡定了,他們忽然有一種感覺,自己夠資格來考核眼前這個年輕人嗎?眼前這年輕人的醫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邱百興等三個老頭都這樣了,更別說是王文鶴了,之前他一直猜測沈風的醫術深不可測,但他沒想到會如此的深不見底,由于被震驚的太激動,太興奮,他的膀胱里忽然有強烈的尿意涌上來,有一種要憋不住的感覺。

  三針又三針!

  治療好第一個病人只用了三針。

  治療好第二個病人還是只用了三針。

  邱百興等人看著參賽者名單上沈風的名字,這家伙干脆不要叫沈風,直接叫沈三針得了。

  能不能不要這么牛掰啊!實在是邱百興他們的心臟受不了。

  雖說他們心里面被喜悅填滿了,但他們也有一種不服氣,被一個年輕人在醫術上甩的如此之遠,他們總會有點悲傷的。

  龐念達瞪著王文鶴,說道:“愣著干什么?把第三個病人叫進來。”

  轉而,他盯著沈風:“我就不信你還可以三針治療好接下來的一個病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