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三十九章 沈逍遙之名

  沈風只是不想和季韻寒扯上太多關系,他早晚有一天要離開地球回仙界的。㈧┡㈠%Ω8⒈

  到時候不可能把每一個人都帶到仙界去,還是少和地球上的女人粘上關系為好。

  季韻寒重新走回了鐘伯的身旁,心里是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或許她一直期待著沈逍遙前輩是一個年輕人,而并不是一個糟老頭。

  沈風遠遠的看了眼一臉失落的季韻寒,心里面暗自搖了搖頭,他的觀察力很敏銳,知道這個女人肯定對他的另一個身份產生了好感。

  如果季韻寒知道了他就是沈逍遙,恐怕會控制不住的深陷下去,明知道是不會有結果的,所以沈風不想耽誤對方了。

  孔耀年低聲說道:“沈小兄弟,這個女人就是港島季家的掌控者,在港島是大名鼎鼎的美女蛇,這次她是醫術選拔賽最大的贊助商。”

  坐在不遠處的杜崢來了精神,心里面暗自拿蕭憶秋和季韻寒做對比。

  一比較下來,他現季韻寒的氣場要更加大,讓男人有一種臣服的念頭;而蕭憶秋身上是一種平靜的氣質,讓人感覺會很舒服。

  杜崢看著蕭憶秋,說道:“憶秋,以后我要娶像季韻寒一樣的女人,你放心吧!我改變目標了。”

  許菡笑道:“杜崢,你不改變目標行嗎?你比得上沈老師?”

  杜崢整張臉隨即垮了下來,至于蕭憶秋則是柳眉微皺,皺的幅度非常小,甚至難以讓人覺,只是一閃而過罷了。

  她眸子里平靜的目光定格在了遠處季韻寒的身上,她也有一種直覺,剛剛季韻寒是沖著沈風而來。

  還真別說,女人的直覺有時候很準確的。

  蕭憶秋在心里面想道:“港島季家的女王?她會是一個對手。”

  沈風是她長這么大以來,見過的得分最高,最讓她心動的男生,她哪有理由會錯過!

  隨著邵滿洪和黎振被拖拽出去。

  季韻寒的試探也只是一個小插曲,根本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站在高臺上的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宣布了下午第二場初賽的內容。

  凡是可以通過下午的第二場初賽的人,全部可以進入明天的決賽之中。

  下午第二場初賽比的是貨真價實的醫術了。

  這次選拔賽的籌辦會,在各地找到了不少癥狀相同的病人,凡是進入第二場初賽的人。

  需要連續診斷五個病人,并且開出相應的藥方,或者采取相應的治療手段,然后由評委會的三個老頭來打分。

  只有分數在八十分以上的人才能夠進入接下來的決賽。

  在宣布完了下午第二場初賽的內容之后,邱百興他們讓體育館里的人散去了,等吃好飯十二點仍舊在這里集中。

  秦瑞淵早就沒臉留在這里了,在剛剛邱百興他們宣布下午的比賽內容時,他就找機會悄悄離開了,他心里面對沈風是更加的恨之入骨了,認為這一切全部是沈風引起的。

  而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則是混在人群中一起離開的,他們心里面充滿了不甘心,充滿了羨慕嫉妒恨,曾經的沈風只是一個從山區里出來的窮小子罷了,有什么能力凌駕于他們之上?

  沈風和苗博厚他們一起離開吃飯了,準備等十二點再來這里。

  季韻寒和鐘伯是最后離開體育館的。

  鐘伯看著季韻寒失落的樣子,他說道:“大小姐,我說過了沈風真的不可能是沈前輩的。”

  “實在是沈前輩的修為太強了,就算是絕世天才也不可能在二十多歲擁有這等修為的。”

  “剛剛沈風的反應慢了很多,或許他是和沈前輩有關系。”

  “不過,沈前輩肯定叮囑過沈風,不要把他的身份泄露出去的。”

  在走到體育館外之后。

  季韻寒勉強的調節好了情緒。

  迎面而來了一老一少,其中一個年輕人說道:“爺爺,我就說早上的比賽結束了,你還非要來這里看看,初賽有什么好看的?就算是決賽又有什么看頭?”

  說話的年輕人大約二十七歲左右,長得倒是挺不錯的,絕對是女生喜歡的類型,身上有一種玩世不恭的味道,他叫宋天浩。

  站在宋天浩身旁的一個老頭兒,身上穿著一件唐裝,身子骨看上去挺硬朗的,他叫宋堅白。

  季韻寒看到宋堅白之后,她上前打了一聲招呼:“宋老爺子。”

  她和宋堅白有過幾面之緣。

  宋家在京城算得上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大家族了,而宋家依靠的武道界宗門乃是藥王門。

  藥王門在武道界的地位很特殊,其宗門內可以煉制出很多武者所需要的靈藥。

  所以,不少武道家族和宗門想要和藥王門交好。

  宋天浩是如今宋家家主的兒子,因為有一些資質,被藥王門的一名長老收為了記名弟子。

  這次宋天浩也是來參加選拔賽的,只不過他是直接進入了決賽。

  在武道界之內,醫術最好的自然是藥王門的人了,至于其他武道家族和宗門并不擅長醫術,其門下的弟子主要是以修煉為主,至于那些懂得治療的長老和掌門,他們又怎么會有心思來參加醫術比賽。

  至于藥王門的弟子,一個個全部心高氣傲的,他們同樣不會對醫術大賽感興趣。

  而宋天浩只是藥王門一名長老的記名弟子。

  在很多年前,宋堅白欠了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一個人情,這次讓自己的孫子來參加比賽,只是想把這個人情給還了。

  邱百興等人并不是來自于大家族里的,他們并不知道華夏國武道界的存在。

  只是他們之前在見識到了宋天浩的醫術之后,直接破格讓他進入了決賽之中,畢竟他之前在華夏國的醫術界里沒有什么資歷。

  宋天浩看到季韻寒之后,他眼睛里的神色忽然一亮,這個女人是他的菜。

  宋堅白點了點頭:“季家丫頭啊!我聽說你爺爺的身體好了吧?這次你們季家也贊助了醫術選拔賽,這是好事情啊!為華夏國的醫術界做點貢獻。”

  宋天浩聞言,身體微微一僵,心里面的念頭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猜出了眼前女人的身份,他自然是不會懼怕港島季家的。

  只是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之前太乙門的事情在整個武道界傳開了。

  據說太乙門的太乙劍陣不但被破了,而且整個太乙門內死了不少人,就連太上長老出來也沒什么屁用。

  這一切只因為一個叫沈逍遙的神秘人,據說此人的修為在先天之上,已經抵達了傳說中的境界了。

  最重要的是沈逍遙和季家的關系匪淺啊!

  宋天浩除非是活得不耐煩了,他才敢去招惹季韻寒。

  如今沈逍遙之名是響徹整個武道界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