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三十八章 試探

  強烈推薦:

  邵滿洪和黎振發等這些準時抵達的人頓時傻了眼睛,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直接嗆死,他們的耳朵應該沒有出錯吧?

  這是什么情況?他們全部被淘汰了?不是在開玩笑吧?他們不是準時抵達了嘛!

  僵硬著一張臉的邵滿洪,不解的質問道:“你說我們全部被淘汰了?我們都準時抵達了這里,你有什么資格淘汰我們?”

  那名老者冷聲說道:“到了現在還不知道考核的真正內容嗎?”

  “這一場初賽考核的是醫德,在每一批參賽者之中,我們全部安排了一人突發疾病。”

  “在剛剛那種時候,你們為了比賽見死不救,你說你們夠資格做醫生嗎?你們夠資格晉級接下來比賽嗎?”

  說完,那老者鄙夷的拂袖而去,他不想在這些沒有仁心的家伙身上浪費時間。

  邵滿洪和黎振發再也笑不出來了,臉頰的肌肉微微抽搐著,事情反轉的太快了,他們有一種從天堂瞬間掉入地獄的感覺,這讓他們連接受的緩沖期也沒有,就這么直接被無情的淘汰了?他們如何能夠甘心啊!憑什么那些留在下面的人可以晉級?什么狗屁醫者仁心?那些留下的人幾乎全部是沒有希望取得什么名次的。

  黎振發對著在場的人,說道:“這場考核不公平,我們是來參加醫術選拔賽的,要比拼的是醫術才對,我們必須要向評委會提出抗議。”

  邵滿洪也挑撥道:“難道我們就這樣無緣接下來的比賽了?這根本不是在比拼醫術,評委會一定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在他們兩個的渲染之下,其余人也義憤填膺了起來,紛紛一起往樓下走,準備去體育館讓評委會給出一個交代。

  而沈風他們所在的考核場地外。

  剛剛那名好像隨時都會斷氣的中年男人,完完全全的恢復了過來,從地上站起來之后,他笑道:“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一場初賽。”

  隨后,中年男人將這場初賽考核的真正內容說了一遍。

  沈風的情緒沒有任何變化,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既然考核通過了,那么他沒興趣繼續留在這里,朝著體育館走回去了。

  趙義等其余留下來的人,他們瞬間驚喜的有點呆滯了,幸福來得太快,也太突然了一點,使得他們腦中昏呼呼的,正如沈風雖說的那般奇跡真的發生了?

  “前輩……”

  趙義激動的轉身,無法控制心里澎湃的情緒,可看到沈風已經走遠了,他心里面有一種猜測,難道沈前輩早已經看穿這個中年男人是在假裝了?

  回想著沈風之前在南云展現的高超醫術,趙義在心里面暗自嘟囔道:“肯定是這樣的,這一切肯定早就被前輩給看穿了,沈前輩的醫術那么的深不可測。”

  可以通過第一場初賽是好事,他不去想太多了,急忙跟上了沈風的步伐。

  那名中年男人剛剛也聽到了沈風所說的話,他乃是龐念達的徒弟之一,目光深邃的看著沈風離去的背影,嘴邊自言自語道:“如果他是憑借自己的本事看穿了我是在裝病,那么這個年輕人真的不簡單啊!”

  “在我服用了這種藥的情況下,師父也無法靠著簡單的診斷,以此做到洞悉真相的。”

  “可這個年輕人從始至終連碰也沒碰我一下,他真的會是靠自己的能力看穿一切的嗎?或許這次的醫術選拔賽有看頭了。”

  天海醫科大學的體育館里。

  在考核場地同樣安裝了攝像頭的。

  剛剛在十分鐘的時間到了之后,大屏幕上的畫面頓時轉變,呈現出來的是考核場地內的情況了。

  原本在場的人以為一切要落下帷幕了,誰知道最后會來如此一個巨大的反轉。

  不僅考核場地內的影像播放了出來,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清晰無比。

  心里面有怒火冒出的苗博厚和孔耀年等人,他們想要站起身不顧一切的抗議,可看到這一幕后,他們喉嚨里再也發不出任何一絲聲音了,龐念達等三個老頭也太會玩了吧!

  邱百興清了清喉嚨,說道:“我想現在你們也明白了我們真正要考核的是什么!”

  “不錯,之前我所說的一切全部是一個幌子,這第一場初賽只考核醫德。”

  “作為一名行醫之人,如果見死不救,那么和屠夫有何區別?”

  邱百興的目光依次掃過秦瑞淵、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聲音中帶著濃郁的冷意。

  秦瑞淵再也得意不起來了,他身為天海醫科大學的校長,在場還有不少觀摩比賽的學生,他真的是顏面掃地了,有種想要找個地縫鉆下去的感覺。

  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是心驚肉跳的,想起剛剛所說的那些話,他們覺得自己像是一只上躥下跳的猴子一樣,好像是來逗人一笑的。

  這時。

  有陸續續續的參賽者回來了,不是所有人全部那么冷漠的,其他考核場地也有一些人通過了,孔曉萱也在通過的行列之中,看來她的心底倒是很善良。

  沈風進入體育館之后,走回了苗博厚等人身旁。

  遠處的季韻寒一直在觀察沈風,看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她越發覺得沈風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氣息,這是女人的直覺,她低聲說道:“鐘伯,沈風真的不會是沈前輩嗎?”

  鐘伯搖頭:“大小姐,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我說過了沈風絕對不可能是沈前輩的。”

  季韻寒點了點頭,理智告訴她鐘伯說的是正確的,可直覺卻一直時不時的冒出來,從當初在港島的時候就產生了。

  在季韻寒思索之際。

  邵滿洪和黎振發等人也走進了體育館,剛剛他們兩個的挑撥全部通過大屏幕播放了出來。

  在他們想要抗議的時候。

  丁躍年拿起話筒,指著他們呵斥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將會把被拉入華夏國醫學界的黑名單,沒有醫德也就算了,事到如今,你們卻還不知悔改,如果讓你們繼續做醫生,那么將來還不知道會被你們害死多少人?”

  此話在體育館里響起之后。

  那些跟在邵滿洪和黎振發身后的人全部當起了縮頭烏龜。

  孤立無援的邵滿洪和黎振發,耳朵里頓時嗡嗡作響,感覺天旋地轉了起來,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被拉入醫學界的黑名單,以后他們在華夏國的醫學界將再也沒有立足之地。

  只是一個瞬間。

  他們是萬念俱灰,感覺渾身的力量全部被抽干了,直接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整個人是變得呆傻了起來,完全像是一灘爛泥了。

  丁躍年皺眉道:“相關的保衛人員請立馬將他們兩個帶出體育館。”

  負責維持秩序的保衛人員隨即將呆傻的邵滿洪和黎振發給強興拖拽了出去。

  孔耀年對此是憐憫的搖了搖頭,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正所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年不可活。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黎振發和邵滿洪吸引的時候。

  季韻寒朝著沈風走了過去,她實在壓制不了心里面越來越強烈的直覺,尤其是現在一直盯著沈風看,她心里面的直覺更加的一發不可收拾了起來。

  鐘伯想要去拉住季韻寒,可想到對方的性格之后,他微微嘆了口氣。

  反正他知道大小姐只是去試探一下,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的,最多是讓對方知道他們是故意在靠近,因為沈逍遙前輩的關系。

  季韻寒從沈風身旁經過之后,她腳下的步子一頓,喊道:“沈逍遙前輩!”

  見沈風坐在位子上無動于衷,根本沒有回過頭的意思,甚至連動也沒動一下。

  季韻寒心里面一陣失望,現在她是徹底的死心了,看來她的直覺真的是錯誤的。

  如果說沈風就是沈逍遙,在聽到這個稱呼后,應該會立馬稍微有一點反應的。

  也對,沈風太年輕了,而沈逍遙前輩實力那么強,根本不可能如此年輕的啊!

  倒是坐在沈風身旁的苗博厚等人回過了頭。

  隨后沈風才跟著一起回過了頭,臉上佯作布滿了疑惑之色,他的表情可以說是無懈可擊的。

  季韻寒略帶歉意:“不好意思,我可能認錯人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