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三十七章 反轉

  (女生文學)

  與此同時。

  正如沈風預料的那般。

  在去往同一個考核場地的人群之中,全都會有一名參賽者突然疾病。

  此刻。

  天海醫科大學的體育館里。

  抽取的影像正好是沈風那個考核場地外的,其他考核場地的畫面沒有播放出來reads();。

  在剛剛那個中年男人突然疾病,再到大部分參賽者冷漠的離開,最后沈風往回走到中年男人身旁,這一系列事情全部通過大屏幕呈現給了在場所有人。

  臺上的邱百興看著背后大屏幕里的畫面,他心里面是連連嘆氣,一種悲哀在身體里擴散。

  醫者仁心!醫者仁心啊!要是連仁心都沒有,還夠資格稱之為醫者嗎?

  在邱百興的身旁多了兩個老頭,一個后背有點彎的叫龐念達,另一個下巴上白胡子很長的叫丁躍年。

  他們是評委會中的另外兩個老頭,剛剛他們坐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宣布初賽開始的事情只要一個人就足夠了,不過,他們對這次大篩選的結果還是很好奇的。

  在初賽開始之后,他們是走了出來,準備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可以通過?

  這兩個老頭和邱百興一樣,他們都不是出生于什么醫術世家,可以在醫術界有如此德高望重的地位,全部靠著他們自己的努力。

  在很多年前,邱百興、龐念達和丁躍年被稱之為國內的三大醫圣。

  龐念達和丁躍年要比邱百興好上一點,因為他們最起碼有幾個拿得出手的徒弟,但是華夏國的醫術界不是靠著幾個人就能夠撐起來的。

  龐念達和丁躍年看著大屏幕里的畫面,同樣是心情不怎么好,他們心里執意的認為醫生就應該要救死扶傷,如果不是擔心最后沒有像樣的人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那么他們真想讓那些直接晉級的名醫也參加這次的醫德考核。

  畫面中倒地的中年男人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就連胡瘸子和苗博厚等人也覺察不出什么來。

  由于只是一個考核場地外的畫面播放出來,在場的人全部以為這是突發情況。

  苗博厚等人看著畫面中的沈風站在了中年男人的身旁,他們心里面是焦急萬分,十分鐘的時間馬上要到了啊!

  陳繼順走了出來,說道:“邱老、龐老、丁老,這個考核場地發生意外,是不是要立馬終止?”

  邱百興拿起話筒,說道:“比賽不會終止,已經有人過去救治發病的參賽者了,還是那句話,十分鐘沒有抵達考核場地,直接淘汰出局。”

  現在還不是公布這一切全部是考核的時候。

  陳繼順聽到邱百興的話后,他微微的愣了一下,他記得邱老不是這么不通情理的人啊!

  苗博厚和孔耀年等人全部皺起了眉頭來,難道沈風會在初賽就被刷下來嗎?

  可他們心里面認為沈風沒有做錯,難道這種時候要只當沒看見嗎?

  龐念達說道:“無規矩不成方圓,比賽有比賽的規則,既然參加了,那么就必須得要遵守。”

  坐在底下的郭力強、陸揚和喬子墨臉上布滿了憂慮,不停的看著手上的表。

  杜崢極為不爽的說道:“這不公平,沈老師這是想救人,憑什么要被淘汰出局?”

  許菡這次也認同杜崢所說的了,她站起來大聲說道:“沈老師剛剛跑到了第一個的,他是為了救人才走回去的,難道評委會這么不講道理嗎?”

  唐可心和蕭憶秋等人目光看著高臺上的三個老頭兒。

  在臺旁的季韻寒和鐘伯臉色也微微有些改變,他們也并不知道這次比賽的具體內容,如果沈風被淘汰出局了,那么他們來贊助這次的比賽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reads();。

  只是這時。

  天海醫科大學的校長秦瑞淵站了出來,喝道:“我同意邱老、龐老和丁老的決定,這是在比賽,不能因為突發意外就停止了,如果之后去國外比賽呢?難道也這樣嗎?最后只會給我們華夏國丟臉。”

  他心里面極為的得意,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就算沈風參加了選拔賽又如何?最后連初賽也通不過。

  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也覺得痛快無比,在他們眼里沈風應該是遠遠不如自己的,憑什么這個家伙能夠參加選拔賽?這樣直接被淘汰出局才對嘛!

  有邱老等人的話在先,莫威他們沒有什么顧忌了,紛紛站起身來力挺。

  “現在是選拔賽,當然一切都要以比賽為主了,剛剛邱老說的很明白了,作為一名醫生守時也很重要,不能夠在規定時間抵達的人,理所當然應該要被淘汰。”莫威聲音洪亮的說道。

  “不錯,絕對不能夠開這個先例,如果以后有人找借口說自己在比賽的過程中頭痛之類的,難道也要為了個別人停止比賽嗎?”方俊賢一臉公正的說道。

  聶芷琪也立馬說道:“這是在比賽,如果誰沒有遵守規則,那么被淘汰了不是很正常嗎?”

  邱百興等三個老頭,他們心里面是極為的不悅,秦瑞淵還是天海醫科大學的校長呢!這種人夠資格為人師表嗎?

  還有莫威、聶芷琪和方俊賢這三個腦袋被驢踢了的家伙,邱百興他們真想用巴掌去招呼,難道比賽真的要比一條人命還重要嗎?

  而此刻。

  沈風所在的考核場地外。

  趙義看了看時間之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前輩,十分鐘的時間到了,我們都被淘汰了啊!”

  一邊說著,他一邊在檢查中年男人的情況,奇怪的是這個中年男人癥狀在自我好轉起來。

  沈風淡然的說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準時到達的人才會被淘汰。”

  趙義認為沈風是在說笑,以此來緩解一下心情。

  只是沈風被淘汰太可惜了,他的師父還一直在期待這次沈風可以讓中醫崛起的啊!

  至于邵滿洪和黎振發等人已經來到了頂樓的考核場地,他們一個個全部心情很不錯。

  尤其是邵滿洪和黎振發,緩了緩氣之后,要準備接下來的比賽考核了,嘴角浮現著絲絲笑意,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孔老頭的難看臉色了。

  孔老頭不是力挺沈風這小子嗎?到頭來呢?連一個最簡單的初賽的也沒有通過,簡直是要讓他們笑掉大牙了。

  在頂層的考核場地里。

  有一個面容肅穆的老者坐著,他是等待這些人上來的,看了看時間之后,他站起身說道:“好了,該來的應該全部來了。”

  邵滿洪和黎振發等人全部以為對方要宣布接下來的比賽內容了。

  只可惜這個老者一臉厭惡的說道:“你們全部被淘汰了!說實話,你們不配做一名醫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