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二十八章 請收下我的膝蓋

  整個房間里顯得靜悄悄的。

  沈風沒有去理睬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杜崢,他對著陳繼順,說道:“去拿一個大一點的鐵桶或者鐵盆過來,把這幅油畫直接在房間里燒了。”

  這回陳潔雅咽了咽口水之后,第一個往房間外面奔跑而去。

  陳繼順不再用眼睛去看著墻壁上的油畫,他聲音有點顫抖的說道:“前、前輩,我孫女真的是因為這幅畫一直昏迷不醒的嗎?我和我女兒那晚也在房間里待過,我們兩個怎么沒事呢?”

  沈風隨口解釋了一句:“沒看到油畫中的場景嗎?死的全部一個個的嬰兒,相對而言,年齡越小的人,越容易受到這幅畫的影響,你的孫女應該是陷入了一種幻覺之中,所以才遲遲無法醒過來。”

  “至于其他事情你們不必了解那么多,只要將這幅油畫在你孫女面前燒毀,你孫女自然可以醒過來。”

  之前這幅油畫的溫馨寧靜,只是表面的一種現象罷了,所以說很多時候眼睛也會欺騙自己。

  杜崢從地上站起來之后,他的臉色依舊很是難看,他退到了唐可心等人的身旁,心臟狂跳不止,背脊骨上是一陣陣的發涼,他喉嚨里再也不敢發出聲音了。

  唐可心不去看油畫之后,情緒變得穩定了不少,她疑惑的看著沈風哥哥。

  曾經從沈安民和張雪珍口中了解到的沈風哥哥好像不是這樣的。

  在真正見到這個和她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之后,她是一次又一次的被震驚和驚喜到,難道說她的沈風哥哥還會法術嗎?要不然怎么能夠看出這幅油畫有問題的?

  沒一會之后。

  陳潔雅匆匆忙忙的拿了一個比較大的鐵盆進入房間。

  沈風在接過鐵盆之后,將其放在了正對著陳小美的地方。

  隨后,他走過去將墻壁上的油畫取了下來,對著陳繼順等人,說道:“把鐵盆里放滿紙點燃,讓火焰大一點。”

  陳小美的房間里有不少沒有用過的涂鴉畫紙,將不少畫紙放在鐵盆里面后,陳繼順隨即把鐵盤里的畫紙點燃了。

  房間里的窗戶開了出來。

  眼看著鐵盆里的火焰在越來越大,沈風將油畫放在了鐵盆里,同時讓陳繼順等人繼續往盆子里扔紙。

  看著油畫在火焰的燃燒下,竟然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火焰居然無法燒著這幅油畫?

  不僅如此,油畫上一個個嬰兒的臉變得更加恐怖了,眼睛好像在盯著陳繼順等人,身子仿佛在畫中的鐵桿上微微晃動著。

  不停往鐵盆里扔紙的陳繼順、苗博厚和胡瘸子等人,他們嚇得身體一個哆嗦,拿在手里的畫紙掉落在了地面上。

  沈風看到普通的火焰無法燒毀這幅油畫,他在心里面自語了一句:“有點意思!”

  手掌一翻。

  從他的掌心里頓時冒出了有兩粒芝麻大小的無極帝火。

  隨手將金色的無極帝火彈入了鐵盆里,極力的控制著無極帝火的溫度,要不然站在一旁的苗博厚等人也會受不了的。

  胡瘸子他們看到了從沈風手掌心里冒出的小火苗,這可不是在變魔術啊!正常人手掌心里怎么會有火苗冒出呢!

  只見金色的火苗在觸碰到油畫之后,這幅原本燒不毀的油畫頓時燃燒了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

  一道道嬰兒的啼哭聲頓時在空氣中響起,苗博厚等人身子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他們感覺全身發冷的厲害。

  在火勢燒起來之后,沈風隨手將無極帝火收了回來。

  隨著這幅油畫慢慢全部燒毀之后,只見陷入昏迷之中的陳小美,眼皮抖動了一下后,漸漸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到了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終于是百分之百的相信,陳小美的昏迷的確是這幅油畫在作怪。

  陳潔雅看到自己的女兒茫然的醒過來之后,她激動的熱淚盈眶,沖過去不顧一切的將女兒抱在了懷里。

  沈風看著沒有了火焰的鐵盆,剛剛無極帝火的溫度是集中在油畫上的,這個鐵盆自然不會被燒毀了。

  只見鐵盆里多出了一塊正方形的金屬片,長和寬大約有二十厘米。

  這塊金屬應該是夾在油畫之中的,剛剛沈風只是讓無極帝火將油畫燃燒起來之后,其余普通的火焰就可以順勢繼續燒下去了。

  所以這塊夾在油畫中的金屬,沒有真正接觸到無極帝火,而普通火焰也沒有能夠讓其融化。

  沈風將鐵盆里的這塊金屬片拿在了手里。

  這塊正方形的金屬材質不一般,在上面刻畫著一幅地圖。

  在沈風心里面思索之際。

  陳繼順拉著陳潔雅在沈風面前跪了下來。

  “沈前輩,這次真的感謝您救了我孫女,如果沒有您出手的話,那么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救醒小美了。”在見識到沈風這等特殊的手段之后,陳繼順喊出前輩這個稱呼的時候,可以說是越喊越順口了,再說自己的孫女也是被沈風所救的。

  蕭憶秋美眸里的異彩閃爍不停,她看著沈風的時候,心臟竟然自主加快了,而且在越跳越快,這是她第一次對一個異性有這種感覺。

  她在心里面嘟囔道:“一百分的滿分男人?他真的只有一百分嗎?看來滿分一百分還是太少了,他要遠遠高于滿分一百分!”

  許菡美眸里充滿了崇拜之色,這個世界上怎么可以有如此優秀的男人?治得了疑難雜癥,打得了妖魔鬼怪,簡直是像是開了外掛一樣。

  在許菡眼里剛剛的那幅油畫就是鬼怪了,她湊近蕭憶秋低聲說道:“憶秋,從今天起,沈老師是我唯一的男神,我要和你公平競爭。”

  蕭憶秋愣了一下之后,笑道:“這么優秀的男人,我們的競爭對手會不少。”

  站在一旁的唐可心聽到了她們的談話,她的臉頰瞬間變得紅紅的,也不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愣了好一會的杜崢,終于是回過神來了,這次他是徹徹底底的被沈風的手段給征服了。

  從之前治療胡瘸子,再到如今的油畫事件,簡直是炫酷拽霸吊炸天!

  如果可以和沈風學兩手,那么將來會找不到喜歡的女人嗎?

  杜崢是對蕭憶秋徹底死心了,可以說他是完全想通了,反正今天丟臉丟到家了,倒不如痛痛快快的遺忘吧!

  “噗通!”一聲。

  杜崢朝著沈風跪了下來,說道:“沈老師,請您收下我的膝蓋,我想跟您學本事!”(。)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