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二十七章 血嬰圖

  看到陳繼順的行為之后,苗博厚等人知道肯定是被沈風給說中了,他們臉上的神色驚疑不定的,還是無法一下子相信沈風所說的,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嗎?

  陳潔雅回過神之后,她的情緒沒有剛剛那么失控了,只是默不吭聲的站在了一旁,眼神有點復雜的看著墻壁上掛著的油畫。本章節愛有聲,請()

  看到端著一杯熱水在沖過來的陳繼順,站在房間門口的唐可心、許菡和蕭憶秋退了出來,給陳繼順讓出了很大的空間。

  退出房間的許菡,低聲問道:“可心,沈老師是你哥哥,你知道沈老師要做什么嗎?”

  唐可心搖了搖頭之后,說道:“不管沈風哥哥要做什么,我相信他肯定可以治療好陳校長孫女的病。”

  蕭憶秋點頭同意:“雖然沈老師說的話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難道之前胡老的膝蓋被一下子治療好,這就正常了嗎?沈老師應該有他的用意。”

  杜崢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跟著一起退了出來,他低聲說道:“唐可心,我首先聲明,我不是要說你哥哥的壞話,不過,這一套我總感覺像是施法驅魔的騙子,難道你們真的相信有人會因為一幅普普通通的油畫而昏迷不醒嗎?我們生活在現實世界中,記住我們不是在神話里。”

  “當然我不否認之前他的針法很震撼人心,但現在和剛剛不同,完全是兩種概念,要是這次他真的能夠證明,陳校長的孫女是因為這幅油畫得的病,那我就徹底對他心服口服。”

  在杜崢說話之間,走進房間里陳繼順已經把一杯熱水遞給了沈風。

  同時唐可心等人沒有搭理杜崢了,她們重新走進了房間里。

  杜崢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緩緩吐出,在心里面自語道:“現在是什么時代了,還來搞以前舊社會的這一套,真不知道憶秋是怎么想的?她不是從來不會相信這種事情的嘛!”

  在心里面自語了一陣之后,他也重新擠進了房間里。

  沈風看著墻上框裱起來的油畫,他將杯子里的熱水往油畫上潑去。

  這一潑之中夾雜了靈氣。

  靈氣是用來讓熱水完全擴散開來的,可以說這杯熱水均勻的潑在了整幅油畫之上。

  這幅油畫并沒有被熱水而損壞。

  沈風隨手將杯子放在了一旁,在房間里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說道:“等一會時間。”

  陳繼順和陳潔雅情緒復雜的沒有開口,苗博厚等人自然更加不會在這個時候說話了。

  倒是杜崢忍不住站出來,問道:“沈老師,我對你之前的中醫造詣的確是佩服,但你確定陳校長孫女的病和這幅油畫有關嗎?”

  說話之間。

  杜崢走到了那幅油畫前,他喜歡蕭憶秋有好多年了,沈風的出現讓他有了嚴重的危機感,在他看來或許沈風是無法治療好陳小美的病,所以編出這么一套說辭的,畢竟陳小美的病可能要比之前胡瘸子的腿更加難以治療。

  杜崢看著掛在墻壁上的油畫,說道:“沈老師,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看這幅油畫,里面所畫的人物和場景多么的溫馨,還有整幅油畫給人一種陽光燦爛的感覺。”

  杜崢一邊指這幅油畫,一邊轉頭看向沈風。

  只是在他轉頭的時候,只見這幅油畫的表面在快速的褪下一層顏色。

  很快,原本油畫中的溫馨畫面消失不見了。

  現在的油畫之中是血淋淋的場景,一個個被開膛破肚的嬰兒,其腦袋被鐵絲穿過,掛在了一根根高高的鐵桿之上。

  這些嬰兒畫的栩栩如生,腸子從他們破裂的肚子里流出了一截,臉上是一種極為滲人的恐怖表情,他們的瞳孔全部呈現一種白色,而白色之中又有紅色點綴著。

  在鐵桿底下的地面上,站著一個面目猙獰的男人,他舌頭伸出,應該是在舔著嘴唇,眼睛看著鐵桿之上一個個掛著的嬰兒。

  整幅油畫以血紅色為主。

  沈風可以感覺出這種血紅色其中含有鮮血,不光光只是顏料這么簡單,而且其中的鮮血是嬰兒的。

  應該是將嬰兒殺死之后,取出來的怨氣之血。

  油畫中一共有十個嬰兒被高高的掛在鐵桿之上,沈風可以感覺出這幅油畫中也蘊含了十個嬰兒的鮮血。

  怨氣之血長時間在油畫里凝聚,而且這幅油畫里的場景和十個不同嬰兒的怨氣之血相互聯系了起來。

  當然最重要是,如果沈風沒感覺錯誤的話,那么這幅油畫曾經應該長期被放置在一個死人比較多的地方。

  這可以說成是一幅血嬰圖了,而且是一幅充滿了怨氣之血的血嬰圖。

  之前油畫上的溫馨畫面,只是表面的一層顏色,遇熱水就會徹底溶解開來,隨后便會展現出這幅油畫真正的面目了。

  陳繼順和陳潔雅看到墻壁上那幅油畫的詭異變化之后,他們腳下的步子不由的退后了一步,臉上露出了極為驚恐的表情,他們看到畫中恐怖的嬰兒好像眨了一下眼睛?

  苗博厚和胡瘸子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來了,剛剛那么溫馨的一幅油畫,怎么轉眼間變得如此恐怖了?

  許菡、唐可心和蕭憶秋臉色有點發白,她們三個畢竟是女生啊!

  正說的興起的杜崢,看到眾人的變化之后,他心里面充滿了疑惑,不由的轉頭重新看向了油畫。

  血淋淋的恐怖畫面瞬間印入了他的視線里,最重要的是他靠的比較近,他不知道是不是產生錯覺了,那個站在鐵桿底下的男人,對著他更加猙獰的笑了起來,甚至他產生了一種恐怖的幻聽,耳朵里傳來了一聲聲嬰兒恐怖的啼哭聲。

  原本從容淡定的杜崢,他瞬間被嚇得臉色慘白無比,剛剛他說的是頭頭是道,現在嚇得心臟都要從胸口里跳出來了。

  他雖然長得極為的碩壯,但還是經不住這么突如其來的恐懼。

  想要快速的遠離這幅油畫,可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栽了一跟頭。

  在屁股落地的時候。

  “吥——”的一聲。

  他放了一個極長無比的屁,他被嚇得實在控制不住了。

  好在,他的膽子還算大,沒有被嚇得直接拉出屎來。

  這個屁來的太是時候了,尤其是在這種恐怖的環境之下,頓時讓苗博厚等人有一種想笑的感覺,緩解了一下恐怖的氣氛。(。)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