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二十六章 畫有問題

  陳繼順發覺了女兒臉上露出的表情,剛剛在電話里沒有說的很清楚,他只是說會帶一個神醫回來,這次一定可以治療好孫女小美的病。

  萬一陳潔雅怠慢沈風就不好了,陳繼順立馬將胡瘸子的腿被治療好的事情說了一遍。

  胡瘸子配合的走了兩步。

  陳潔雅自然認識胡瘸子胡善青的,剛剛并沒有太過的注意,此刻看到胡瘸子的腿不再一瘸一拐了,她美眸里重新燃燒起了希望。

  要知道胡瘸子胡善青自己就是名醫,既然沈風可以治療好胡瘸子的腿,那么醫術肯定要在胡瘸子之上的。

  事實擺在眼前。

  陳潔雅隨即忽略了沈風過于年輕的外貌:“沈醫生,剛剛是我以貌取人了,我在這里向您道歉,請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兒,如果小美離我而去,那么我也不想活了。”

  陳繼順剛才介紹的時候,他稱呼沈風為沈前輩的,陳潔雅并不是中醫界里的人,所以她才比較恭敬的稱呼其為沈醫生。

  沈風隨口安慰了一句:“放心,你女兒會醒過來的,先帶我去看看你女兒的情況再說。”

  一行人走進了屋子之后。

  陳潔雅將沈風等人領到了她女兒陳小美的房間里,她的老公是入贅到陳家來了,所以女兒跟她姓陳。

  陳小美的房間布置的很卡通,充滿了小女孩的氣息,里面擺放著不少的洋娃娃。

  只見一個五到六歲的小女孩安靜的閉著眼睛,在醫院里,醫生根本也沒有具體的治療方案,最后在陳繼順的提議下,還是把陳小美接回了家里治療。

  沈風走到了陳小美的身旁,手掌輕輕放在了對方的腦門上。

  在場的其余人目光全部定格在了沈風的身上,一般來說中醫不是要把脈的嗎?

  沈風怎么把手按在陳小美的額頭上了?中醫里好像沒有把額頭的吧?

  片刻之后。

  沈風把手移開了陳小美的額頭,陳潔雅一行人在等著他開口。

  可沈風沒有要開口說的意思,他開始仔細打量起了這個房間。

  很快,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正對著陳小美的一堵墻上,在這堵墻上掛著一幅古樸的油畫。

  油畫里倒是挺溫馨的,畫的是一個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在一片望不到盡頭的廣闊天地里,她的父母跟在其身后面帶笑容,整幅油畫給人一種心情舒暢的感覺。

  沈風走到了這幅油畫前,問道:“這幅畫是從哪里來的?”

  聞言。

  陳潔雅皺了皺眉頭,為什么沈風不看病,倒是關心起這幅油畫來了?

  其余人心里面也疑惑的很,包括唐可心和蕭憶秋等人。

  “前輩,您很喜歡這幅畫嗎?”陳繼順問道。

  轉而,不等沈風回答,他又對著陳潔雅,說道:“小雅,你留著這幅畫也徒增傷感,你應該要面對現實了,人要往前看,不要總是回頭。”

  陳潔雅眼眶紅了起來,哽咽道:“可、可這是他留給我們母女唯一的念想了。”

  這老頭以為他看上這幅古樸的油畫了?沈風心里面苦笑了一聲,說道:“我不喜歡這幅畫,我只想知道這幅油畫是從哪里來的?”

  陳潔雅收起了眼淚,懇求道:“沈醫生,您可以先治療小美嗎?”

  沈風搖了搖頭。

  見沈風搖頭,苗博厚等人更加疑惑了,心里面隱隱的有點不舒服,他們不明白沈風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答應了來替陳小美治療的,現在怎么一直問那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唐可心見昏厥中的小女孩陳小美很可憐,在她想要開口的時候。

  沈風說道:“你女兒的病和這幅畫有關,也可以說完全是這幅畫造成的。”

  此話一出。

  在場的所有人微微愣了一下,其中陳潔雅第一個回過了神來,她的情緒變得異常激動了,吼道:“你在胡說什么?這幅畫是我老公留給我們母女的,你的意思是我死去的老公在害小美嗎?你立馬給我出去,這里不歡迎你。”

  沈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理解陳潔雅的心情,看了眼陳繼順,問道:“還要不要往下治療?你們自己決定。”

  陳繼順、苗博厚和胡瘸子在聽到沈風的話之后,他也覺得這是無稽之談啊!只是一幅油畫而已,怎么可能和陳小美的病扯上關系呢!要不是之前他們見識了沈風的醫術,恐怕他們也要開口趕人了。

  唐可心的身子緊繃了起來,整個人顯得很緊張,她不知道自己的沈風哥哥到底要做什么?

  許菡之前變成了沈風的腦殘粉,可她現在也忍不住皺眉。

  而蕭憶秋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至于杜崢這貨,他倒是有點幸災樂禍了起來,他認為這完全是在扯淡,他看著房間的這幅畫挺不錯的,還能夠讓他寧心靜氣下來,這幅油畫怎么可能會讓人得病呢!

  猶豫了一下的陳繼順,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說道:“小雅,你冷靜一點,讓我來先給前輩說一說關于這樣油畫的事情吧!”

  隨后,他將這幅畫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原來是之前陳潔雅的老公李濱在國外出差。

  當陳潔雅再次和自己的老公見面的時候,面對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體了。

  她的老公李濱在國外出車禍死了,身子被裝了貨物的大卡車碾過,直接是當場死亡。

  這幅油畫是李濱在國外買的,算是他留下來的一件遺物了。

  陳小美在看到這幅油畫后,非常非常的喜歡,讓她的媽媽陳潔雅把這幅畫掛在了自己的房間里。

  聽完了這幅油畫的來歷之后。

  沈風點了點頭,說道:“問題的確是來自于這幅油畫,去倒一杯熱水來。”

見沈風再次說這幅油畫有問題,陳潔雅又控制不住情緒了,這是她老公留下的遺物啊!在她看來沈風是在詆毀自己死去的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