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二十章 的確可以

  胡瘸子之名在中醫界很響亮。

  天海中醫學院雖然不缺老師,但缺少真正有實踐經驗的名醫。

  來這里上學的人,大多數對中醫有著一些執著的,這次學校好不容易請來了胡瘸子講課,他們自然不希望胡瘸子離開的。

  整個教室里的學生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

  坐在第二排的兩個女生,其中一個身上有一種典雅的美,如同是一片平靜的湖面,不會掀起任何一絲波瀾,她叫蕭憶秋,天海中醫學院里名副其實的校花;另一個比較俏皮可愛的女生,她叫許菡。

  坐在蕭憶秋和許菡身后的一個大塊頭男生,他低聲說道:“憶秋,想知道一點小道消息嗎?我聽說了這個轉校生和天海醫科大學有關系。”

  蕭憶秋矯正道:“叫我全名。”

  大塊頭男生杜崢一臉委屈的說道:“咱們兩個好歹也是青梅竹馬啊!小時候,我還保護過你呢!不就是一個稱呼嘛!不用和我這么計較吧?”

  蕭憶秋思索了兩秒之后:“想起來了,小時候你的確站出來保護過我,最后被人欺負的哭鼻子,好像是我打跑了那些人。”

  杜崢是更加的委屈了:“蕭憶秋,沒你這么揭人短的。”

  許菡開口道:“杜崢,別賣關子了,說說你知道的事情。”

  杜崢正好有個朋友在天海醫科大學念書,關于昨天發生在醫科大學體育館的事情,他從這個朋友口中得知了。

  他將昨天發生天海醫科大學體育館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又將聽說的當年沈風和秦雪薇的事情也說了一下。

  隨即,他又上了天海醫科大學的論壇,找到了關于沈風的貼子,里面正好有照片的。

  他將手機遞給了許菡,說道:“看吧!絕對沒錯了,站在門口的那家伙應該就是天海醫科大學的笑話,根據貼在里所說,當年他應該是自殺了。”

  “不過,我朋友說沈風當年應該是裝死,為了讓當年天海醫科大學的校花秦雪薇內疚。”

  蕭憶秋只看了一眼手機,她的表情始終沒有太大的變化。

  許菡盯著手里沈風的照片,她又看著教室外的沈風,低聲說道:“不會吧?我怎么感覺這個帥哥越長越年輕了?而且我感覺他好有氣質啊!那個叫秦雪薇的該不會是瞎了眼睛吧?”

  杜崢不服氣的說道:“許菡,男人長得好看有什么用?這個叫沈風的肯定是一個窩囊廢。”

  “要不是我們中醫學院和醫科大學一直是競爭關系,昨天苗老校長肯定不會讓沈風的妹妹來我們學校念書的。”

  在杜崢說話之間。

  教室里的其余學生也紛紛開口了。

  “苗老校長、陳校長,我們要胡老給我們上課。”

  “對啊!胡老在中醫上有深厚的底蘊,我們可以從胡老身上學習到很多,以后很少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聽著教室里學生的提議。

  胡瘸子是滿臉笑意的看著苗博厚等人。

  苗博厚和陳繼順面露難色,其中苗博厚說道:“老胡,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了,沒必要和我這樣吧?”

  胡瘸子說道:“規矩就是規矩,除非這個學生有可以讓我滿意的中醫水準。”

  這不是為難唐可心嘛!

  沈風看著自己妹妹局促的模樣,他雖然知道這個老頭沒有惡意,但也實在太頑固了一點。

  “就你這點中醫造詣,還不讓人踏入教室,你以為自己是誰?”沈風終于開口了,既然自己妹妹要在這里上學,那么總不能讓她今后受委屈了。

  沈風此話一出。

  不管是苗博厚和胡瘸子等人,還是教室里的學生,頃刻間全部看向了沈風。

  這次就連苗博厚和陳繼順也眉頭直皺,胡瘸子畢竟是中醫界的名醫啊!這么說未免太過份了一點。

  胡瘸子率先反應了過來,冷聲說道:“年輕人,好大的口氣啊!聽你這么說,你認為自己的中醫造詣在我之上了?”

  停頓了一下之后,他饒有意味的繼續說道:“如果你可以證明你比我厲害,那么我當眾給你道歉,就算是給你下跪也可以,我胡善青向來一口唾沫一個釘,你讓我心服口服,我從此以后再也沒有任何規矩。”

  見胡瘸子較真了起來,陳繼順急忙說道:“胡老,您……”

  胡瘸子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別和我廢話,現在有人看不起的我的醫術,你是要我只當沒聽見嗎?”

  教室里的杜崢搖頭低聲道:“許菡,你看吧!這種人典型的沒本事又喜歡亂放屁,胡老是誰?這小子的中醫造詣會比胡老還厲害?如果是真的,那么我當眾脫了衣服和褲子。”

  許菡雖說覺得沈風挺有氣質,越挺帥的,但她也不認為沈風在中醫上有多厲害。

  剛剛她已經了解過沈風,對方只是一個連天海醫科大學都沒有畢業的人,再說中醫是講究資歷的,一般來說越老的中醫,其醫術越是高。

  蕭憶秋仿佛對眼前的事情沒有興趣,靜靜翻著桌子上的醫學書。

  苗博厚對于沈風的行為,心里也有點不悅,可他還是說道:“老胡,你和一個晚輩計較有意思嗎?”

  胡瘸子說道:“做人還是要腳踏實地,我最不喜歡滿口放空話的人了。”

  沈風平淡的說道:“你的右腿……”

  不等沈風說話,胡瘸子冷笑道:“只要不是瞎子,誰都看得出我這條右腿有問題,這就是你要證明的醫術嗎?”

  沈風開口道:“上了年紀了,最好不要這么急躁,我是想說你連自己的右腿也治不好,還有臉在這里教別人?”

  胡瘸子頓時怒了,他在中醫界好歹有些影響力的,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說成這樣,他如何能夠忍受的?

  “這么說你可以治療好我的腿?”胡瘸子嘲諷的問道。

  “我的確可以。”沈風回答的很自然。

  聽到沈風的回答之后,胡瘸子要氣瘋了,沒這樣吹牛的啊!真以為他是傻子了嗎?

  唐可心拉著沈風的衣角,畢竟她沒有見識過沈風的醫術,雖說她相信自己的沈風哥哥,但還是不由的緊張了起來。

  苗博厚現在有點后悔了,昨天他覺得沈風的一舉一動有些不簡單,可現在聽到沈風“狂傲”的話后,他覺得之前肯定是自己的錯覺。

  陳繼順看了眼苗博厚,他早就勸過了啊!可惜苗博厚不聽他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