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一十八章 爬蟲永遠是爬蟲

  聽到唐可心答應了下來。

  苗博厚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要是他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唐可心還是拒絕,那他真的要沒臉見人了。

  將自己的聯系方式告訴了唐可心之后,苗博厚說道:“明天到中醫學院了打我的電話。”

  唐可心記下了苗博厚的聯系方式后,她急忙有禮貌的說道:“謝謝苗老校長。”

  苗博厚擺了擺手,笑道:“老頭子我眼睛還沒有瞎,從你剛剛表現出的倔強,倒是讓我想起自己年輕時候的脾氣了,當然現在我還是沒有改變。”

  秦雪薇和嚴景輝看到苗博厚要為唐可心出頭,他們不禁臉色更加冷了幾分。

  或許像秦瑞淵這樣的人并不知道,其實苗博厚當年救過京城一位大人物,現在這位大人物有八十多歲了,目前還活在世上。

  這位大人物算是欠苗博厚一個人情,到了現在那位大人物一直沒有把這個人情還上呢!

  因為苗博厚從始至終沒有去求過任何事情,包括苗家嫡系一脈的人,想要讓他出面去接近那位大人物,最后全部被這個老頭子拒絕了,而嫡系一脈的人又實在拿他沒辦法。

  關于苗博厚的這件事情,在天海知道的人并不多,那位京城的大人物也不喜歡自己的事情被張揚,像秦瑞淵這樣秦家旁系的人,以為苗博厚只是苗家旁系的人罷了,所以他剛剛才敢不顧及苗博厚的面子。

  秦瑞淵只是秦家旁系的人,在秦雪薇看來這樣的人隨時可以犧牲的,這也是她剛剛沒有及時提醒對方的原因了。

  況且雖說京城一位大人物欠了苗博厚一個人情,但是那位大人物不可能為了一個人情,將他們秦家給滅了的,他們秦家在天海也不是阿貓阿狗級別的家族。

  再說他們秦家一直和京城的大家族在攀關系,只是如果苗博厚真的發起瘋來聯系了那位大人物,對秦家來說也是一個麻煩。

  雖然秦雪薇很不喜歡唐可心,但今天她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天海是她的天下,唐可心不是為她的哥哥自豪嗎?

  那么之后秦雪薇就讓唐可心親眼看到沈風像只癩皮狗一樣趴在地上求饒。

  沈風沒興趣在這里久留了,他是來帶唐可心回去一起吃飯的,他說道:“可心,我們走吧!明天我陪你去中醫學院報道,爸媽也來了天海,在等我們吃飯了。”

  唐可心聽到張雪珍和沈安民也來了天海,她的心情立馬變得好了起來,說道:“沈風哥哥,那我們走吧!不要讓爸媽等太久了。”

  說完,唐可心又對著苗博厚道謝了,而沈風也微笑著對苗博厚點了點頭。

  苗博厚見識的人也多了,可他總覺得自己看不透這個年輕人,直覺告訴他這個年輕人真的不簡單。

  秦瑞淵看到沈風和唐可心想要離開了,他又看了眼秦雪薇。

  見秦雪薇沒有任何表示,他沒有去阻攔了,再說現在沈風他們是離開,他有阻攔的資格嗎?

  可樣子還是要做足的,他好歹也是天海醫科大學的校長,一臉痛心疾首的指著一步步往外走的沈風,喝道:“大家看看這個家伙,你們千萬可不要學他。”

  “他是我們醫科大學的恥辱,他當年連我們學校也沒有畢業,你們將來都是華夏國醫學界的棟梁之才。”

  “這次國內的醫術選拔賽在我們學校的場地舉辦,到時候你們可以去觀摩觀摩,肯定會對你們受益良多的。”

  “而這個我們學校的恥辱,恐怕他連醫學的基礎知識都忘了,你們要是向他學習,那么將來只有做人下人的份。”

  在場的女同學倒是沒有開口了,只是那些男同學又嘰嘰哇哇了起來。

  唐可心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沈風手指點了一下唐可心的眉心,說道:“別一直皺著眉頭,不好看。”

  唐可心隨即松開了眉頭:“沈風哥哥,你是最棒的,我永遠都相信。”

  沈風笑了笑,淡淡的說道:“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那又如何?”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弱者不可能永遠是弱者,強者也不可能永遠是強者!”

  聲音輕飄飄的在體育館里回蕩開來,沒有說的激情澎湃,可沈風的聲音卻仿佛有一種魔力一般,尤其是在場年齡最大的苗博厚,身體里忽然有一種熱血流動的感覺,他在心里面自語道:“不科學啊!這小子有多大了?我怎么感覺他歷經滄桑,看透了一切呢?”

  秦瑞淵冷聲說道:“連一個大學也沒畢業的人,你這輩子都沒有登頂的機會了。”

  他走到董安娜的身旁,很滿意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剛剛董安娜表現的不錯。

  沈風倒差點把這個女人給忘了,剛剛她欺負過唐可心的。

  身體內的靈氣透出,快速的朝著秦瑞淵的手臂掠去,控制著他的手掌再度拍向了董安娜的肩膀。

  董安娜在秦瑞淵這個校長面前是恭恭敬敬的。

  可這一次秦瑞淵被靈氣控制的手掌,從董安娜的肩膀處一路滑了下去。

  有了靈氣的控制。

  “撕拉——”一聲,在別人看來董安娜的衣服瞬間被秦瑞淵給撕開了,她的衣服立馬從身上滑落。

  董安娜瞬間愣住了。

  在場的其余人也瞬間愣住了。

  秦瑞淵剛剛感覺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了,可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真的是百口莫辯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要他如何說的清楚?

  在場的男同學一個個全部瞪大眼睛盯著董安娜的身子看。

  秦瑞淵這個校長太給力了啊!竟然當眾撕了董安娜的衣服?

  董安娜回過神來之后,她立馬蹲下身子捂住了上半身,她心里面很不是滋味,臉色有點發白,恐怕今天過后,她也要成為學校里的一個笑話了。

  秦雪薇看了一眼秦瑞淵,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說道:“你自己處理這里的事情。”

  話音落下。

  她和嚴景輝一起往體育館的外面走去了。

  秦雪薇腦中回想著剛剛沈風所說的話,她覺得很是可笑,下水道里的爬蟲永遠都只是爬蟲,不可能飛上天空成為巨龍的。

  嚴景輝說道:“雪薇,我可完全是為了你,要不然這只爬蟲,我早就一腳踩死他了。”

  “不過,現在我也覺得讓他死的太快沒意思,還是說什么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呢!他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