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一十六章 開除

  整個體育館里瞬間安靜了下來。ΔΔ

  剛剛從音響里傳出的聲音,在場的所有人全部聽到了。

  沈風這個曾經天海醫科大學的笑話,如今的很多在校學生全都聽說過的。

  因為唐可心容不得別人說沈風的不好,所以從前只要有人說沈風的壞話,她都會上前去理論,久而久之,在學校里有一些人知道她是沈風的妹妹,但還有很多人并不知道這件事情。

  站在臺上的秦雪薇臉上浮現一抹不耐煩,這是她第一次和唐可心見面,她沒想到沈風還有一個妹妹在天海醫科大學念書。

  坐在臺下的嚴景輝瞇起了眼睛,他和秦雪薇會在之后秦家的壽宴上正式訂婚,在他眼里秦雪薇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不想自己的女人一直和垃圾扯上關系。

  在秦雪薇看來沈風當年完全是在裝死,對于這么一只喜歡裝死的臭蟲,她想要在秦家壽宴的時候,讓其當眾給她下跪道歉。

  這只臭蟲不是很喜歡自殺嗎?她要在壽宴上羞辱到沈風真的去自殺。

  之后的壽宴可是邀請了不少當年的同學,秦雪薇對沈風這只臭蟲很反感,尤其是在沈風自殺之后,她認為這種臭蟲死了也好,可命運卻讓這只臭蟲再度出現了,在她的眼里沈風連對她表白的資格也沒有,這是對她的一種侮辱,所以當年她狠狠羞辱沈風,將其尊嚴踩得稀巴爛。

  要不是秦雪薇有這樣的想法,嚴景輝早就動手讓沈風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面對在場所有人的一道道目光,唐可心沒有低下頭,只是身子緊繃的厲害,她知道自己不能低頭,為了自己的哥哥不能低頭,當初報考天海醫科大學,她是想要為沈風爭一口氣。

  一直聽沈安民和張雪珍說起沈風的事情,日積月累之下,這個哥哥在她心里面占有了一定的位置。

  董安娜幸災樂禍的將唐可心的名字,將她所在的系,所在的班,對著秦瑞淵頗為恭敬的說了一遍,她知道唐可心肯定要倒霉了。

  秦瑞淵的整張臉徹底黑了下來,他是秦家旁系之人,而如今秦雪薇在秦家內如日中天。

  原本想要趁著這次機會,和秦雪薇更加熟絡一下的,誰知道會有這樣的意外生。

  當年秦雪薇在學校里的事情,他也是聽說過的,只是那時候他還并不是天海醫科大學的校長,這次他是費了不少口水才把秦雪薇邀請來的。

  秦瑞淵自然也知道了唐可心是當年學校那個笑話的妹妹了。

  當年的那件事情鬧得挺大的,畢竟最后沈風消失不見了,據說是自殺了。

  所以,那時候秦瑞淵對沈風也有過了解,只是一個從山區里出來的窮小子罷了!他們秦家在天海是霸主級的家族,像這種窮小子活該被踐踏尊嚴,像這種窮小子就應該要老老實實跪地活著。

  秦瑞淵看了眼臺上的秦雪薇。

  見秦雪薇臉色平靜的不開口,他知道這是對方在等他的處理結果。

  他心里面吸了口氣,今天要是不能夠讓秦雪薇滿意,他知道自己恐怕立馬會被秦家邊緣化。

  秦瑞淵清了清喉嚨之后,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唐可心,喝道:“這位同學,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你完全無視了學校里的紀律,在臺上講話的是我們學校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你這么貶低我們學校最優秀的畢業生,你這等于是在貶低學校。”

  “你是當年那個男生的妹妹?當年的事情我也略有耳聞,你的哥哥好像是自殺的吧?說的在明白一點,你的哥哥在學校里有什么優秀的成績嗎?他完全是我們天海醫科大學歷史上的一個恥辱。”

  “我現在命令你立馬道歉,然后再寫一份檢討書。”

  唐可心牙齒微微咬著嘴唇,白皙的手掌不禁握成了拳頭。

  為什么要她道歉?她做錯了什么?她說錯了什么?

  當年明明是秦雪薇羞辱了她的哥哥,就算是再怎么高高在上的人,也不能夠這么侮辱人啊!

  拒絕的方式有很多種,為什么偏偏要以羞辱人的方式,將她哥哥的尊嚴全部踩碎呢!

  體育館里的學生。

  原本那些并不知道唐可心是沈風妹妹的人,他們眼睛里全部透露出了不屑是神色。

  唐可心貝齒將嘴唇咬得越來越用力了,甚至是溢出了絲絲鮮血,她的頭是始終沒有低下去,聲音有點低沉:“我沒有錯,我為什么向她道歉?”

  秦雪薇聞言,微微皺起了眉頭來。

  秦瑞淵捕捉到了秦雪薇的這一絲表情,心里面一個緊張,他喝道:“這位同學,你叫唐可心吧?我突然記起來之前有人舉報你在多次考試中作弊,我一直忙于這次校慶,才遲遲沒有追究這件事情的,你的行為已經非常惡劣了。”

  很明顯這是在污蔑了,誰會去他這個校長那里舉報。

  董安娜落井下石道:“秦校長,我可以作證,唐可心一直的確有考試作弊的行為。”

  秦瑞淵對董安娜的表現很滿意,他嚴肅的說道:“唐同學,介于你多次考試作弊的行為,而且今天在校慶上故意搗亂,甚至一意孤行的不愿意道歉,你繼續留在天海醫科大學也沒意義了,你被開除學籍的公告很快會公布出來的。”

  開除學籍?

  唐可心臉色蒼白了幾分,看著四周一道道嘲弄的眼神,她真的很想要哭,她當初來這里是想要幫沈風爭一口氣的,她不能就這么離開天海醫科大學,難道真的要低頭道歉嗎?

  眼眶里有淚水在打轉,唐可心忽然覺得好無助。

  整個體育館里顯得更加安靜了。

  “嗒!嗒!嗒!”

  一道道腳步聲在空氣中響起。

  臺上的秦雪薇看向這個腳步聲傳來的地方后,她的柳眉皺的更加緊了。

  在忍著眼淚的唐可心,眼眸中的神色微微一頓。

  沈風走到唐可心面前之后,伸出手輕輕摸了一下對方的腦袋,這個小丫頭太倔強了。

  “沈風哥哥!”

  愣了一下之后的唐可心,她撲進了沈風的懷里,一直忍著不讓眼淚滾落,她的聲音有點哽咽:“沈風哥哥,我不能哭,我不能哭,哭了就代表我錯了,我不能給沈風哥哥你丟人。”

  沈風看著懷里的唐可心,他拍了拍這小丫頭的后背,心里面隱隱浮現了一絲怒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