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零七章 贊助商

  項光振等人將沈風帶到了太乙門的大殿里。

  在越來越了解沈風之后,項光振等人表現的越發恭敬了。

  至于沒有了手腳的費超,完全是變成了一個傻子,被太乙門暫時關押了起來。

  在走進大殿之后。

  師豪彥快步來到了一張木椅旁,用衣袖仔細擦了擦椅子的表面之后,他急忙對著沈風,說道:“前輩,您請坐。”

  沈風可是會煉制傳說中的真正丹藥的,要是能夠獲得幾顆傳說中的丹藥,師豪彥每天睡覺都會被笑醒的。

  項光振和項恒鳴看到師豪彥這家伙如此會鉆空子,他們兩個真想把這家伙給一腳踢出去,這里是太乙門啊!這種拍馬屁的機會竟然被人給搶走了,簡直是太丟臉了。

  沈風隨意的坐在了師豪彥擦過的椅子上,跟在師豪彥身旁的師夢嵐一臉的無語,之前自己的父親還叮囑她不要對這個面具人太好奇,話里的意思就是讓她不要去接近這個面具人,可她的父親現在是想干嘛?堂堂北方師家的家主啊!可以不這么丟人嗎?

  看到沈風坐下來之后。

  項彬立馬說道:“前輩,我給您去倒茶。”

  項泰清瞪了一眼項彬,喝道:“你小子毛手毛腳的,給前輩倒茶的事情交給我來做吧!”

  項光振和項恒鳴眼眸一亮,這倒也是一個表現的機會。

  可項彬一溜煙已經跑了出去,氣的項泰清他們是握緊了拳頭,這小子實在太不像話了。

  沈風看了眼季韻寒之后,對著項光振等人問道:“她的爺爺在你們太乙門?”

  項泰清立馬說道:“前輩,您放心,季家老爺子的身體我們太乙門可以治療好,之前是一直缺少一味靈草,在前幾天正好搜羅到了那味靈草,我保證季家老爺子可以在兩天內恢復過來。”

  從前太乙門只保留住季家老爺子一口氣,那是因為要把季家老爺子真正救活,需要浪費不少珍貴的資源,如今自然不能夠再心疼那些珍貴的資源了。

  見沈風沒有開口,項泰清又說道:“前輩,這種事情用不著您親自出手了,剛剛我的兒子是因為完全死亡了,我們才束手無策的,而季老爺子一直留有一口氣,我們太乙門可以讓他恢復的。”

  既然太乙門有辦法,那么沈風也懶得出手了,他說道:“我想你們應該會說到做到了,要不然下次,我真的會讓你們太乙門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聞言。

  項光振等人心臟猛的一陣收縮,其中項恒鳴說道:“前輩,我們今后會保護好季家的安全,我們一定不會再錯下去了。”

  沈風微微點了點頭,項彬畢恭畢敬的端了一杯茶上來。

  鐘伯和季韻寒見太乙門如此保證,他們也沒有一定要讓沈風出手了。

  事情已經解決了,沈風不想在太乙門久留。

  在太乙門內應該會有一些煉藥的靈草,在沈風提出來這個疑問的時候。

  項光振等人帶著沈風去太乙門儲藏靈草的地方了。

  其中倒的確是有不少靈草的,可這些靈草大部分在仙界只是最低等的,甚至在仙界只屬于雜草。

  從其中選了幾種可以煉制丹藥的靈草之后,沈風說道:“我不會白拿你們太乙門的東西,我想以后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等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會給你們一些煉制出來的丹藥。”

  項光振他們知道這等大人物絕對不會食言的,他們頓時心潮澎湃了起來,一個勁的彎腰對沈風表示感謝,一旁的師豪彥心里面是羨慕嫉妒恨的。

  到手了一些靈草之后,沈風離開了太乙門,沒有讓鐘伯和季韻寒相送了,他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太乙門。

  對于沈風堅持要一個人離開,鐘伯和季韻寒不敢不聽。

  在臨走前,項光振等人恭敬的問了沈風的名字。

  沈風只是淡淡的說了三個字:“沈逍遙!”

  項光振和師豪彥等人牢牢的把這個名字記在了心里。

  一天后。

  太乙門一間古樸且奢華的房間里。

  除了鐘伯和季韻寒外,還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他便是季家老爺子季勝國。

  昨天在經過太乙門的全力救治之后,季勝國馬上就醒了過來,只要繼續調養,他很快可以自己站起來了。

  暫時坐在輪椅上的季勝國,聽完了這些日子發生的一些事情后,他嘆了口氣,說道:“不能夠親自感謝一下那位救命恩人,我心里面感覺很難受,這次要不是有這位沈前輩,恐怕不僅我們季家完了,老頭子我這輩子也無法醒過來了。”

  昨天季韻寒在看到自己的爺爺醒過來之后,在太乙門弟子的陪同下,她連夜離開了太乙門一趟。

  她咬了咬嘴唇,說道:“鐘伯、爺爺,我也想要報答沈前輩,昨天我又詳細的調差了一下之前那張銀行卡持有人的信息。”

  不知道為什么?季韻寒的心仿佛陷入了一個泥潭里,而沈風就是這個泥潭,讓她不停的淪陷下去。

  “這個叫沈風的年輕人,我想肯定和沈前輩有關系,他這幾天也都在我們港島。”

  “在之后有一個國際醫術大賽,而我們國內會舉行一個內部的選拔賽,這個叫沈風的人,他在選拔賽的名單之中。”

  “鐘伯,你說會不會其實這只是一層迷霧,沈風就是沈前輩?之前我們一直陷入誤區里了。”

  季韻寒皺眉思考著。

  鐘伯思索了片刻后,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個叫沈風的年輕人才多少歲?而沈前輩已經踏上修仙一途了,你認為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可以做到嗎?沈前輩會太多通天手段了,我敢拿我的腦袋保證,沈前輩和沈風不是同一個人。”

季韻寒點了點頭,她還是認同了鐘伯的話,她說道:“爺爺、鐘伯,我想要離開港島一段時間,既然沈風和沈前輩有關系,那么我決定要去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