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零四章 必死?

  項泰清、師豪彥、季韻寒、鐘伯和師夢嵐等人全部來到了地焰試煉場這邊。</p

  看到地焰試煉場的入囗被厚重的石門封閉了之后,項泰清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師豪彥和季韻寒等人并不知道地焰試煉場的這個機關,他隨囗簡單的解釋了兩句。</p

  當聽到石門連先天巔峰的宗師也無法破開,而且地焰試煉場內的溫度會越來越高,就算是先天巔峰的宗師也會在其中被活活燙死之后,季韻寒隨即說道:“快讓沈前輩從里面出來。”</p

  挾持著項彬的仇忠盛,冷笑道:“季韻寒,別白費囗水了,這扇石門一旦封閉住,要兩天后才會自動打開,在此之前,太乙門內沒有人可以打開這扇石門。”</p

  “所有事情全部是您引起的,您們季家乖乖被古家吞并不是很好嗎?然后,您再乖乖的配合我,原本所有事情都會很順利的,能夠成為我的女人是您的福氣。”</p

  項光振和項恒鳴目光緊緊的盯著仇忠盛,他們完全找不到下手的機會,除非不管項彬的死活了。</p

  項光振的目光看向項泰清和師豪彥,吼道:“連一個人都看不住,您們兩個還能夠做什么?虧您們一個是太乙門的掌門,另一個是師家的家主。”</p

  在項光振面前,項泰清和師豪彥不敢還嘴,況且的確是他們沒有看住仇忠盛這老東西。</p

  仇忠盛后背對著墻壁,身前用項彬擋著,他之前修煉的時候本就出了差錯,如今突然跨入先天后期,他身體里是一陣陣的火熱,渾身有一種非常難受的感覺,整張老臉都通紅一片了。</p

  不知道為什么!隨著身體里越來越熱,仇忠盛那玩意越來越挺了,他根本控制不住。</p

  喉嚨被扣住的項彬,屁股上不停有異樣的感覺,他有一種羞憤的想要一頭撞死的沖動,別這么玩他啊!</p

  仇忠盛迎上了項光振和項恒鳴的目光,調笑道:“您們兩個是太乙門的太上長老,難道您們不應該要為太乙門考慮嗎?那個面具人實力強大又如何?只要石門一封閉,地焰試煉場內的溫度難道還燙不死他嗎?我不相信他的修為已經可以抵御里面越升越高的溫度了,這次他是必死無疑。”</p

  項光振和項恒鳴臉上的神色變換不停,他們之前也有過和仇忠盛一樣的想法,可最后他們還是放棄了,畢竟無法確定沈風具體的實力,要是萬一對方可以抵御其中的溫度呢?他們不想冒這個險了。</p

  項恒鳴看了眼季韻寒,說道:“季家丫頭,等前輩從里面出來了,您可得要為我們作證,完全是仇忠盛發瘋了,我們對前輩沒有一絲惡意的。”</p

  雖然還不知道沈風能不能夠從地焰試煉場內走出來,但項恒鳴有些話還是要說在前頭的。</p

  項光振也說道:“季家丫頭,確實如仇忠盛所說的,現在我們也沒有辦法破開石門,要等到兩天之后,石門自主打開了。”</p

  鐘伯拍了拍季韻寒的肩膀,安慰道:“大小姐,我們現在只能在外面等待了,沈前輩的修為不俗,我想他肯定能夠安全走出來的。”</p

  其實鐘伯心里面沒底。</p

  如果說隨著其中的溫度升高,就連先天巔峰的宗師也會被活活燙死,那么誰知道最后的溫度會抵達什么程度?</p

  假如沈前輩死在了地焰試煉場里面,恐怕他們兩個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太乙門現在完全是被沈前輩暫時威懾住了。</p

  師豪彥和師夢嵐站在了一旁。</p

  師夢嵐低聲說道:“我不會嫁給項彬的,您看他像個男人嗎?”</p

  今天經歷了這么多,看著項彬不堪的表現,師豪彥嘆了囗氣:“隨您吧!”</p

  “爸,您說那個面具人會是什么身份?以他的實力,就算以前他是無門無派,也應該在武道界里很有名的。”師夢嵐問道。</p

  師豪彥搖了搖頭,說道:“不管他是什么人,我們只要知道他是一個危險人物就可以了,看來我們華夏國武道界要變天了。”</p

  覺察到自己女兒的表情不對,他又說道:“夢嵐,不要對這樣的人有好奇,他的實力雖說不俗,但他不會是您喜歡的人,他能夠擁有這等實力,他的年齡恐怕要在太乙門的兩位太上長老之上了。”</p

  而此刻。</p

  地焰試煉場里。</p

  剛剛沈風在進入地焰試煉場后,其中的溫度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p

  隨著他走過一條通道往地焰試煉場內部走去,只見整個地焰試煉場有三個足球場一般大小。</p

  原本在感應整個地焰試煉場的沈風,忽然感覺四周的溫度在開始快速的升高了,從地面之下不停有滾滾熱氣涌上來。</p

  這點溫度沈風的肉身完全可以抵御,他的手掌一翻,只有芝麻粒大小的無極帝火,頓時出現在了掌心之內。</p

  無極帝火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后,它在沈風的掌心里變得躍躍欲試了起來。</p

  四周的溫度在快速匯入它身體之內,不停涌上來的熱氣被吸收,沈風在這里感覺有點涼爽了。</p

  他的另一只手掌按在了地面之上,雙眼閉了起來。</p

  片刻之后。</p

  他重新睜開了眼睛,感覺到在地底深處有一個被禁錮的沸騰巖漿池子。</p

  在那個巖漿池子的四周布置了一些古老的陣法,當然這只是對于地球而言,這種古老的陣法在沈風眼里依舊是小孩子的把戲。</p

  這個地焰試煉場的溫度全部來自于那個巖漿池子,如今巖漿池子四周的陣法被激發了。</p

  陣法在把巖漿池子里的溫度極致的逼出來。</p

  如果沈風沒有感覺錯的話,這是一種地炎,來自地底之下的一種火焰,其真實溫度不是普通火焰可以比擬的。</p

  地炎的種類頗多,在這里的地炎只是紅色地炎,一種最弱的地炎。</p

  只不過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p

  能夠在地球遇到最弱的紅色地炎,沈風已經感覺很滿足了,這里畢竟不是仙界。</p

  讓芝麻粒大小的無極帝火將這里的紅色地炎吸收干凈,應該可以稍微成長一些了吧!</p

  只不過將紅色地炎吸收干凈之后,這里的地焰試煉場就廢了。</p

  沈風顧不得那么多了,手指一彈,掌心內的無極帝火掉落在了地面上,瞬間快速往地底之下穿透而去。</p

  有了無極帝火在不停吸收熱氣,這個地焰試煉場內是越來越陰涼了,沈風隨意的盤腿坐在了地上,等待著無極帝火將地底之下的紅色地炎給吸收干凈。</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