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零三章 封閉

  鐘伯和季韻寒留在了廣場上,沒有一起去地焰試煉場。

  沈風跟著項光振和項恒鳴走了二十分鐘左右,明顯可以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在升高,不過,勉強還在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范圍內。

  最終項光振和項恒鳴帶著沈風在一個古老的石室前停了下來。

  整個石室的門大開著,從里面不停有滾滾熱浪在席卷而出。

  普通人站在石室的門口肯定無法承受,皮膚上會出現大面積大面積的灼傷。

  項光振頗為恭敬的說道:“前輩,這里面就是我們太乙門的地焰試煉場,需要我們陪您一起進去嗎?”

  沈風隨口說道:“不用了。”

  說完之后,他便跨步踏入了地焰試煉場內。

  整個地焰試煉場非常之大,站在門口的項光振和項恒鳴看到沈風逐漸消失在了視線里后,他們臉上的表情變得極為復雜。

  在這個石室門口旁的墻壁上,其中鑲嵌著一塊拳頭大小的藍色晶石。

  這個地焰試煉場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傳承下來的。

  建造這個地焰試煉場的材料非同一般,就算是先天巔峰的宗師也無法破開的。

  只是如果將鑲嵌在墻壁上的藍色晶石打碎,那么地焰試煉場的入口頓時會被一扇厚重的石門給完全封閉住,同時整個地焰試煉場內的溫度會不停的升高、再升高,最后其中的溫度甚至可以將先天巔峰的宗師活活燙死。

  這塊藍色晶石需要先天后期的宗師才能夠打碎,而封住入口的石門同樣是先天巔峰的宗師也無法破開的,這個機關只有太上長老、掌門和一眾長老知道。

  項光振和項恒鳴的目光不約而同的集中在了藍色晶石上。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項光振搖了搖頭,說道:“罷了、罷了,這次的事情是我們太乙門引起的,不要再生事端了。”

  項恒鳴點了點頭,同意了項光振的說法。

  他們實在是不清楚這個面具人真正的實力,如果地焰試煉場的門阻攔不住呢?到時候太乙門只有血流成河的份,他們沒有勇氣拿太乙門作為賭注了。

  此刻。

  太乙門巨大的廣場之上。

  在沈風等人離開之后,整片廣場都是靜悄悄的,今天是太乙門一年一度的盛會啊!

  結果卻變成這樣的局面!以后每年的今天將會是太乙門的噩夢,他們還有勇氣在每年的今天舉辦盛會嗎?

  項泰清調整著呼吸,沒有去管血淋淋的臉頰,他的目光看向了鐘伯和季韻寒。

  既然項光振和項恒鳴做出了選擇,那么他哪有有反駁的能力?難道真的要讓太乙門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嘛!

  項泰清大步走到了季韻寒和鐘伯的面前:“韻寒,剛剛是我一時糊涂了,我和你們季家有著深厚的淵源,我可以保證,我們太乙門一定會將你爺爺全力治療好。”

  轉而,他又說道:“鐘伯,你曾經是我們太乙門的人,這次的事情是我們太乙門不對。”

  鐘伯和季韻寒看著高高在上的項泰清,在自己面前低下頭道歉了,這是他們曾經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他們知道這一切全部是沈前輩帶來的。

  遠處的費超一直處于白癡狀態,他的腦袋完全無法思考了,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整個太乙門都無法奈何得了面具人?兩位太上長老在面具人跟著也像奴才一樣?他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仇忠盛終于冷靜了下來,難道他要在這里等死嗎?可他的修為只有先天中期,而且身體內的五臟六腑受了嚴重的傷勢,他根本逃不出太乙門的。

  恐懼漸漸在他心里面消散了,身體里有怒火在無盡的燃燒起來,他心臟跳動的速率在慢慢不停的加快,全身有一種沸騰起來的感覺。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使得他猛的一怔,不由自主的運轉起了功法,感受著經脈之中的靈氣流速在加快,這是要突破的跡象?他要突破到先天后期了?

  如果可以突破到先天后期,只要他抓住先機,或許可以從項泰清和師豪彥這兩個人手里逃脫的。

  只是在離開太乙門之后,他在武道界將沒有立足之地了,他不甘心啊!

  想到沈風是去地焰試煉場的,他腦中靈光一閃,暫時克制著身體內的突破。

  而項彬從地上爬起來之后,他目光集中在了仇忠盛的身上,一肚子的氣無處釋放,他朝著仇忠盛掠了過去,以為這老頭還處于昏厥之中。

  項泰清見此,他立馬喝道:“現在不是你胡鬧的時候了,萬一這老東西醒過來不是你能夠對付的,你馬上給我回來。”

  只可惜晚了一步。

  地面上的仇忠盛猛的睜開了眼睛,身影朝著掠過來的項彬撲了過去,同時他不再克制身體里的突破了。

  項彬來不及退后了,而項泰清和師豪彥也來不及阻攔了,尤其是感受到仇忠盛突破到了先天后期,他們的臉色是陡然一變。

  光著身子的仇忠盛猛的扣住了項彬的脖子,對著靠近的項泰清和師豪彥,吼道:“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要不然我捏碎這小子的喉嚨。”

  剛剛這老東西受了重傷,而且以為他昏迷了過去,所以才沒有對他特別警惕的,誰知道他會忽然之間突破實力。

  仇忠盛將項彬擋在了自己身前,他下面那玩意完全的頂在了項彬的屁股上,由于修為剛剛突破,他下面那玩意竟然抬起了頭。

  項彬感覺屁股上一陣難受,被一個老頭頂著可不是什么好體驗啊!感受著脖子上的疼痛,他想要說話也難以清楚的發出聲音來。

  項泰清臉色陰沉的喝道:“仇忠盛,到了現在你還要執迷不悟嗎?”

  仇忠盛冷笑道:“我就要一條路走到黑,你們誰也別想要阻攔我,這是你們逼我的。”

  接著,他又對呆傻的費超,說道:“徒兒,我很快會讓那個面具人去見閻王爺的。”

  話音落下,他挾持著項彬快速朝著地焰試煉場的方位掠去了。

  項泰清等人也立馬跟了上去。

  在仇忠盛挾持著項彬來到地焰試煉場的時候。

  項光振和項恒鳴第一時間看到了,他們的眼睛瞇了起來,見仇忠盛將項彬死死的擋在了身前,他們一時間不好動手。

  忽然之間。

  只見仇忠盛猛的朝著地焰試煉場的門口沖了過去。

  這時,項光振和項恒鳴才發現仇忠盛的修為突破到了先天后期,這混蛋想要是干什么?

  他們快速的逼近,可惜仇忠盛已經朝著藍色晶石揮出了一拳。

  “啪”的一聲。

  藍色晶石碎裂,地面微顫了一下。

  “砰”

  一扇無比厚重的石門將地焰試煉場的入口,給封閉的連一只蚊子也飛不出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