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零一章 怎么個情況?

  強烈推薦:

  一道道粗重的呼吸聲回蕩在空氣中。

  在場太乙門內還活著的人,他們有一種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要不要這么恐怖啊!忽然感覺自己的腦袋上都涼颼颼的。

  太乙劍陣不僅被這個面具人給破了,而還被他給瞬間改動了?

  死了一百多個后天二層以上的弟子,太乙門需要多少年才能夠恢復元氣?

  呆站在原地的項泰清心里面在滴血,無窮無盡的怒火在胸腔里燃燒,可有一種恐懼也在他身體里蔓延,他甚至有一點后悔了,眼前這個面具人到底有多強?

  師豪彥額頭上冷汗直冒,他雖說不是太乙門的人,但他清楚太乙劍陣的威力,喉嚨里干澀的要冒煙了,這個面具人是何方神圣?華夏國的武道界什么時候出現這樣一個人物了?

  剛剛還在叫囂的項彬,臉上的嘲弄之色凝固住了,上下嘴唇哆嗦的厲害,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他使勁的擰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感覺到大腿上傳來的疼痛之后,他知道這一切并不是幻覺,太乙門真的一下子死了一百多個后天二層以上的人。

  費超差點嚇死了過去,臉上沒有任何一絲血色了,原本他以為面具人肯定是雙拳難敵四手的,再說太乙門的太乙劍陣威力強大的很,難不成面具人可以擋下太乙劍陣嗎?

  可結果呢?

  所有事情完全和費超想象的背道而馳,他腦袋里暈暈乎乎的,太乙門可是武道界的大宗門啊!他嚇得沒有四肢的身體抽搐了起來。

  光著身子假裝昏迷的仇忠盛,他好歹也是一名先天宗師,在武道界算是一個人物,可他剛剛瞇眼看到一個個腦袋被長劍穿透,他嚇得是控制不住的連連放屁。

  鐘伯大咽口水,心里面解氣的很,臉色激動的通紅,之前太乙門實在是欺人太甚了,好好說話不行嗎?非得要在沈前輩面前牛掰一下,現在全部傻了吧?這可是一百多個后天二層以上的強者啊!

  季韻寒心里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緒,或許是緊張,或許是興奮,她白皙的手掌緊緊握成了拳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沈風后背,她突然覺得只要站在這道身影背后,就算天塌下來了也沒什么可怕的。

  師夢嵐水潤的嘴唇微微張開,雖然剛才直覺告訴她,這個面具人不好惹,但她沒想到會是這個局面!太乙劍陣在武道界是極為有名的,曾經有一名先天巔峰的牛掰宗師闖入太乙門,最后就是死在太乙劍陣內的。

  沈風看著死在太乙劍陣內的太乙門弟子,他毫無表情的搖了搖頭:“非得要動手才滿意嗎?現在你們滿意了?”

  他目光饒有意味的看向了項泰清。

  被沈風的目光注視著,項泰清有一種被掐住脖子的感覺,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這個面具人的對手,死了一百多個太乙門弟子,他要如何對太乙門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正當這時。

  從廣場的東面在快速掠過來兩道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是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頭,他乃是項泰清的父親項恒鳴,修為在先天巔峰。

  另一個模樣看上去很是蒼老的老頭,他乃是項泰清的爺爺項光振,修為同樣在先天巔峰。

  項光振和項恒鳴是太乙門的太上長老了,每個宗門或者家族內都有太上長老存在,這是凌駕于宗主之上的牛掰存在。

  不過,每個宗門或者家族內的太上長老全部處于閉關狀態的,一般情況下不會隨意出來走動了。

  項泰清在武道界的先天宗師內排行前十,這自然沒有把各大宗門和家族內的太上長老算進去,只因為太上長老不會再插手宗門內外的事情了。

  項光振和項恒鳴感受到了太乙劍陣開啟,他們才從閉關狀態出來的,能夠讓太乙門開啟太乙劍陣,太乙門肯定是遭遇大敵了。

  項光振和項恒鳴的身影還沒有到,他們的暴喝聲已經傳來了。

  “是誰敢來我們太乙門放肆?”項光振吼道。

  項恒鳴也隨即喝道:“闖入我們太乙門的人死在太乙劍陣下了嗎?”

  作為太上長老,他們自然是不用參加太乙門一年一度的盛會了。

  項光振已經有十年沒有出現過了,太乙門的不少人猜測項光振已經去世了。

  如今看到項光振和項恒鳴一同出現,他們太乙門還是有兩位先天巔峰的太上長老,一時間,他們的底氣又回歸了。

  太乙門的人對太上長老有一種盲目的自信。

  “哈哈哈。”癱坐在地上的項彬忽然大笑了起來,吼道:“剛剛差點忘了爺爺和太爺爺了,你竟然敢殺了我們太乙門這么多人,你必須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在項彬的聲音響起之后。

  項泰清和師豪彥等人也全部有了精神,只是當項光振和項恒鳴靠近的時候,他們狠狠的倒吸了一口氣冷氣,太乙門怎么死了這么多的人?

  他們的身影停在了廣場的邊緣。

  一名后天一層的弟子對他們兩個簡單的說了一遍,隨后,他們的目光集中在了沈風的身上。

  他們兩個閉關的地方有不少曾經的古籍。

  這些古籍內記載了不少事情,目前為止只有他們兩個看過。

  在前不久,他們翻閱一本古籍的時候,上面記載了關于太乙劍陣的事情。

  想要破開太乙劍陣,只有先天之上的人能夠做到,而想要瞬間改變太乙劍陣的布置,那修為需要更加強大才行,這等強者都是有通天的大手段。

  同樣他們也感覺不出沈風身上的氣息。

  沈風雖說只有先天初期,但他不是普通的先天初期,要在瞬間改變太乙劍陣的布置還是很簡單的。

  此刻。

  項光振和項恒鳴很顯然以為沈風是先天之上的修為,甚至要遠遠超出先天,這等強者只存在于傳說中吧?想要滅了他們太乙門是輕輕松松的事情。

  項光振和項恒鳴的身影動了,他們快速朝著沈風掠去,所有人全部以為他們要聯手對沈風展開攻擊了。

  可他們猛的停頓在了沈風的面前,畢恭畢敬的給沈風鞠了一個躬之后,喊道:“前輩,我們太乙門招呼不周啊!

  那些等著看自家太上長老施展手段的太乙門之人,他們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這是怎么個情況?

  誰能和他們來解釋一下?

  兩位太上長老氣勢洶洶的出現,然后畢恭畢敬的給面具人問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