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章 作繭自縛

  在師豪彥話音落下之后。

  項泰清喝道:“所有后天二層之上的弟子全部給我擺太乙劍陣!”

  此話一出。

  后天二層以下的弟子全部第一時間退出了廣場,躺在地上的仇忠盛是假裝昏迷了,他身為太乙門的大長老,現在有何顏面站起身來?就連他那玩意也沒有布料遮擋著。

  感受著肚子上傳來的一陣陣劇痛,仇忠盛恨不得把沈風剝皮抽筋,他的五臟六腑受了不小的傷,在聽到掌門說要擺太乙劍陣之后,他心里面露出了一抹狠笑。

  太乙劍陣是從非常久遠的年代傳承下來的,可以說是太乙門的護宗陣法,只有在太乙門的這片廣場上才能夠擺出太乙劍陣。

  一旦太乙劍陣施展出來,就算是先天巔峰的宗師也無法招架的。

  只見在不少太乙門弟子退出廣場之后,地面上有一條條清晰可見的紋路。

  在這些紋路上刻有一個個的腳印,那些后天二層以上的弟子,紛紛踏入了這些腳印之中。

  沈風看著地面上這些腳印的排列,以及紋路交錯的變化,以他的陣法造詣,幾乎是一個瞬間,太乙門的這個太乙劍陣就被他給參悟了。

  項泰清看著太乙門后天二層以上的弟子沒有全部就位,他怕沈風動手阻攔,看了一眼師豪彥之后,他們兩人隨即對沈風展開了攻擊。

  項泰清一掌從正面拍向沈風的胸口,而師豪彥則是一掌拍向沈風的后背。

  在見識到沈風的實力之后,他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了。

  他們只是想要拖延時間,讓太乙門的弟子就位,所以沒有施展出太過繁瑣的招式。

  不過,先天后期宗師的全力一掌,縱使沒有花哨的動作,也絕對是威力巨大的。

  沈風搖了搖頭,他連躲避都懶得躲避了。

  見沈風站在原地不動,項泰清和師豪彥心里一喜,這個面具人未免也太托大了吧?他們兩個的掌風變得更加凌厲了幾分。

  “砰!砰!”

  “咔嚓!咔嚓!”

  細密的骨頭碎裂聲在空氣中響起,一個個太乙門的弟子頓時欣喜無比,他們以為是沈風的骨頭被拍碎了。

  站在遠處的項彬,吼道:“自以為是的狗東西,你以為自己是什么人?竟然敢站著讓我爸和師伯父打?現在骨頭斷了吧?太乙劍陣也不用開啟了。”

  沒有了手腳的費超,臉上露出了一抹解恨之色,虛弱的喝道:“你不是很牛掰嗎?戴了一個面具以為自己是超人了?得罪我們太乙門,你等著下地獄吧!”

  假裝昏厥的仇忠盛,趁人不注意睜開了眼睛,他已經在想著要怎么折磨這個面具人了。

  鐘伯和季韻寒眼眸里浮現擔憂之色,難道說沈前輩的骨頭真的被拍碎了嗎?

  師夢嵐美眸里的目光閃爍不停。

  正當這時。

  沈風隨口說道:“你們的手掌痛嗎?”

  在沈風說話的時候,項泰清和師豪彥猛的退后了數步,他們拍中沈風的手掌不停顫抖,整只手掌里的骨頭全部碎裂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們可是先天后期的宗師啊!這個面具人的骨頭是用什么做的?明明是他們拍中了對方的身體,結果他們手掌里的骨頭碎裂了?

  看著師豪彥和項泰清不停顫抖的手掌,項彬等人全部啞火了,喉嚨里發不出任何聲音來了。

  季韻寒和鐘伯臉上爆發出了驚人的喜悅之色。

  項泰清看到所有太乙門的弟子全部就位了,他竭盡全力的吼道:“啟動太乙劍陣!”

  一個個站在腳印之中的太乙門弟子,他們體內全部運轉起了太乙門的功法。

  隨后,整個廣場上的紋路開始閃動了起來,在每一個太乙門弟子背后全部懸掛著一把劍。

  “咻!咻!咻!咻!咻!咻!”

  一把把鋒利的長劍從劍鞘之中飛了出來,足足有一百多把鋒利的長劍。

  這些長劍在飛出之后,在天空中組合成了一個太極的圖案。

  下一秒鐘,這一把把鋒利的長劍從四面八方朝著沈風沖擊而去,仿佛要將沈風的身體穿透成肉泥。

  項泰清臉色冷然,在太乙劍陣之下,這個面具人縱使再強也必死無疑了。

  師豪彥剛剛在看到太乙劍陣啟動的瞬間,他就說道:“結束了。”

  項彬再次來了精神,看著一把把朝著沈風飛沖而去的利劍,他嘲弄道:“我們太乙門的底蘊,是你這種人可以撼動的嗎?去死吧!”

  站在沈風旁邊不遠處的季韻寒和鐘伯,看到一把把密密麻麻的飛劍之后。

  鐘伯作為太乙門的弟子,他非常清楚太乙劍陣的威力,這每一把劍全部有著強大的穿透力。

  雖說沈風的肉身夠強大,但有這么多鋒利的飛劍呢!有些飛劍是朝著沈風的眼睛等脆弱部位沖擊而去的,所以鐘伯一時間不敢呼吸了。

  沈風搖了搖頭:“何必呢!你們想要殺我,那么我沒有不殺你們的理由了。”

  靈氣從他的腳底下噴涌而出,在快速的改動著廣場上的紋路。

  連一個呼吸的時間也不到。

  那些原本沖擊而來的飛劍全部停在了半空之中,項泰清眼眸中的神色一頓,這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

  在這些飛劍全部調轉了方向,朝著飛過來的地方沖擊而去的時候。

  項泰清的眼珠子差點從眼眶里瞪了出來,看著一把把長劍的速度和力量,這個面具人改變了太乙劍陣?這怎么可能呢?能夠瞬間改變太乙劍陣,這得要多么高深的陣法造詣?在如今的武道界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人。

  那些站在腳印里的太乙門弟子,由于在太乙劍陣開啟的狀態下,地面下會有一股吸力的,他們根本是無法閃避了,看著朝自己腦袋飛過來的鋒利長劍,臉上猛的浮現了恐懼之色,不約而同的吼道:“不、不、不……”

  沈風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始終臉上平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些人完全是作繭自縛。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一把劍穿透一個太乙門弟子的腦袋。

  這一把把鋒利的長劍仿佛不是在穿透腦袋,而是在穿透一個又一個的西瓜。

  只是一個瞬間。

  一百多名太乙門弟子的腦袋全部被鋒利的長劍穿透了。

  這些全部是后天二層以上的弟子啊!一口氣死了一百多人,對太乙門來說簡直是一場災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