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錯再錯

  項彬感受著臉頰上火燒一般的劇痛。

  他的手掌不禁摸向了右臉,在看到手掌上沾滿了鮮血之后,怒的胸口劇烈上下起伏著。

  他可是堂堂太乙門的少主,在自家宗門內被人一耳光甩飛了?

  要知道剛剛沈風沒有起殺念,否則可以直接把他的腦袋給一巴掌扇爆。

  項彬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完全沒有一點少主的風度了,回想著剛才沈風的速度和力量,他雖然心里面憤怒到了極點,但他不敢對沈風展開攻擊了,腳下的步子連連后退,回到了高臺上。

  “爸,我要他死,我一定要讓他死。”項彬沖著項泰清說道,稀巴爛的臉頰上不停的滴落鮮血,整張臉看上去有點恐怖。

  項泰清目光直視沈風,如今知道對方也是一名先天宗師后,這件事情變得棘手了起來。

  如果沈風也是某個家族或者宗門內的長老呢?今天的這件事情會引起兩個宗門之間的戰斗,再者假如真的是仇忠盛有錯在先,到時候他們太乙門會變得很被動,身為一個門派的掌門,他不得不考慮各種后果。

  師夢嵐看到項彬失態的樣子之后,她心里面有一種反感在滋生。

  剛剛是項彬說要打爛沈風的嘴巴,可最后是他自己技不如人,臉頰被打得稀巴爛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竟然像個打架輸了的孩子,跑回去向自己的父親求救了!

  師夢嵐美眸里的目光被沈風徹底吸引住了,這個面具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師豪彥低聲說了一句:“這次看走眼了。”

  只是武道界的先天宗師就這么多,他沒聽說過有人可以在先天將氣息隱藏的干干凈凈。

  他也知道項泰清不動手的原因,畢竟一名先天宗師背后,極有可能會牽連出一個家族或者宗門。

  “這位朋友,大家都是武道界的人,何必隱藏身份呢?”項泰清強壓著心里面的怒火,瞪了一眼身旁的項彬,讓其稍安勿躁一些。

  沈風隨口說道:“不必試探了,我無門無派。”

  聽到沈風的話之后,項泰清放松了一些,既然對方這么說了,那么他還有什么好顧慮的?

  在武道界不乏有無門無派的武者存在。

  仇忠盛說道:“掌門,在太乙門內容不得其他人來撒野,先天宗師又怎么樣?我們一起動手將他拿下。”

  說完。

  仇忠盛身子一躍,身影瞬間朝著沈風暴沖而去,先天中期的氣勢完全爆發了出來。

  如今華夏國的武道界沒落,留下的只是一些拳腳上的功夫和修煉的功法了。

  在仇忠盛動手之后,項泰清腳下的步子也動了,他身為太乙門的掌門,修為自然要比仇忠盛高出一個層次,他如今的修為在先天后期。

  一般來說后天修為的人,無法將靈氣逼出體內的,當然沈風自然是一個例外。

  只有在跨入先天之后,才可以慢慢將靈氣逼出體內一些。

  大長老和掌門同時動手,這兩位可不是普通的先天宗師了,尤其是項泰清,他在武道界的所有先天宗師之中,實力最起碼排在前十的。

  而大長老仇忠盛的實力只是比項泰清弱上一籌罷了。

  “開山掌!”

  仇忠盛比項泰清先動手,他自然是快一步來到沈風面前,先天宗師展現出來的速度絕對非凡。

  一掌朝著沈風的胸口劈了下去。

  身體內的靈氣集中到了右手的手掌之中,他的整只右手上頓時氣勢凌厲。

  劈下去的時候。

  手掌四周的空氣立馬變得暴亂了起來,他臉上浮現一抹冰冷之色。

  如果先天初期的人被這一掌劈中,骨頭會瞬間變成粉末。

  在他劈出一掌的同時。

  項泰清出現在了沈風的右側。

  眼看著沈風被項泰清和仇忠盛聯手攻擊,根本是無法躲避了。

  項彬和費超等太乙門的人,臉上露出了一抹理所當然的神色,在兩名先天宗師的圍攻之夏,就算這個面具人是先天宗師,恐怕也是雙拳難敵四手的。

  鐘伯和季韻寒不禁將手掌握成了拳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的戰斗,他們兩個完全幫不上什么忙。

  師豪彥搖了搖頭,暗自說道:“可惜了。”

  只是在仇忠盛一掌臨近沈風胸口,項泰清也從右側展開攻擊的時候。

  沈風同樣消失在了他們兩個的視線里。

  雖然他的修為只有先天初期,但他的肉身速度和力量足夠強大。

  仇忠盛和項泰清臉色陡然巨變,在他們重新看到沈風的時候,對方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仇忠盛的右側。

  沈風從側面一腳踢在了仇忠盛的肚子之上。

  仇忠盛身子彎成了蝦狀,整個人被一腳往上面踢去,足足被踢的距離地面四米多。

  在他的身子被踢起來的時候,“撕拉!撕拉!撕拉”,他身上的衣服全部碎裂了開來。

  “砰!”的一聲。

  在他的身體落在地面上之后,他全身上下沒有任何遮蔽物了。

  只見在他的后背上有一個個指甲蓋大小的紅色圓圈,密密麻麻的讓人看了有點惡心。

  季韻寒顧不得心里面的震驚了,她說道:“項掌門,現在真相大白了吧?沈前輩所說的事情都是真的,難道你們太乙門真的要偏幫仇忠盛嗎?”

  項泰清眼神有點呆滯,剛剛沈風的速度太快了,仇忠盛竟然直接被一腳踢飛了?這可是一名先天宗師啊!而且是先天中期的宗師!

  看著仇忠盛背后密密麻麻的紅色圓圈,項泰清腳下的步子快速暴退,不管如何,今天太乙門的顏面要挽回,他的兒子和大長老全部被打成了這副慘樣,難道還要讓他們太乙門低頭道歉嗎?這讓太乙門的弟子以后如何看待他這個掌門?

項泰清退到了師豪彥的身旁,說道:“師老弟,幫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