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偏幫

  沈風的聲音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一道道充滿疑惑的目光集中在了仇忠盛的臉上。

  好在仇忠盛隱藏的很好,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自然。

  為什么眼前這個面具人會知道這一切?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如果這件事情敗露出去,那么從今往后,在武道界將沒有他仇忠盛的立足之地。

  項泰清的觀察力很細微,剛剛他發覺了大長老身子僵硬了一下,他心里面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難道說那個面具人說的全部是真的嗎?

  坐在底下的師豪彥,眼睛微微瞇了起來,臉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太乙門的這位大長老不對勁。”師夢嵐低聲嘟囔了一句,她的聲音只有師豪彥聽得見。

  師豪彥看了眼自己的女兒,低聲說道:“不要亂說話。”

  只是他心里面和師夢嵐的想法相同,仇忠盛這個大長老絕對有貓膩啊!如果這個面具人說的事情是真的,那么這個面具人不簡單啊!可他還是覺得這個面具人做事太魯莽了。

  鐘伯和季韻寒呆滯了數秒鐘,他們對沈前輩所說的話是深信不疑。

  仇忠盛冷靜了下來:“一派胡言,我乃是太乙門的大長老,你讓我當眾把衣服脫下來,你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你這是要羞辱我們太乙門嗎?”

  此話一出。

  太乙門的其余人全部一致對外了,讓他們的大長老脫下衣服,這不是在打太乙門的臉嘛!要知道他們太乙門是武道界的名門正派,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了不是讓人笑話嘛!

  項泰清的情緒穩定了下來,以剛剛仇忠盛的變化來看,這件事情很有可能真的和仇忠盛有關。

  他心里面嘆了口氣,仇忠盛是太乙門的大長老,同時也是太乙門內的先天宗師。

  如果太乙門失去了一位先天宗師,那么對太乙門來說絕對是很慘痛的損失。

  不過,項泰清心中還有一點正義的,只是為了太乙門考慮,他自然只能夠站在大長老這一邊了,目光盯著沈風,說道:“今天是我們太乙門一年一度的盛會,你讓大長老當眾脫去衣服,這讓太乙門以后如何在武道界立足?”

  “這樣吧!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前,你們先留在太乙門一段時間,我一定會徹查此事的。”

  項泰清準備把師家人送走之后,再來處理這件事情,他不準備殺了季韻寒等人。

  不過,假如事情是真的,那么絕對不能夠泄露出去,他必須要將季韻寒等人的性命掌握在手里。

  這是項泰清在偏幫啊!也對,仇忠盛可是一位先天宗師啊!

  鐘伯忍不住說道:“掌門,不一定要大長老當眾脫了衣服,只要讓他把后背露出來就可以了,太乙門身為名門正派,難道要是非不分嗎?”

  見鐘伯糾纏不休,項泰清不耐煩的吼道:“注意你的身份,你一身修為是太乙門給你的,你雖說已經退出了太乙門,但我要收走你的修為還是輕而易舉的。”

  在自己的父親怒吼完的時候,項彬身子跳下了的高臺,說道:“爸,讓我來將他們暫時扣押起來,今天太乙門的盛會不能夠被他們給破壞了。”

  說話之間。

  從人群中走出了十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他們是太乙門執法堂的人,修為全部在后天五層到八層之間。

  在項彬朝著沈風等人沖去的時候,這十個執法堂的人緊跟在了一旁。

  項泰清沒有阻攔的意思,他的兒子項彬有后天九層的修為,再加上十個執法堂的人,就算是普通的先天宗師也能夠應付一二了。

  再者項泰清沒有從沈風身上感受到先天宗師的氣息。

  在如今的武道界,如果修為抵達了先天,那么沒有人可以將氣息隱匿的一干二凈的。

  而先天之下的人,倒是有辦法將氣息完全隱藏起來的。

  一旦跨入先天,身體里的氣勢會暴漲,所以想要隱匿氣息會變的無比困難。

  當然這只是對于如今武道界的人罷了,而對于沈風來說一點難度也沒有的。

  費超提醒道:“掌門,這家伙的實力很強。”

  項泰清搖了搖頭,道:“先天之下罷了。”

  費超聞言,他松了一口氣,掌門絕對不會看錯的,之前是他完全被沈風的實力震懾住了,如今想來就算是一名后天十層的人,也可以將他和賀坤輕而易舉的殺死。

  他沒有說出沈風擁有強大火球符的事情,這一刻,他想要把事情鬧大,這樣沈風就必定會死在太乙門之內了,他心里面對沈風是恨之入骨。

  沈風看著不斷靠近的項彬和十名執法堂的人,他淡然的說道:“道理已經講過了,你們要動拳頭,我也奉陪。”

  在不斷靠近的項彬,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看我來打爛你這張狗嘴,竟敢在太乙門如此猖狂。”

  沈風身旁的鐘伯和季韻寒,雖說他們相信沈風的實力,但看到項彬等人來勢洶洶之后,他們還是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就在這時。

  沈風的身影也動了,身上沒有散出任何一絲氣勢,以他的能力如今的武道界沒有人可以感覺出他的修為。

  項彬等人只感覺眼前一花。

  一種驚恐頓時襲上了項彬的心頭,他的眼睛完全捕捉不到沈風的身影了。

  “啪!”的一聲脆響頓時在空氣中回蕩了開來。

  項彬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被一個耳光給直接扇飛了出去,他的右邊臉頰變得稀巴爛,從嘴巴里不停的吐出一顆顆的牙齒,身體倒飛出去了好幾米。

  其余十個執法堂的人,他們也根本來不及反應。

  沈風的手臂一甩。

  一道道鋒利的勁氣頓時朝著十名執法堂的人席卷而去。

  勁氣全部沖擊在了他們的胸口之上。

  “噗!噗!噗!噗!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