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救我

  沈風和季韻寒等人來到一處山壁前。Δ

  前面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

  在鐘伯剛剛想要說話的時候,沈風平淡的說道:“一個小小的障眼法罷了,給我開!”

  他右手臂一揮,只見眼前的山壁竟然扭曲了起來,數秒鐘之后,一個洞口出現在了山壁上。

  鐘伯咽了咽口水,他剛剛想要提醒沈風,太乙門的所在地處于山壁背后,他們的去路被一個幻陣給阻擋住了。

  這個幻陣是太乙門從很久遠的年代傳承下來的,每一個太乙門的弟子離開宗門的時候,身上都會隨身攜帶一塊特殊的玉牌。

  有了太乙門的特殊玉牌之后,面前這個幻陣就如同虛設了。

  而如果沒有玉牌,那么一輩子也無法踏入太乙門內的,這個幻陣非常強大,鐘伯從來沒有聽說有誰能夠破開太乙門的幻陣。

  可剛剛沈風隨手就破開了這個幻陣?難道說沈前輩對陣法也有所研究?

  在如今的武道界會真正擺陣的人早已經不存在了,每個武道家族或者宗門內的陣法,全部是各自的先祖傳承下來的。

  可以隨手破開太乙門的幻陣,由此可見沈前輩的陣法造詣不簡單啊!

  被兩名保鏢抬著的費,眼睛瞪得巨大無比,因為這次沒打算再回來了,所以他身上沒有帶著太乙門的特殊玉牌。

  看到沈風隨手破陣之后,他不太敢呼吸了,心里面是既憤怒,又恐懼。

  沈風的實力他是見識過了,可太乙門擁有深厚的底蘊,沈風再強能夠以一人之力挑了整個太乙門嗎?反正費是不太相信的。

  之所以對沈風坦白了,他是怕死,如今回到自己的宗門內了,他和賀坤也沒有能夠協助古家吞并季家,那么現在他還不是太乙門內的恥辱,腦中思緒急運轉了起來。

  鐘伯緩過神來之后,說道:“沈前輩,走過這個通道,我們就可以抵達太乙門了。”

  沈風點頭第一個踏入山壁上的洞口里,沒有在意費等人的想法,在他眼里太乙門的這個幻陣太垃圾了,簡直是小孩子的玩意。

  鐘伯和季韻寒等人隨即跟了上去,整條通道內很漆黑,大概走了一分鐘之后,終于從通道內走了出來。

  只見通道后的視野變得開闊了起來,放眼望去一棟棟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佇立著。

  空氣中靈氣的蘊含量瞬間多了起來,儼然如同一個世外桃源一般。

  在沈風他們踏入太乙門的范圍之后。

  有兩名太乙門的弟子在遠處巡邏,他們的修為都在后天一層。

  看到沈風等人走進來之后,他們想要上前盤問,因為他們并不認識沈風。

  只是當他們看到鐘伯和季韻寒后,臉上的神色微微頓了一下,然后目光瞟到了后面的費時,他們瞬間變得驚慌了起來。

  費師兄他們自然是認得的,如今費師兄的手腳全部沒有了?是誰把費師兄弄成這副樣子的?要知道費師兄可是后天三層的強者啊!

  “前輩,你一定要說話算數,我會乖乖配合你們的。”費忽然說了這么一句。

  遠處那兩名太乙門的弟子,隱隱的聽到費所說的話后,他們又不是豬腦子,費師兄被挾持了?他們兩個只有后天一層的修為,轉身就跑,他們去稟告宗主了。

  沈風沒有阻攔的意思,他看了眼費,說道:“你以為太乙門會為你報仇?你以為太乙門能夠奈何得了我嗎?繼續走吧!”

  費戰戰兢兢的不敢開口。

  鐘伯在前面帶路了,太乙門一年一度的盛會在最大的一片廣場上舉行的。

  此刻。

  太乙門巨大的廣場之上。

  除了負責在太乙門入口巡邏的弟子,所有長老和弟子全部到齊了。

  在廣場最前方搭建著一個高臺,上面擺放著舉行儀式的各種物品。

  太乙門的掌門項泰清,表情嚴肅的站在高臺之上,大長老仇忠盛站在了他的左側。

  在項泰清的右側站著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他是項泰清的兒子項彬。

  項泰清如今有六十多歲了,他的妻子比較晚懷孕。

  在高臺之下,擺放著一排椅子,只有太乙門的長老才能夠坐著。

  當然這次北方師家來了,作為客人當然也能夠坐著了。

  只見坐在最左側的一個和項泰清差不多年紀的老頭,他乃是師家的家主師豪彥。

  坐在他旁邊的一個素雅女人,乃是他的女兒師夢嵐。

  師夢嵐的年紀和項彬倒是差不多。

  這次師豪彥前來太乙門,除了來觀看一下太乙門一年一度的盛會以外,他和項泰清有意要聯姻,把當年說過的話變成現實。

  師夢嵐身上有一種飄逸的感覺,還真有一點點仙女的味道,只是她的柳眉一直微蹙著。

  “夢嵐,我看項彬挺不錯的,他這等年紀擁有后天九層的修為,遲早會成為先天宗師的,難道你覺得他配不上你嗎?”師豪彥低聲說道。

  師夢嵐如今的修為在后天八層,他和項彬在武道界的年輕一輩中算是佼佼者了。

  在師夢嵐微微抿著嘴唇的時候。

  之前那兩名后天一層的太乙門弟子,急匆匆的跑到了高臺之下,其中一人說道:“掌門,不好了、不好了……”

  原本準備要舉行儀式的項泰清,臉上瞬間被不悅給布滿了,喝道:“慌慌張張像什么樣子?知道今天是我們太乙門每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嗎?身為太乙門的弟子,要做到處事不驚。”

  “好了,說吧,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么你們兩個將扣除兩個月的修煉資源。”

  今天師豪彥和師夢嵐在場,項泰清可不想讓這位老朋友看太乙門的笑話。

  剛剛開口的那人,吞了吞口水,繼續說道:“掌門,費師兄的手腳全部被砍下來了,他被人挾持進了我們太乙門,這件事情好像和季家有關。”

  在這人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

  沈風和季韻寒等人正好來到了廣場上,費看到太乙門如此多的長老和弟子,而且北方師家家主也在。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他更加確定沈風是太自大了,扯開嗓子喊道:“師父,救我!”

  雖說沈風的實力夠強大,但再強大也有一個極限的吧!

  一時間。

  費的聲音頓時回蕩在了廣場之上,在場的所有人全部聽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