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賠償

  種種疑惑在賀坤腦中徘徊著。

  為什么沈風的火球符不需要激發?為什么沈風的火球符如此恐怖?

  這次在離開太乙門之前,他的師父給了他和費超數張火球符的。

  要知道他們師父是太乙門的大長老,給他們的火球符已經是整個武道界最頂尖的了。

  在如今的武道界懂得煉制符箓的人屈指可數,所以說每一張符箓在武道界都是價值連城的。

  可他手里的頂尖火球符,只能夠凝聚一個直徑半米不到的火球。

  而沈風的火球符卻能夠凝聚四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巨大火球?

  感受著背后傳來的滾燙,賀坤只恨最的爹媽少生了兩條腿,這四個巨大火球的溫度簡直高的可怕。

  賀坤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嚇得差點癱坐在地上,四個巨大火球快要將他給吞噬了,臉上頓時布滿了絕望之色。

  “噗嗤!”一聲。

  四個巨大火球吞噬了賀坤,帶著賀坤沖破了季氏拍賣行頂層的墻壁,直接沖到外面的天空之中。

  沈風煉制的火球符威力巨大,如果四個巨大火球在頂層爆炸,那么恐怕整棟樓全部會倒塌的,所以他控制住了巨大火球爆炸的時間。

  “轟!轟!轟!轟!”

  四個巨大的火球在外面的天空之中發生了猛烈的爆炸,如同是璀璨無比的煙花綻放開來,將整個夜空照的透亮。

  倒在地面上的鐘伯,臉上的肌肉不停抽搐著,他曾經見過火球符的。

  但沈前輩的這種火球符太牛掰了吧?武道界的頂級火球符,在這等火球符面前簡直是垃圾中的垃圾了。

  不用說了這種牛掰無比的火球符肯定也是沈前輩自己煉制的。

  隨手可以將功法修改的讓整個武道界瘋狂,又會煉制讓人震驚的心臟驟停的火球符,這沈前輩到底還有多少本領?

  被稱為美女蛇的季韻寒,一次又一次被沈風給震驚到,她現在哪還有一點女強人的樣子?薄薄的嘴唇上下張合著,美眸里泛著化不去的異彩,目光緊緊的注視著沈風的背影,這個真的是一個老頭的背影嗎?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位沈前輩不是一個老頭子。

  沈風看著被火球符弄得亂糟糟的拍賣大廳,他走到了季韻寒身旁,說道:“不好意思,剛剛一時忘了把動靜弄得小一些。”

  季韻寒急忙說道:“沈前輩,沒關系的,您想要毀掉整棟樓都沒關系,您又救了我們一次。”

  沈風隨意的聳了聳肩膀,看了眼地面上的鐘伯。

  就做一回爛好人吧!

  沈風蹲下去幫鐘伯治療好了身上的傷勢。

  鐘伯對沈風是越來越崇敬了,要不是季韻寒需要保護,他都想要死皮賴臉的跟著這位沈前輩了。

  “接下來的事情,你們自己處理。”沈風隨口說道。

  鐘伯讓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部集中了過來,同時讓人暫時不要到頂層這里來。

  今天關于沈前輩的事情自然不能夠泄露出去的。

  再三警告了這些工作人員之后,鐘伯將目光看向了古慶山。

  只見此時的古慶山完全傻了,整個人的身體顫抖不停,身上的衣衫完全被汗水浸透了,好像是剛剛從湖水里撈起來的一樣。

  在覺察到鐘伯的目光之后,古慶山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他知道今晚過后,別說是想要成為港島第一家族了,他們古家要完蛋了。

  季韻寒隨即打電話去處理季氏集團里的事情了。

  沈風往一號貴賓室走去,只見剛剛昏迷過去的費超醒了過來。

  其實在沈風和賀坤方才火球符對戰的時候,他就醒過來了,現在他終于知道自己之前在做什么蠢事了,竟然想要對付沈風這等強大的人?這簡直是自己找死。

  看著越走越近的沈風,費超哆哆嗦嗦的求饒道:“前、前輩,我、我再也不敢了,您、您……”

  沈風原本完全不想理會費超的,畢竟對方的手腳全部沒有了。

  聽到費超聲音之后,沈風不由的看了一眼對方。

  他的目光不由的集中在了費超身旁的一塊玉佩上,這塊紅色的玉佩應該是從費超的懷里掉出來的。

  沈風走過去彎腰撿起玉佩的時候,沒有了手腳的費超以為自己要被殺了,嚇得直接昏厥了過去。

  對此,沈風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將這塊紅色玉佩握在手里,沈風從其中感受到了一些火熱的能量,他腦中思考了起來。

  如今他丹田內的無極帝火需要各種火屬性的天材地寶,他看得出這塊玉佩是后天形成的,應該是長期放置在一個火熱的地方形成的。

  鐘伯曾經也是太乙門的弟子。

  沈風朝著他招了招手,鐘伯看到之后,他急忙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沈前輩,有事嗎?”

  隨意晃了晃手中的紅色玉佩,沈風問道:“在武道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特別熱的?這塊玉佩應該是在某個溫度很高的地方形成的。”

  鐘伯隨即說道:“沈大師,原來你問的是這個啊!”

  “在太乙門內有一個地方叫地焰試煉場,是太乙門的弟子用來強化身體的,那是太乙門很早之前傳承下來的,以前我也去過,從那里的地面之下會不停冒出滾燙的熱氣,這塊玉佩應該是放置在地焰試煉場里所形成的。”

  地焰試煉場?

  原本沈風打算明天一早立馬離開港島的,接下來他還要去參加國內的醫術選拔,恐怕孔耀年那老頭這幾天連睡都睡不好。

  要不是為了得到血靈菇,來幫助父母煉制增加壽元的丹藥,他對這什么醫術比賽真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最重要的是沈風不喜歡做偷雞摸狗的事情,況且中醫協會他也沒得罪他,總不能無緣無故去中醫協會里把血靈菇偷出來吧!

  通過鐘伯的描述,在太乙門的地焰試煉場底下極有可能擁有火屬性的寶貝。

  為了讓芝麻粒大小的無極帝火快些成形,他只有去一趟太乙門了。

  剛剛費超想要殺了他。

  這費超是太乙門的弟子吧?所以沈風去太乙門要一點賠償應該不過份吧?

  “太乙門在哪里?我想要去地焰試煉場里看看。”沈風問道。

  鐘伯聽到后,微微一愣,隨即又激動了起來,如今季老爺子在太乙門內,既然沈前輩提出要去太乙門,那么不是可以順手把季老爺子帶出來了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