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知道要敲門嗎?

  看來季韻寒是鐵了心想要維系和沈風之間的關系了。(www.mian花tang.la棉花糖小說)

  沈風不去想這些瑣碎的事情,目光集中在了巴掌大小的銅爐上。

  見沈前輩看的如此認真,鐘伯不想留下來打擾,他也退出了一號貴賓室。

  這個銅爐應該就是沈前輩之前想要拍到的物品了,只是鐘伯想不通一件事情,難道說沈前輩提前知道這個銅爐的特殊功效了?

  沈風見鐘伯退出貴賓室后。

  他把銅爐拿在了手里,感受著其表面勾畫的紋路,不禁自語道:“不錯,這的確是一個藥鼎,只可惜勾畫的紋路太粗糙了,而且這個藥鼎的材質也太過的一般,充其量只是一個下品凡鼎。”

  藥鼎是有等級之分的。

  從低到高分為凡鼎、靈鼎、天鼎和仙鼎,每一個等級又被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

  下品凡鼎是最垃圾的一種藥鼎。

  沈風將靈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由于這個凡鼎太長時間沒有被激發了,需要不少靈氣才能夠將其喚醒。

  只是注入一點靈氣的話,這個凡鼎根本不會有什么反應的。

  隨著靈氣注入的越來越多。

  沈風隨手一拋。

  巴掌大小的凡鼎頓時被拋到了半空之中。

  只見整個巴掌大小的凡鼎在空氣中旋轉了起來。

  “砰!”的一聲。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巴掌大小的凡鼎快速放大,變成了一個極為巨大的藥鼎落在了地面上。

  沈風對接下來的拍賣品沒有什么興趣了,他直接把房間里的大屏幕給關了。

  經過這么久的歲月了,從藥鼎內還有隱隱的藥香飄散而出,這種藥香一般人的嗅覺聞不出來的。

  沈風的眉頭忽然皺了皺,難怪將這個藥鼎放在房間里,男人那方面的能力可以得到有效的提升了。

  這擴散出來的藥香雖然一般人聞不出來,但只要進入男人的身體之內,有著增加那方面戰斗力的效果。

  當年這個藥鼎,應該是被某個人專門用來煉制那方面的靈藥的。

  日積月累之下藥鼎內殘留了很多很多的藥力,看來在曾經非常久遠的時代,地球上出現過真正的修真者。

  雖說只是一個下品凡鼎,但也不是先天修為的人可以煉制出來的。

  如果將這個下品凡鼎的紋路改變一下,再適當的蘊養一段時間,沈風有把握讓其成為上品凡鼎。

  沈風手掌重新按在了青銅色的藥鼎之上。

  只是一個呼吸,這個藥鼎又恢復成了巴掌大小的銅爐,放在身上倒是挺方面攜帶的。

  沈風坐在了椅子上,手里拿著縮小的藥鼎,閉上眼睛感受著,他想要調整一下藥鼎上的紋路排列。

  在沈風想要改造一下這個下品凡鼎的時候。

  外面的拍賣會是如火如荼。

  隨著更多的珍貴物品展示出來拍賣,在場所有人的熱情變得更加的高漲了。

  只不過,這些物品如果讓沈風看到了,只會給它們貼上垃圾的標簽。

  在最后一件物品拍賣完畢后,今天這場拍賣會是順利落下帷幕了。

  不少富豪各自離開了。

  古慶山和古天華第一時間從五號貴賓室里走了出來。

  其中古天華目光狠狠的盯著一號貴賓室的門口,見沒有人從里面走出來,他嘴角浮現了一抹陰沉的笑容,對方遲遲不離開這里也好,待會省的還要去其他地方找了。

  在所有富豪全部離開之后。

  季韻寒看到遲遲沒有離開意思的古家人,她的美眸一凝,走過來了之后,說道:“拍賣會已經結束了。”

  古慶山看著拍賣大廳里只有工作人員之后,他笑道:“韻寒侄女,你這是在下逐客令嗎?忘了對你說了,今晚過后,港島第一家族的頭銜屬于我們古家了。”

  季韻寒神色冰冷下來,鐘伯警惕的站在她身旁。

  古天華喝道:“季韻寒,被你一個女人控制的家族,夠資格稱為港島第一家族嗎?很快你們季家會被我們古家吞并了。”

  正當這時。

  賀坤和費超也從五號貴賓室里走了出來,這次他們兩個臉上沒有戴著面具了。

  鐘伯在看到賀坤和費超之后,他猛的將季韻寒擋在了身后,眼眸中露出了擔憂之色。

  這兩個人怎么會和古家的人混在一起?

  “古家依附于太乙門了?”鐘伯開口問道。

  賀坤沒打算和鐘伯廢話,他右腳微微蹬地,身影頓時暴沖而出。

  鐘伯才后天一層的修為,他肯定敵不過后天三層的賀坤,甚至連反應也做不出。

  畢竟后天一層和后天三層之間的差距很大。

  “砰!”

  賀坤一腳直接踢在了鐘伯的腰間。

  只感覺腰間吃痛,鐘伯整個人朝著旁邊倒了下去,他腰間的肋骨被踢斷了好幾根,嘴巴里猛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鐘伯沒想到賀坤敢直接對他動手:“你們想要干什么?難道你們想要破壞了武道界定下的規矩嗎?”

  賀坤冷笑道:“鐘老頭,還真被你說對了,我們就是要破壞武道界的規矩,反正今晚之后,我們會離開華夏國,你最好乖乖躺在地上不要動,要不然你馬上會躺進棺材里的。”

  而費超在看到一名工作人員想要打電話出去,他的身影隨即動了,“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他直接將這名工作人員的脖子給扭斷了:“各位最好聽話一點。”

  在場的其余工作人員頓時戰戰兢兢了起來,他們不敢再有打電話出去的念頭了。

  季韻寒柳眉緊緊皺了起來,她看著倒在一旁的鐘伯,心里面怒火燃燒,質問道:“古慶山,你們古家要做什么?”

  話音落下,她口袋里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古慶山笑道:“韻寒侄女,你最好不要接電話,如果你不想這里的人全部因你而死的話,不過,你放心,我們不會殺你的,現在你的季氏集團內部應該一團亂了,只要你在這里耐心的等一晚,明天之后,我們古家會成為季氏集團真正的掌控者。”

  鐘伯不停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可腰間的劇痛,讓他再三的摔倒了下去。

  古天華盯著一號貴賓室,說道:“賀前輩、費前輩,一號貴賓室里的那家伙還沒有離開,他剛剛不是一點面子也不給我嘛!請兩位前輩在一旁協助,我現在想要親自割下他的腦袋。”

  鐘伯和季韻寒聞言。

  他們神色隨即一個激動,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他們差點忘了沈前輩還在一號貴賓室里呢!

  古天華竟然不知死活想要去割下沈前輩的頭顱?他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嘛!

  “兩位前輩,那家伙這么需要剛剛的銅爐,他肯定是一個病秧子,我估計他做那種運動的時候連三秒鐘也堅持不了。”古天華嘲諷的說道。

  他跟著費超一起往一號貴賓室走去了。

  賀坤沒有一起跟過去,只是要解決一個普通人而已,費超一個人足夠了,他則是看住季韻寒等人。

  “砰!”

  費超直接將一號貴賓室的門踢開了。

  原本沈風在改變藥鼎上的紋路,由于很專心致志,他并沒有發現外面的事情。

  突然之間被打斷。

  沈風頓時皺起了眉頭,感覺著對方的不善,他平淡的說道:“進來之前知道要敲門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