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陰謀

  在沈風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之后。

  季韻寒看著臉色漲紅的鐘伯,她從來沒見過對方如此激動過,忍不住問道:“鐘伯,沈前輩到底有多厲害?”

  她雖說和太乙門有過接觸,但對武道界的實力劃分不是很清楚。

  鐘伯拿著紙的手顫抖不停:“大小姐,從始至終我都一直在低估沈前輩啊!在沈前輩每一次展現出一點實力后,我都必須再重新評估一下他的實力,可現在我估算不出來了。”

  “你知道嗎?我寫在紙上的功法,原本只是太乙門內一種普通偏上的功法,而經過沈前輩隨意的修改之后,如果這門功法在武道界公開,足以讓整個武道界沸騰了。”

  “這種修改后的功法價值不可估量,之前沈前輩已經救了我一命,如今他又幫我修改了功法,我這輩子也無法還清人情了。”

  季韻寒沉默了數秒之后,問道:“鐘伯,太乙門的掌門和沈前輩誰更厲害一些?”

  鐘伯搖頭道:“近十年內,我沒有見過掌門出手了,不過,掌門做不到隨手修改功法。”

  “如果沈前輩現在的修為超越了先天,那么恐怕如今整個武道界沒人會是他的對手了。”

  聞言。

  季韻寒嘴唇緊緊抿著,如果說沈風的實力真的有這么強,那么太乙門在他面前根本不足為懼了。

  鐘伯提醒道:“大小姐,現在是我們一再的欠下人情,至少目前我們不能夠再求沈前輩了,只能夠盡量維系好關系,找到適合的機會再開口,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季韻寒點頭同意了鐘伯的話,拍賣會明天晚上舉行,她要去準備一些事情了。

  鐘伯和她一起離開了別墅。

  沈風沒有再踏出房間,修煉一途除了靠氣運之外,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的努力了。

  夜幕漸漸降臨。

  古家是港島的大家族,一直被季家壓過一籌,如果沒有季家的話,那么他們古家早已經是港島的第一家族了。

  港島古家某處豪華別墅的大廳里。

  家主古慶山和他的兒子古天華臉上充滿了恭敬之色。

  古慶山今年有四十八歲了,他后腦勺上的頭發有點花白,一雙眸子顯得極為陰沉,身上隱隱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勢。

  二十五歲的古天華給人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一眼看上去完全是那種不著調的惡少。

  古家作為港島的第二家族,能夠讓這對父子畢恭畢敬的人是少之又少了。

  只見在他們面前坐著兩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

  其中一個眉毛全白的男人叫費超,另一個臉上浮現不屑神色的男人叫賀坤。

  費超和賀坤是太乙門大長老的弟子,他們兩個的修為在后天三層。

  太乙門在武道界內是眾所周知的名門正派。

  只是大長老在數年前突破的時候太急于求成,使得身體里落下了隱疾。

  每年的七月七號,身體會如同一個大火爐一般,全身好像是焚燒了起來,而且一年比一年嚴重。

  后來大長老找到了一個根治的辦法,只要和至陰之體的女子結合,他的隱疾就可以治愈。

  而大長老發現季韻寒就是至陰之體。

  想要去除隱疾,必須要對方乖乖的配合,如果用強的是沒用的。

  假如季家愿意臣服太乙門,那么大長老有的是辦法讓季韻寒乖乖聽話。

  畢竟季家一旦臣服,季韻寒很快會被剝脫控制季氏集團的權利,到時候再用季老頭的性命威脅一下,還怕季韻寒不聽話嗎?

  只是季韻寒一直不愿意臣服太乙門,而且太乙門的掌門算是和季家有點淵源的,身為名門正派的太乙門自然不能做出忘恩負義的事情來。

  再說如今太乙門內沒人知道大長老患上了隱疾。

  之前對季家動手的就是古家,在大長老知道季韻寒差點炸死之后,他頓時怒火中燒的,恨不得將古家給拍死。

  不過,想要讓季韻寒乖乖聽話,還需要利用到古家。

  他門下的弟子賀坤和費超,當年在武道界的比試中受了傷,這輩子修為都無法突破了。

  就算繼續留在太乙門內也沒用了。

  這次大長老讓他們兩個來配合古家行事。

  武道界的人是不能夠強行讓世俗家族臣服的,賀坤和費超一旦動手,他們會觸犯武道界定下的規矩,到時候整個武道界根本容不下他們。

  不過,他們的修為一輩子也無法突破了,留在武道界又有什么用?

  大長老幫他們安排好了,只要等他們幫助古家吞并了季家,立馬安排他們躲到國外去。

  古家已經同意一旦吞并季家,他們立馬臣服于太乙門。

  到時候季韻寒沒有了財力的支持,她怎么向太乙門支付續命費用?只能夠乖乖的聽大長老的話了。

  古家已經確定在明天晚上拍賣會結束之后對季家動手。

  一般哪有人愿意脫離武道界,賀坤和費超是看不到希望了,他們才選擇了聽從大長老的安排。

  古慶山和古天華感覺壓力頗大,武道界的人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

  “賀先生、費先生,據說季韻寒身旁的鐘伯不簡單,你們明天有把握嗎?”古慶山小心翼翼的問道。

  看來他并不清楚鐘伯的實力,更加不清楚賀坤和費超的實力。

  賀坤嘲弄的說道:“鐘老頭?他算個什么東西?如果他明天愿意聽話一些,那么念在他曾經是太乙門的弟子,我們可以放他一馬,但如果他不愿意聽話,那么他可以準備好棺材了,反正他已經退出太乙門了。”

  聽到賀坤的話后,古慶山和古天華徹底的放心了下來,他們做夢都想要讓古家成為港島的第一家族,眼前是他們碾壓季家的唯一機會了。

  古慶山和古天華知道賀坤和費超這次幫了他們之后,要遠去國外避風頭了。

  古天華恭敬的說道:“兩位前輩,以后每年我們古家會向你們的銀行卡里打入一筆錢,這一點小小的意思,還希望你們可以接受。”

  賀坤和費超嘴角終于露出了一抹笑容,以后脫離了太乙門之后,凡是要靠他們自己了,古家愿意每年給他們一筆錢,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費超擺了擺手,說道:“放輕松一點,季家算什么?只有一個鐘老頭罷了,明天不會有什么意外發生的,你們古家等著成為港島第一家族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