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很重要嗎

  沈風沒有回答鐘伯的話。Δ

  他對如今華夏國的武道界一點興趣也沒有,武道家族和宗門內實力最強的也只有先天!根本對他起不到任何的威脅。

  季韻寒坐在一旁默不吭聲,她心里面猶豫不決的。

  其實她爺爺病倒之后,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眼看著要離開人世了。

  最后季韻寒拜托鐘伯帶她去太乙門一趟。

  畢竟太乙門和季家有些淵源,太乙門的掌門見了一面季韻寒。

  原本季韻寒想要求太乙門救救自己的爺爺,可太乙門的掌門看過季老爺子的情況后,他直接拒絕了。

  季老爺子已經病入膏肓,可以說全身各個器官全部處于衰竭狀態,以太乙門的實力如果全力救治季老爺子,應該可以讓他正常的多活幾年的,只是這樣太乙門會浪費很多珍貴的資源,這在太乙門看來完全不值得。

  不過,只要讓季老爺子像活死人一樣一直保留一口氣的話,太乙門倒是不需要浪費多少珍貴的資源。

  最后,太乙門的掌門答應了季韻寒可以保住季老爺子一口氣,但季韻寒必須每年給太乙門一筆巨額的續命費用。

  在季韻寒和太乙門的商量之后,季家每年需要支付給太乙門二十億的續命費用。

  當然如果季家愿意效忠太乙門,那么太乙門可以無條件的幫季老爺子保留一口氣。

  又不是將季老爺子直接救活,季韻寒自然不會選擇效忠太乙門。

  如今季老爺子一直在太乙門內。

  在見到沈風的醫術后,季韻寒心里面就有了心思,可要把爺爺從太乙門接出來恐怕不容易啊!

  雖說沈風擁有非常強大的實力,但讓他一起去太乙門,到時候說不定會和太乙門動手,他憑什么要答應呢!

  現在季韻寒已經欠了沈風不少人情了,她真的沒有臉再次開口了。

  鐘伯覺察到了季韻寒臉上的表情,他昨天其實也想到了這一茬。

  季老爺子對他有恩,他當然也想季老爺子可以像個真正人一樣活著,而不是像個活死人一樣。

  可從之前炸彈的爆炸,再到沈風救了范老爺子,他們和沈風的關系并不熟,要是再開口求沈風去太乙門,那就太不知好歹了,這也是鐘伯為什么沒有提起這件事情的原因。

  鐘伯知道現在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至少季老爺子在太乙門內,一直可以保住一口氣的。

  萬一現在提出來惹得沈風厭惡了,到時候就算可以把季老爺子接出太乙門,沈風不愿意治療又有什么用呢?

  鐘伯急忙轉移了話題:“沈前輩,您可以指點我一下嗎?”

  聽到鐘伯的聲音后,季韻寒回過了神,壓制住了想要說出口的話。

  沈風看了眼鐘伯,看在這老頭對他解釋了武道界事情,他說道:“把你的手伸出來,體內運轉你修煉的功法。”

  鐘伯只是沒抱希望的提了一句,見沈風真的愿意指點自己,他急忙將自己的右手伸了出來,體內開始運轉起了他所修煉的功法。

  沈風握住了鐘伯右手的手腕,感受著對方經脈中微弱的靈氣流,他心里面不停的搖頭。

  這么慢的流是什么鬼?

  得要多么垃圾的功法,靈氣才會在經脈中流轉的這么慢?

  沈風松開了鐘伯的手,問道:“你修煉的是什么功法?”

  鐘伯沒有在沈風臉上看出任何表情,他頗為自得的說道:“沈前輩,我修煉的乃是太乙門的歸元訣。”

  “這門功法是太乙門內比較出色的一種功法,雖然比不上宗門內的核心功法,但絕對不是一門很差的功法。”

  沈風嘆了口氣。

  這種垃圾功法還不算很差?他腦中隨便一種功法都可以甩開這什么叫歸元訣的幾百條街。

  相遇也是一種緣分,沈風說道:“你要是相信我,把歸元訣的修煉法門寫下來。”

  鐘伯微微一愣,歸元訣是太乙門的功法,如果他私自外傳的話,那么被太乙門知道了,一身修為肯定會被廢掉。

  只是沈風對他有救命之恩,要不然他之前早就被炸彈炸死了。

  鐘伯隨即在別墅里找了紙和筆,將歸元訣的功法默寫了下來:“沈前輩,您既然對歸元訣感興趣,那么您就拿去看吧!”

  沈風接過紙之后,他皺了皺眉頭,這個老頭還以為他對這種垃圾功法感興趣了?

  看著紙上歸元訣的修煉法門,沈風是連連搖頭,暗自說道:“狗屁不通,誰創造的這種功法?簡直是誤人子弟。”

  沈風拿起筆,隨意在紙上修改了不少地方。

  片刻之后,他對著鐘伯,說道:“我隨意改了幾個地方,你以后可以試著照這上面的方式修煉。”

  鐘伯疑惑接過了沈風修改過的歸元訣。

  修改功法?

  這些功法全部是一代代傳承下來的,就算是先天宗師也沒有能力修改功法的。

  而且沈風才看了幾眼就幫他修改了功法?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只是鐘伯看著紙上修改過后的歸元訣,不禁照著上面的方式運轉了一下,他感受到了經脈中靈氣的流之后,他整個人瞪大了眼睛,嘴巴里足以塞下一大顆雞蛋了。

  剛剛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屏住呼吸,試著再次照修改后的歸元訣修煉,又真切的感受到經脈中靈氣的流后,他整個人如同一個木樁一樣不動彈了。

  照著修改后的歸元訣修煉,經脈中的靈氣流提升了好幾倍,恐怕太乙門的核心功法也沒有這么強大吧?

  沈風隨意改動了一下,竟然改出了一種比太乙門核心功法還強的牛掰功法?

  鐘伯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整個人腦袋里暈乎乎的,有了這門修改后的功法之后,就算沒有資源給他,靠著這門功法,他的修為應該也可以前進的,不會再原地踏步了。

  面前這個戴著面具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鐘伯喉嚨里干澀的厲害,瘋狂的吞咽著口水,有一個念頭從他腦中冒了出來,難道說、難道說面前這個人越先天了?要不然怎么可能隨手修改出一門如此牛掰的功法來?

  “沈、沈前輩,您、您不是先天宗師?您越了先天?”鐘伯說話都哆嗦了。

  沈風一笑道:“這很重要嗎?”

  他不再理會陷入震驚中的鐘伯了,重新往樓上的房間內走去。8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