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可思議

  “傻站在這里干什么?難道你們想讓剛剛那個老頭死嗎?”沈風仿佛沒有經歷任何事情,語氣極為淡然的說道。

  剛剛在炸彈爆炸的瞬間,他用靈氣護著自己的衣服和面具。

  至于他的肉身完全沒必要保護,雖說他的仙帝之軀不再巔峰狀態,但要抵擋一顆炸彈自然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了。

  鐘伯喉嚨里不停的吞咽著口水,在一顆炸彈爆炸的威力之下,能夠活下來已經不容易了,最重要的是沈風身上連一個衣角都沒有破損?這也太夸張了吧?這不是在拍電影啊!用不用這么牛掰無極限!

  緩過神來之后,鐘伯在沈風面前站的筆直,面前這位沈先生的肉身到底得要多強啊!他實在是無法想象了,難怪之前會拒絕保護大小姐,這等人物又豈會愿意做保鏢呢!

  “沈前輩,謝謝您的救命之恩。”鐘伯極為恭敬的說道,不敢再直接稱呼對方為沈先生了。

  轉而,他看了一遍四周,正好沒有監控攝像頭,他對著悍馬車上走上來的保衛人員,喝道:“全部給我管住自己的嘴巴,聽明白了嗎?”

  那些保衛人員全部如小雞啄米一般點著頭,他們從前很佩服鐘伯的實力,在他面前不敢有任何的放肆,如今在見到沈風之后,他們覺得鐘伯原來也不是很強。

  之前沈風一揮手就將鐘伯彈飛了出去,如今在威力巨大的炸彈爆炸下,竟然毫發無損,這簡直不能夠稱之為人了。

  季韻寒回神之后,她說道:“鐘伯,我們先去龍泉別墅區吧!現在救活范爺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聞言。

  所有人全部重新走上了車子。

  勞斯萊斯寬敞的后座里。

  季韻寒嘴唇微微蠕動著,她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冰冷了,眼前這個戴著面具的人到底是誰?她心里面是越來越好奇了,在那等爆炸的威力下,可以連一點事情也沒有,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那么她絕對不會相信的。

  “沈前輩,謝謝你愿意出手救我們。”季韻寒發現自己在沈風面前,再也無法用冰冷偽裝了,剛剛鐘伯喊對方為沈前輩,她只能夠跟著一起這么稱呼了。

  范詩琪也不好意思的說道:“沈前輩,剛剛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接著,她看向沈風的目光里充滿了崇拜,在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女人是不喜歡英雄的?

  同樣她心里面開始充滿了希望,能夠完全承受炸彈的爆炸,說不定沈風真的可以將她的爺爺救活。

  沈風后背靠著座椅,說道:“季小姐,你給我的人情,我應該還完了吧?”

  季韻寒咬著牙點了點頭,如果沒有沈風的話,那么她、鐘伯和范詩琪全部會被炸死。

  雖說絕版黑卡很貴重,但沒有他們的性命來的重要,別說是還完了,現在季韻寒覺得自己欠沈風的人情了。

  “沈前輩,之前我是有很多無禮之處,我在這里再次向你道歉。”

  “對不起,沈前輩。”

  “請你一定要出手救救范爺爺。”

  季韻寒向沈風低下了頭,語氣中充滿了懇求的味道。

  看來這女人以為沈風不愿意出手了?

  沈風隨意的聳了聳肩膀,說道:“我說過會救他的,算你好運了,我沒有食言的習慣,我也不需要你欠我人情,等我之后離開港島了,我們之間應該不會發生什么交集了。”

  季韻寒聽到之后,忽然覺得心里有點難受,等對方離開港島之后,難道從今往后真的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嗎?難道她很差勁嗎?難道她很讓面前的這個神秘男人討厭嗎?她不停胡思亂想著。

  雖說在路上遇到了意外,但還是在一個小時內抵達了龍泉別墅區。

  龍泉別墅區建在靠近山的地方,可以說周圍的環境很美,空氣也很清新。

  這處別墅區在港島有點名氣的。

  季韻寒的車子順利的行駛進了別墅區里,門口的保安并沒有阻攔,他們認得季韻寒的車隊的。

  車子行駛到了十八號別墅前。

  這棟別墅是季韻寒名下的,只見在別墅門前有一個職業裝的女人在等著了。

  在見到季韻寒從車上走下來之后,這個職業裝的女人,她立馬恭敬的走上前打招呼,并且將準備好的一盒銀針遞給了季韻寒。

  季韻寒接過銀針之后,讓人把范高德抬進了別墅內。

  那些保衛人員將范高德平放在了大廳的沙發上。

  沈風讓人散開一點,他拿過了季韻寒手里的銀針之后,沒有說任何的廢話。

  手指快速的捏起了一根根的銀針,同時將靈氣注入到了銀針之內。

  被注入了靈氣的銀針,快速扎入了范高德的脖子上。

  在六根銀針扎入之后。

  沈風直接將穿透范高德脖子的鐵片給慢慢拔了出來,范詩琪等人全部不敢呼吸了,一般情況下直接拔出鐵片,從范高德脖子上肯定會有鮮血不停涌出的。

  可沈風將鐵片完全拔出來了,范高德脖子的傷口上也沒有涌出任何一滴血,只有一個鐵片留下的傷口清晰可見,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鐵片將范高德脖子上的經脈全部割斷了,想要讓范高德起死回生,必須要先要讓他脖子上的經脈重新連接起來。

  沈風左手并攏的食指和中指按在了范高德的脖子上,將靈氣緩緩注入其中。

  隨后,他的右手將銀針一根根拔了下來,接著,他重新往銀針內注入靈氣,一根根的銀針行云流水的重新扎在了范高德的脖子上。

  一共扎下了十針。

  這種針法叫做接脈十針。

  只扎十針,可以快速的恢復普通人斷裂的經脈,當然這種針法想要恢復修煉者的經脈則不可能的,只適用于普通人。

  在施展了接脈十針之后。

  范高德脖子里被割斷的經脈在快速連接起來了,其連接起來的速度非常之快。

  在所有被割斷的經脈全部連接完畢之后,他脖子上的傷口也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

  沈風見狀。

  手掌重新按在了范高德的胸口,一股靈氣注入,將之前保留住的生機激發了出來。

  保留下的生機頓時朝著范高德全身擴散。

  下一秒鐘。

  “噗通!噗通!噗通!”

  從范高德胸口傳來了一聲聲心臟跳動的聲音,而且一聲比一聲有力。

  周圍的鐘伯等人全部不敢吭聲,他們眼前所見到的實在是太不可思了,沈風真的把已經死了的范高德給救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