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車禍

沈風將絕版黑卡和銀行卡收好之后,他站起身準備離開了。(WWW.mian花ang.LA好看的小說棉花糖  季韻寒又說道:“不知先生你如何稱呼?”

  沈風頓了一秒,回答道:“沈逍遙。”

  他隨口編造了一個名字,他心里面一直追求無拘無束逍遙自在的生活。

  季韻寒點頭道:“沈先生是第一次來港島吧?我季家有不少空著的房子,可以給你做暫時的落腳地,等到時候拍賣會開始,我會安排車子來接你,這樣你就省去了不少麻煩。”

  沈風原本是不想欠下人情的,可他已經收了這張貌似不太平凡的黑卡,沒必要在這種小事上多考慮了,之前他是因為季韻寒太過的盛氣凌人了,現在這個女人的態度改變了不少,只是住在季韻寒提供的房子里,大不了等拍賣會結束之后,他將這張黑卡還給季韻寒,再給她一筆超出外面的住宿費。

  在看到沈風點頭同意之后,季韻寒和鐘伯帶著沈風一起乘坐VIP電梯下去了。

  沈風和季韻寒坐在了勞斯萊斯的后座上,而鐘伯則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子。

  在四輛悍馬的護航之下,勞斯萊斯也行駛了起來。

  季韻寒臉上依舊冰冷,只是她對沈風越來越好奇了,這是她有史以來第一次對自己的相貌產生懷疑。

  只見一旁戴著面具的沈風目不斜視,完全沒有被她的相貌有一丁點的吸引。

  沈風不開口,她也沒有開口的意思,氣氛顯得有沉寂。

  在行駛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后,勞斯萊斯忽然停了下來。

  整條通往前面的道路完全堵塞住了,剛剛應該是在這里發生了車禍。

  坐在副駕駛上的鐘伯,眉頭猛的緊緊皺了起來,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車牌號碼。

  隨后,他立馬下車去查看了,沒一會的時間,他神色匆匆打開了勞斯萊斯的后座車門:“大小姐,前面發生車禍了。”

  季韻寒聞言,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可鐘伯又說道:“發生車禍的人是范老爺子。”

  這回,季韻寒臉上的神色陡然一遍,問道:“鐘伯,范爺爺沒事吧?”

  見鐘伯沒有立馬開口,季韻寒立馬走下了車子。

  而鐘伯和從悍馬上走下來的保衛人員,他們緊緊的跟在了季韻寒的四周,時刻注意著周圍的情況變化。

  范老爺子范高德,他當年是季老爺子的左右臂膀,在季氏集團里占了一些股份的。

  在季老爺子病倒之后,范高德是最支持季韻寒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當初幫季韻寒減少了很多阻力。

  可能是范高德的選擇,給他家里引來了殺機,他的兒子死于一場車禍之中,如今他和季老爺子一樣膝下只有一個孫女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季韻寒一直覺得虧欠范高德的,從各個方面想要補償范家。

  今天范老爺子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出車禍?而且還是在她要經過的路上!

  車禍現場就在前面不遠處。

  當季韻寒看到范高德的情況之后,她整個人呆立在了原地,只見范高德乘坐的車子完全變形了,一個大概三十厘米長的鋒利鐵片刺入了他的脖子里,這鐵片應該是車子撞擊之后而產生的。

  在范高德身旁一個二十三歲左右的女人哭的停不下來,她是范高德的孫女范詩琪。

  剛剛在發生車禍的瞬間,范高德護住了范詩琪,才使得她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

  范高德的保鏢全部死在了這場車禍中。

  范高德鼻子里的呼吸完全停止了,心臟也完全不再跳動了。

  季韻寒臉上再也沒有冰冷了,整個人像丟了魂魄似的,她一直把范高德當做長輩看待,如今看到范高德忽然死了,這讓她要如何接受?

  范詩琪看到季韻寒之后,她急忙跑了過來,拉著季韻寒的手臂,泣不成聲的說道:“韻寒姐,你、你一定救救我、我爺爺,我爺爺不會有事的,你說對不對?”

  由于車禍才發生沒多久,救護車還沒有趕到這里。

  鐘伯給范高德檢查了一下之后,他對著季韻寒微微搖了搖頭。

  季韻寒看到之后,身子變得僵硬了起來,臉上瞬間布滿了殺機,這算是對她的警告嗎?

  “詩琪,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爺爺的。”季韻寒只能夠這樣安慰范詩琪了。

  在范詩琪回到范高德身旁之后。

  鐘伯低聲說道:“大小姐,范老爺子沒救了,他的脖子完全被鐵片刺穿,根本沒有呼吸和心跳了,就算是那個地方的人也救不活范老爺子。”

  那個地方的人也救不活?

  季韻寒身體又緊繃了幾分,說道:“鐘伯,讓人給我查出今天這場車禍真正的幕后黑手,我欠范家的太多了,我欠范爺爺的太多了。”

  她說話的語氣變得更加冰冷了,如同是萬年冰窟一般,美眸里閃過了兩道寒光。

  對此,鐘伯心里面頗為的擔憂:“大小姐,我會查出是誰制造了這場車禍的。”

  季韻寒看著陪在范高德身旁的范詩琪,她不知道該如何對范詩琪解釋,在她愁眉不展的時候。

  沈風也從勞斯萊斯上走了下來。

  他看到季韻寒的表情之后,他可以猜測出這個脖子被鐵片刺穿的老頭,應該對季韻寒很重要。

  這個老頭脖子被刺穿沒多久,心跳停止的時間也不長,應該是有救的。

  隨手救了這老頭,當做是還人情吧!這樣之后沈風也不必麻煩的將黑卡還給季韻寒,更不必支付住宿費了。

  “他對你很重要?”沈風問了一句。

  季韻寒不明白沈風為什么問這個?她還是皺眉點了點頭。

  沈風繼續說道:“如果想要救他,立馬帶他離開這里,我不想再這么多人面前出手。”

  聞言。

  季韻寒愣了好幾秒鐘,美眸里爆發出了驚喜,她完全情緒失控了,再也沒有一點冰冷女王的氣質了,緊緊的抓住了沈風的手臂:“你真的有辦法救范爺爺?”

  “現在是有,不過,你再耽誤下去,我也無能為力了。”沈風平淡的說道。

  鐘伯充滿疑惑的看著沈風,范高德的脖子可是被鋒利的鐵片給刺穿了,就連那個地方的人肯定也是束手未測的,他不否認沈風的實力很強,但可以將死人救活,這完全超出常理了。

  季韻寒沒有考慮的太多,她隨即吩咐保衛人員將范高德往勞斯萊斯上抬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