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絕版黑卡

  聽到沈風毫不猶豫的拒絕之后。

  季韻寒柳眉微蹙,作為季家現任家主,她從來沒有被人如此拒絕過,美眸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平時她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冰冷女王。

  鐘伯心里面嘆了口氣,說道:“這位先生,你不再考慮考慮嗎?”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么你應該對這次的拍賣會很感興趣,但你有沒有想過,這次前來參加拍賣會的人很多,你手里的資金不一定比得上別人,我們大小姐可以把你看中的拍賣品直接送給你。”

  沈風將拿起的茶杯放了下來:“沒聽到我說的話嗎?我只需要一張會員卡,至于我可不可以拍到想要的東西,這不是你們要擔心的。”

  季韻寒在沈風對面坐了下來,她聽得出對方話里沒有任何一絲回旋的余地了。

  她將不悅隱藏在了心里,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拍賣行的會員卡分為銀卡會員、金卡會員和限量金卡會員。”

  “作為剛剛的歉意,我會給你辦理一張金卡。”

  季韻寒從旁邊拿出了一張彩紙,隨意的遞給了沈風:“這是關于我們拍賣行辦理會員的具體要求。”

  沈風大致的看了一遍。

  想要成為季氏拍賣行的銀卡會員,其名下的資產最起碼要有十億以上。

  而想要成為季氏拍賣行的金卡會員,其名下的資產最起碼要有一百億以上。

  至于想要成為季氏拍賣行的限量金卡會員,其名下的資產最起碼要一千億以上,并且限量金卡會員,季氏拍賣行每年只發行一張。

  在辦理會員的時候,辦理者必須要向拍賣行出示自己的資產證明。

  在沈風看完抬起頭的時候。

  季韻寒身上多了幾分盛氣凌人,一百億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就算武力值強大,賺錢的手段未必強大了。

  沈風不喜歡欠下人情,尤其是這種人情對于他來說根本可笑無比,難道他的銀行卡里沒有一百億以上的資金嗎?

  要知道之前吳州各大家族可是把名下的資金全部轉入他的銀行卡里了,這么多吳州大家族合起來的錢呢!

  沈風之前有收到一筆筆錢到賬的消息,他對這些并不是特別在意,所以根本沒有去查看。

  現在每天吳州各大家族都會把賺到的錢轉入他的銀行卡里,他嫌太吵了,把銀行卡的短信提示功能給關了。

  沈風隨手將銀行卡拿了出來,說道:“這張銀行卡里是我的資產,你們不需要對之前的事情抱有歉意,我不喜歡欠下人情。”

  看到沈風拿出的銀行卡之后。

  季韻寒美眸中的神色閃爍了一下,看了眼鎮定坐著的沈風,她將銀行卡拿在了手里:“那請你再等一會。”

  鐘伯跟著季韻寒一起出去了,他們想要查到這張銀行卡里有多少錢很容易。

  辦公室內。

  季韻寒和鐘伯得知銀行卡里的數目之后,他們兩個愣了好一會,這張銀行里足足有上千億的資金。

  雖說季家的資金遠遠不止這么多,但要讓季韻寒一口氣拿出上千億,她絕對做不到。

  那些前來辦理會員的人,他們名下大多數都是不動產,誰會把一張有上千億的銀行卡隨手放在褲兜里?

  鎮定了一會之后。

  季韻寒緩了緩氣,說道:“鐘伯,我越來越看不透這個人了,隨手可以拿出上千億現金的人,最重要聽他的聲音很年輕,有可能只有二十多歲,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我要不要去查一下這張銀行持有者的所有信息?”

  鐘伯搖了搖頭,說道:“最好不要,我們現在不知道對方是誰?看來他不僅僅是一個高手這么簡單了,再說他用面具遮擋住了自己的臉,他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身份,你認為這張銀行卡會是他本人的嗎?有很大的可能是用其他人的名字辦理的。”

  季韻寒臉頰出奇的有點泛紅,回想著剛剛自己像個小孩子賭氣一樣,她這是怎么了?可能是第一次有人敢這么直接的拒絕她吧!

  “不想要欠下人情?我偏偏要你欠人情。”季韻寒低聲嘟囔了一句。

  鐘伯問道:“大小姐,今年的限量金卡辦理過一次了,你是想要破例給他辦理一張限量金卡嗎?”

  季韻寒搖了搖頭:“鐘伯,限量金卡這個人情不夠重,再說得明白一點,對于他這樣的人來說,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人情。”

  “我要把絕版黑卡給他。”

  聽到季韻寒的話之后,鐘伯訝異說道:“大小姐,絕版黑卡只剩最后一張了,你確定要這么做嗎?”

  季家的絕版黑卡。

  要比限量金卡貴重上不知多少倍,拍賣行的限量金卡,只能在拍賣行使用。

  而絕版黑卡是可以在季家名下所有的產業下使用,凡是在季家產業下消費一百萬以下的數目,全部是可以免單的。

  這絕版黑卡是季家早年推出的一種卡,這種卡至今為止只誕生了三張。

  其中兩張已經下落不明,不知道如今在誰的手里,只是這些年一直沒有人用絕版黑卡來消費過。

  總共才發行了三張絕版黑卡,如今季家手里只有最后一張了,季韻寒想要把其送給沈風,這倒的確算得上是一份人情了。

  季韻寒點了點頭,說道:“鐘伯,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我越來越覺得這個面具人不簡單了,我認為把絕版黑卡送給他絕對是值得的,我想要賭一把。”

  當季韻寒和鐘伯再次來到會客廳的時候。

  季韻寒手里多了一張黑色卡片。

  這張黑色卡片看上去非常的簡單,整張卡片是純黑色的,只有在卡片的右下角有一個小小的“季”字。

  沈風沒有去聽季韻寒和鐘伯在辦公室里的談話,在剛剛的彩紙上沒有介紹這種黑卡。

季韻寒說道:“這位先生,目前辦理不了金卡和限量金卡了,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