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后悔已晚

  不可能。

  這怎么可能!

  譚啟華和霍健等人呆若木雞了,在他們眼里沈風就是一只癩蛤蟆,當年在大學里穿的衣服,縫縫補補了還在往身上套。

  秦家在天海勢力滔天,恐怕十個吳州梁家也比不上一個天海秦家。

  這么一個大家族,沈風可以簡簡單單的讓其覆滅?玩笑不是這么開的啊!

  “外公,你們不要被這小子給騙了,你們可以去調查一下這小子的背景,他絕對不是來自于什么大家族之中。”譚啟華不死心的說著,爬到了梁萬世的身旁,他認為單純的武力不足以讓梁家這么畏懼的,肯定是梁家以為沈風背后有什么大家族。

  到了此時此刻,看到譚啟華還執迷不悟,梁萬世氣的臉色漲紅無比,當初他們不少大家族也調查過沈風的背景才動手的,可結果呢?最后落得了什么下場?

  “砰!”

  “你個不知回頭的混蛋。”

  梁萬世的手臂甩在了譚啟華的腦袋上,原本他對自己這個外孫很是疼愛的,可如今看到這個外孫如此不堪,他心里面雖說有不忍,但梁家不能因為一顆老鼠屎而毀了啊!

  再說這件事情原本就是譚啟華引起的,他們梁家必須要給沈大師一個交代。

  沈風不打算在這里浪費時間了,站起身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梁萬世:“這里的事情由你們自己處理,我相信你們梁家可以辦好的。”

  說完。

  沈風一步一步的朝著包廂外走去,他知道梁家沒有膽子包庇譚啟華等人的。

  在經過周坤身旁的時候,沈風搖了搖頭,說道:“我記得上次給過你教訓了,為什么你不懂得珍惜呢?你下面那東西應該時刻提醒著你不要來招惹我了,做人還是要點腦子的,對吧?”

  沈風的聲音并不大,在場的人卻全部聽到了。

  “果然是你?真的是你!”周坤身子哆嗦不停。

  模樣凄慘的譚啟華,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周坤,隨后又看了眼沈風。

  “你說的對,這個世界是屬于強者的,可惜你不是強者。”沈風沒有回頭了,推開門走出了包廂,只有淡淡的聲音回蕩在空氣中。

  梁萬世等人從地上爬了起來,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

  “砰!”

  梁凡氣憤的一腳踢在了譚啟華的肚子上,在沈大師離開包廂之后,他心里面的壓力小了不少:“你惹上誰不好?偏偏要惹沈大師?你死了不要緊,來禍害我們梁家就是你的不對了。”

  躺在地上的譚啟華被踢了一腳之后,他的身體弓著成了大蝦的形狀,不甘心的說道:“凡哥,沈風真的是我們曾經的同學,我們很了解他的。”

  梁建生冷聲說道:“了解嗎?那么你知道沈大師如今是吳州之王嗎?我們所有吳州大家族全部臣服在了他的腳下,沈大師的本領不是我們可以揣測的,區區一個天海秦家,再牛能夠比沈大師還牛嗎?”

  吳州之王?

  沈風是吳州之王?

  吳州所以大家族全部臣服于他的腳下了?

  譚啟華等人知道梁建生沒必要說謊,整個吳州的大家族不會都會被騙的,如此說來沈風絕對是今非昔比了。

  想起沈風臨走前對周坤說的話,譚啟華吼道:“周坤,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你當初不是說沈風在吳州很落魄的嗎?”

  梁萬世等人凌厲的目光也集中在了周坤身上。

  周坤早已經嚇得無法思考了,他不自覺的將當初的事情說了一遍。

  譚啟華和霍健等人臉色紛紛劇變,如果早知道沈風有可以將死人救活的醫術,那么他們絕對不會如此莽撞的動手。

  梁凡看了眼旁邊的保鏢,說道:“他們誣陷沈大師玷污女人,那么把他們的鳥全部爆了吧!”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

  幾個保鏢隨即抽出了腰間的槍,對準了譚啟華、周坤、霍健和程詠的下面那玩意連連開槍。

  “砰!砰!砰!砰!”

  “啊!啊!啊!啊!”

  這幾個保鏢的槍法非常準,譚啟華他們下面那玩意全部被子彈穿透了,一個個痛的喉嚨里嘶啞的吼叫著。

  梁萬世搖了搖頭說道:“譚啟華,今后你好自為之吧!”

  “建生,把他們全部送去坐牢,事情安排的隱秘一些,不要讓其他人查出來,讓他們在牢房里好好享受享受,既然他們這么想要把大師送到牢房里去。”

  梁建生點頭說道:“爸,我會安排妥當的,我會給他們制造長期在外出差的假象,不會讓他們家里人產生懷疑。”

  譚啟華捂著被打爛的那玩意,他現在后悔也晚了,梁家人原本對他全部非常的好,可如今為了沈風對他下手,可見沈風在梁家心目中有多么巨大的地位了。

  胡玲癱坐在地上,忍不住的尿了出來,極度后悔的說道:“沈、沈、沈風的兄弟是我的男朋友,我、我、我……”

  梁凡嘲弄道:“就你也配做大師朋友的女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你也不例外。”

  看著躺在地上的哀嚎不停的譚啟華等人,胡玲雙眼無神的呆坐在地上,任由著尿流出來,回想著之前和郭力強的談話,她現在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啊!

  沈風是吳州之王啊!

  郭力強又是沈風的兄弟,如果她還是郭力強的男朋友,那么她豈不是可以在吳州橫著走了,想要在吳州找份體面的工作也很輕松,如今一切都和她無關了,今后她的日子要在牢房里度過了。

  沈風在離開包廂之后,他朝著ktv外走去了,在來到一樓大廳時。

  江雅雯和薛怡正好也從樓上下來,原本她們臉上布滿了不悅之色,可在看到沈風之后,臉上隨即露出了喜悅,快步走了上去,恭敬的喊道:“沈大師。”

之前她們太緊張,連大師的號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