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怎么回事?

  忽如其來的這一畫面,讓譚啟華等人嘴角的笑容僵硬住了。

  看著蹲在地上,痛的嗷嗷直叫,一只手掌鮮血淋漓的霍健。

  譚啟華他們的心臟狂跳不已,使勁的眨著眼睛,試圖想要告訴自己眼前的一切是幻覺。

可眼睛閉上睜開、閉上又睜開  面前的一切始終沒有變換,他們記得剛剛沈風只是用手指彈了一下酒吧?

  霍健手里的酒竟然就發生了如此猛的爆裂?

  一時間,譚啟華等人腳下的步子紛紛倒退,沈風難道會武俠里的功夫?

  除此之外,他們無法想到沈風為什么可以輕輕彈一下酒,整個玻璃就發生了如此不可思議的爆裂。

  沈風看了眼蹲在地上的霍健:“難道你不知道玻璃是易碎品嗎?以后注意一點。”

  霍健忍著疼痛站了起來,快速的退到了譚啟華身旁,他怒火中燒的瞪著沈風,手掌上鮮血流個不停,他不敢將扎入手掌里的玻璃碎片拔出來。

  譚啟華冷靜了下來:“沈風,你的確和當年有點不同了,你居然還學了這么一手功夫!但這個世界不是拳頭硬,你就有資格大聲說話的,你的拳頭再硬擋得了子彈嗎?”

  “現在你又多了一條行兇傷人的罪行,霍健血淋淋的手掌擺在面前,你想要抵賴也不行,這次看我怎么玩死你!”

  在說話之間。

  譚啟華第一個快速退出了包廂,現在他的表哥梁凡沒有帶人到達這里,萬一沈風要拉他同歸于盡怎么辦?所以還是到外面去守著比較安全。

  見譚啟華退出了包廂,周坤和程詠等人也快速退了出去。

  沈風沒有去追,既然他們想要這么快送死,那么他有不成全的道理嗎?耐心的重新坐了下來,今天干脆把這幾只蒼蠅全部解決了,省的他們一直在耳邊嗡嗡亂叫。

  譚啟華等人離開包廂之后,一路退到了的外面。

  霍健痛的臉上表情略顯猙獰,嘴唇有點發白的說道:“譚哥,我要去醫院。”

  譚啟華皺眉說道:“你在忍忍,我和我表哥的關系不錯,要是讓他知道這只癩蛤蟆不光弄了我的女人,而且還把我的兄弟打成這樣,以他的性格肯定會大怒的,到時候面對一個個的槍口,這只癩蛤蟆還敢牛嗎?你等著待會這只癩蛤蟆跪在你面前吧!”

  聞言,霍健咬了咬牙,說道:“好,譚哥,我再忍一會,我要看到那只癩蛤蟆跪在地上向我們求饒。”

  程詠咽了咽口水,說道:“譚哥,這次我們是低估沈風了。”

  譚啟華不屑的搖頭道:“沒有低估,他三年多以前是一只癩蛤蟆,如今他還是一只癩蛤蟆,身手好點最多做個保鏢,而保鏢只是有錢人雇傭的狗而已。”

  胡玲贊同道:“啟華說的很對,沈風充其量只能夠做條狗,待會他就會向我們搖尾乞憐了。”

  譚啟華很滿意胡玲的話,在對方的胸脯上狠狠抓了一把。

  正當這時。

  一輛又一輛警務人員的車子停在了的四周。

  從這些車子后面行駛而來了一輛路虎和一輛悍馬,從路虎上走下來四個體型碩壯的黑衣保鏢,其中一人快步恭敬的去打開了悍馬的車門,一個二十八歲左右的青年從悍馬上走了下來。

  這個青年身上有一種桀驁不馴的氣息,他對執法人員的頭兒說了兩句,讓他們暫時在外面等一會。

  譚啟華之前臉上的傲氣消失了,他徑直來到了這個青年面前,帶著幾分討好:“凡哥,你終于來到了,那家伙不僅弄了我的女人,還把我兄弟打傷了。”

  梁凡看到了譚啟華身后的霍健,他的臉色徹底難看了起來,吳州各大家族成為沈跟前狗的事情,沒有太多人知道的,所以他們原先是吳州大家族的,現在還是吳州的大家族。

  梁凡拍了拍譚啟華的肩膀,說道:“啟華,放心,你待會想要怎么處置這個不長眼睛的家伙都可以,我最恨那些自己沒本事,要對女人用強的垃圾了。”

  說話間,梁凡有意無意的看了眼胡玲,這女人的姿色不怎么樣,但身材絕對沒話說的。

  “天豪里不適合鬧事,我們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有這幾個保鏢足夠了,先把他帶出再說。”再給梁凡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鬧事。

  譚啟華低聲問道:“凡哥,那小子有點扎手,你的保鏢有帶槍嗎?”

  梁凡跨出了一步,說道:“帶路吧!”

  譚啟華知道這些保鏢是有槍的了,他和霍健等人急忙走進了里。

  一路帶著梁凡走到了包廂門口。

  譚啟華等人率先踹門走了進去,看到沈風悠哉悠哉的坐著的時候,霍健得意的笑了起來,可能是手掌的疼痛,讓他的笑容顯得有點猙獰:“沈風,睜大你的狗眼,現在梁少來了,你知道梁少是誰嗎?這是你永遠也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程詠也叫囂了起來:“癩蛤蟆,你再牛一下給我看看,剛剛老老實實的被霍健打一頓不是很好嗎?非要把事情鬧大你才滿意?”

  周坤冰冷的說道:“沈風,今天沒人可以救得了你。”

  胡玲也落井下石:“郭力強他們是傻子才會把你當做兄弟,這個世界上傻子很少,像你這樣的人能夠給自己的兄弟帶來什么?我以前聽夠了郭力強每天叨念著你的名字,叨念著你這個廢物的名字。”

  譚啟華拍了拍胡玲的屁股,笑道:“凡哥,就是這小子,他會一點功夫,我看還是用槍對付他比較穩妥。”

  轉而,他又對著沈風,笑道:“我說過了,這個世界是有權有勢的人掌控的,就算你有點身手,你也只是一灘爛泥。”

  跟著一起走進來的梁凡。

  在看到包廂里的沈風時,他的心臟就如遭重擊了,這輩子他都忘不了這張面孔。

  當初在玉府大酒店里的血腥還歷歷在目的。

  聽著霍健和譚啟華等人一句又一句的話,梁凡差點尿褲子了,他們這些混蛋到底在干什么?

  現在他知道譚啟華根本是在放屁了,沈大師會看的上胡玲這樣的女人?

  以沈大師的身份,他想要多少女人沒有?用得著強上嗎?

  他梁凡在沈風面前夠資格稱為梁少嗎?他是越來越害怕了,身體不停的顫抖著,這該死的譚啟華簡直是要把他們梁家往萬丈深淵里推啊!虧他一直把譚啟華當兄弟看待,沒這么坑人的!

  譚啟華看到梁凡身體哆嗦不停,他問道:“凡哥,你很冷嗎?”

  冷你娘!

  梁凡眼眸里要噴出火來了,毫不猶豫的一拳打在了譚啟華的臉上。

  譚啟華瞬間被打懵了。

  自己的表哥為什么突然對他動手?

  只是他來不及問,梁凡的一個左勾拳,一個右勾拳來回不停的打著譚啟華的整張臉。

  他的鼻梁被打斷了,鮮血噴灑了出來,嘴巴里的牙齒被打掉了幾顆,可以說梁凡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他恨不得直接將譚啟華給活活打死。

  一旁等待沈風求饒的霍健等人,他們腦袋里頓時一片空白,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完全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