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兄弟是什么?

  看到喬子墨他們三個吃的肚子要撐破了,沈風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們三個是餓死鬼投胎嗎?

  陸揚打了一個飽嗝,說道:老四,你站著說話不腰疼,照理來說,這很不合理。

  吳州連一線城市也算不上,紫悅會所頂層的菜好吃,應該也要有個限度的,這好吃的太夸張了。

  陸揚算是見過一些世面的人。

  沈風站起身走到了陸揚身旁,手掌按在了對方的肚子上,靈氣慢慢注入其中。

  沒一會之后,陸揚覺得胃里一陣舒暢,又可以吃下很多東西了。

  沈風是利用靈氣幫助陸揚加快了胃里的消化。

  隨后,他又來到了郭力強和喬子墨的身旁,用同樣的辦法幫助他們消化了一下。

  一時間,這三個家伙忘記了吃東西,目不轉睛的盯著沈風。

  看著我干什么?當年我是摔下了山,腦部受到重創失憶了,最近才恢復記憶的。

  在失憶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高人,和他學了一些氣功,可以用氣功來治病,剛剛我用氣功幫你們加快消化胃里的食物。

  沈風隨口胡扯了兩句,難道說他穿越去仙界了嗎?估計這幾個兄弟會以為他腦子壞掉了,再說如果他施展出了手段,或許會讓這三位兄弟心里有壓力,他還是喜歡如今這樣的相處方式。

  喬子墨說道:老四,你這是在編呢?不過,我還真相信了,剛剛我覺得胃里有股氣在竄來竄去的,不是一般的舒服啊!

  郭力強點頭贊同:難怪老四可以救了紫悅會所老板的命,現在看來老四是神醫了,以后前途是無可限量啊!不像我們都忘了自己學的是什么了?

  沈風皺眉道:你們都沒有從事醫療方面的工作?

  陸揚苦笑道:不要說這些無聊的事情了,今天我們只要痛痛快快的吃,痛痛快快的喝,剛剛我們吃過了,接下來是喝了。

  看到陸揚轉移話題。

  沈風沒有多問了,看來自己這三個兄弟,可能這幾年也過的不是很好,有機會一定要幫他們改善一下目前的情況,如果直接送給他們錢的話,那么他們肯定不會接受的。

  不知道各位對今天的菜還滿意嗎?一個老頭敲了敲門之后,走進了帝王間。

  喬子墨覺得這老頭有點兒熟悉,好半晌之后,他說道:您是何老?今天的菜是您燒的?

  這個老頭兒是何老何永福,當初他對沈風下廚很不滿意,可在吃過之后,他是徹底低下頭了,還懇求要幫沈風推廣仙味液。

  何老當年給京城不少大人物燒過菜,他還上過飲食節目的訪談,去宣傳化。

  喬子墨正好看過那檔飲食節目。

  見何老微微點頭,喬子墨是立馬激動了,說道:老大、老二,何老曾經是給京城的大領導燒菜的,沒想到我們也有機會享受一把大領導的待遇。

  何老笑呵呵的看著沈風。

  沈風知道這老頭兒肯定有事找自己,他問道:有事?

  何老急忙恭敬的說道:大師,我想請您幫個忙,您能出來一下嗎?

  陸揚等人吃的很滿意,他們自然而然的認為何老找沈風,肯定是想要找沈風治病。

  他們是體驗過沈風的氣功了,沒想到現在老四混了個大師的稱號。

  郭力強說道:老四,你和何老出去一趟吧!說不定他有什么難言之隱。

  沈風站起身走出了帝王間。

  何老跟著走出來之后,立馬說道:大師,上次您讓我加入到仙味液的項目中來了,說好了讓我推廣仙味液的,到時候等仙味液準備了一定的量,能不能讓我拿走一批,當然老頭我會付錢的。

  原來是這種道:你去找安雄不就可以了嗎?

  何老氣呼呼的說道:大師,安雄那小子這幾天老是躲著我,他說要先打開吳州附近幾個城市的市場,現在仙味液存儲的量也少,而我想要把仙味液直接推廣到京城去。

  沈風思索了片刻后,說道:這樣吧!這幾天我讓仙味液的產量增加上去,安雄也有他自己的考慮,到時候我會讓他給你一批仙味液的,你再等一等。

  聞言,何永福這老頭兒急忙連連道謝:那我先謝謝大師您了。

  沈風擺了擺手之后,重新走進了帝王間。

  剛剛郭力強等人忙著吃菜了,根本沒來得及喝酒,如今喬子墨是打開了一瓶瓶的酒,沈風的杯子里也被倒滿了。

  在他剛剛坐下來的時候,陸揚舉起了杯子:老四,我們四兄弟一起走一個。

  郭力強和喬子墨拿起了酒杯,沈風也拿了起來,大家全部是一飲而盡。

  這種酒對于沈風來說簡直是白開水。

  他們四個一杯杯的喝著,陸揚、郭力強和喬子墨有點醉意了。

  老四,當年的事情,我們對不起你,我們不知道秦雪薇是個賤人,我們自罰一杯。陸揚帶頭之后。

  郭力強和喬子墨也干了一杯酒。

  陸揚摟著沈風的肩膀,帶著醉意說道:老四,你現在過得很好,將來一定可以更好的,去他娘的秦雪薇,去他娘的秦賤人。

  轉而,微醉的陸揚忽然變得鄭重了起來:老四,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把當年的事情忘了,秦家的勢力太大了,我不想看著你深陷下去。

  沈風知道陸揚是為自己好,他說道:老二,我之后要去參加秦家的壽宴和秦雪薇的訂婚宴,當年的事情總要有個結局的。

  陸揚等人沉默了一下,之后秦家的壽宴和秦雪薇的訂婚宴一起舉辦的。

  最近秦雪薇提前邀請了不少同學,就連他們三個也收到了邀請函。

  雖說沈風在吳州混得不錯,但秦家是天海的大家族,而天海又是一線城市,所以天海的大家族完全不是吳州的大家族可以比擬的。

  在陸揚他們眼里沈風斗不過秦家的。

  深吸了一口氣,陸揚說道:老四,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我也去。喬子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郭力強笑道:這種事情少不了我。

  你們準備陪我一起去受辱?沈風微微有點觸動。

  陸揚將杯中的酒一口干之后,說道:老四,兄弟是什么?

  兄弟是哪怕明知道前面是懸崖也會樂呵呵的陪你一起跳的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