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氣炸了

  聽到沈風并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后,王遠心里面重重的松了一口氣,慌慌張張的說道:“沈大師,紫悅會所里的工作沒有做到位,讓您動氣了,我們真是罪該萬死,請您一定放心,我現在立馬將閑雜人等踢出紫悅會所。”

  沈風微微點了點頭:“這種人還沒有讓我動怒的資格,你去處理紫悅會所的事情,這里不用你陪著。”

  聞言,王遠畢恭畢敬的退了下去,在走進電梯之后,他全身的衣服要被汗水給浸濕了,自言自語道的罵道:“譚啟華這混蛋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在吳州好像沒有這號人物,原本今天沈大師來,我可以盡量套套近乎的,都是這該死的混蛋。”

  如今整個吳州大家族的家主,見到他這個總經理全部客氣的很,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他知道自己的老板王安雄非同一般了,而讓王安雄非同一般的人極有可能是沈大師。

  正所謂打狗要看主人。

  他王遠現在作為紫悅會所的總經理,怎么說在吳州也是一個人物了,譚啟華連頂層都走不上來,背景肯定不劊深到哪里去的。

  “給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個叫譚啟華的在我們紫悅會所內消費!”王遠立馬打了一通電話出去,聲音之中充滿了怒意。

  此刻。

  帝王間里。

  在沈風回來之后。

  翻看著菜單的喬子墨是連連倒吸冷氣,說道:“老四,這里的菜太貴了吧?要不我們還是換個地方。”

  陸揚笑著說道:“老三,你能不這么土鱉嗎?老四手里有至尊紫卡,在這里一切消費全部免單的,今天我們是沾了老四的光。”

  得知一切消費免單,喬子墨重新有了興致:“那我今天就不客氣了,第一次來這么高檔的地方,渾身有點不自在,我能把這里的菜全部點一遍嗎?”

  看到喬子墨一副無恥的樣子,沈風嘴角微微劃過一抹弧度,老三耍寶的性格一點都沒變。

  沈風讓服務員走進了包間,讓她把所有的菜全部上一遍。

  服務員沒有任何不滿,面帶笑容的退了出去。

  “老四,你真把所有菜點了一遍?我只是開玩笑的,你還不知道我的性格嘛!趕緊讓那位美女回來。”喬子墨急忙說道。

  沈風坐下來了,說道:“老三,今天我們四個重聚,是要吃的好一點,你把心放下進肚子里,我和紫悅會所老板的關系不錯。”

  在沈風和陸揚等人有說有笑的時候,

  紫悅會所十樓的一間包廂里。

  霍健等人紛紛給譚啟華敬酒。

  譚啟華很享受這種被人簇擁的感覺,他每次只是微微抿一口。

  “這紫悅會所是有等級制度的,譚哥手里的銀卡可以在一樓到十樓消費,可以擁有銀卡已經算是非常了不起了,最重要譚哥不是吳州人士。”周坤笑著解釋道,他之前一直在吳州工作,對紫悅會所有一定的了解。

  霍健拍著馬屁,說道:“譚哥,要不是有你,我可能一輩子也進入不了這里消費,你說沈風他們去哪里吃飯了?”

  程詠不屑的說道:“這還用說嘛!雖然陸揚有點錢,但這里不是他的地盤,估計他們隨便找個飯店吃一頓了,紫悅會所可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走進來的。”

  譚啟華笑著端起了酒杯,臉上充滿了無比的得意:“現在不要說這些掃興的事情,我早就說過沈風不是和我們一個世界的人。”

  說笑間,他的另一只手放在了胡玲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著:“怎么樣?如果是郭力強的話,那么他一輩子也無法帶你來這里。”

  胡玲要靠進譚啟華的懷里了,她很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跟著郭力強她一輩子也無法體會到什么叫做上流社會,臉頰上微微泛紅,嘴唇輕輕的張合著。

  譚啟華瞬間有了感覺,在他的手要伸進胡玲裙子的里面時。

  包間的門被重重的推開了。

  王遠帶著十個保安走了進來,質問道:“誰是譚啟華?”

  譚啟華不由自主的回了一句:“你是誰?”

  王遠終于見到這貨的廬山真面目了,他一個箭步沖了出去,一腳踢在了譚啟華的肚子上。

  使得譚啟華從椅子上滾了下來。

  同時周坤等人也回過了神來,霍健吼道:“你們怎么打人?”

  譚啟華臉色陰沉的厲害,無緣無故被不認識的人踹了一腳,而且還是在曾經的同學和現在的女人面前,這簡直是被打臉了。

  看著王遠身旁的十個保安,譚啟華冷靜了一些:“你們是紫悅會所的工作人員?我是來這里消費的,這是你們對待客人的態度嗎?”

  “啪!”

  王遠一巴掌直接扇在了譚啟華的臉上:“對待客人是要好的態度,問題你是我們的客人嗎?沒有我們會所的會員卡,你也敢混進來,簡直是不把我們紫悅會所放在眼里了?”

  全部是這混蛋,要不然今天說不一定可以和沈大師攀攀關系,給沈大師服務周到了,興許就記住他這個人了,現在一切都被毀了,簡直是浪費了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啊!這種機會可不多見的。

  被突然之間扇了一個耳光,譚啟華怒的想要直接動手,可看到十個躍躍欲試的保安之后,他強忍著怒氣,拿出了身上的銀卡:“我要投訴你,我是你們會所的銀卡會員。”

  前兩天譚啟華和吳州梁家的表哥通過電話,對方在電話里隱晦的提起,以后來去紫悅會所的時候,千萬不要鬧事,要不然他直接打電話給梁家了。

  王遠看也沒有看譚啟華的銀卡,他是越想越氣,喝道:“我們會所的銀卡有這么粗制濫造嗎?你這種小癟三也有資格來我們這里消費?”

  轉而,他對著十個保安,吼道:“一個個等著吃大便嗎?給我把他們扔出去。”

  十個保安見總經理憤怒了,隨即沖了出去,他們的身手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幾秒鐘就將譚啟華等人全部制住了。

  譚啟華怒道:“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啪!啪!”

  王遠又給了譚啟華兩巴掌:“你是誰?你個龜兒子裝什么大尾巴狼?”

  又被扇了兩耳光,譚啟華不敢說話了,他們被保安押著來到了一樓。

  在這些保安要把他們扔出去的時候,王遠說道:“等一下,先讓他們把賬結了。”

  譚啟華怒瞪著眼睛。

  王遠喝道:“怎么?吃飯不用給錢嗎?菜和酒全部給你們上齊了,想不結賬就離開?天底下哪有這么好的事情?當然如果你不結賬的話,正好給我們去打掃廁所,不過,要用你們的舌頭把整個廁所全部舔干凈了。”

  譚啟華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他的肺都要氣炸了,錢是小事,自己的面子全沒了。

  感覺著臉頰上火辣辣的疼痛,如果被逼著去吃大便,更讓他無法接受,只能夠先拿出銀行卡付錢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