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陰靈之筆

  在電話掛斷了之后。

  蔡春龍遲遲無法回過神來,到了這一刻,他終于明白蔡智和蔡和光為什么對沈風如此恭敬了!

  這等擁有通天本事的神仙人物,任何大家族在他面前都只是個屁而已。

  “老蔡,你給誰在打電話呢?”丁天虎疑惑的走了過來。

  聞言,蔡春龍深吸了幾口氣,終于從呆滯中回神了,雖然丁天虎是他的戰友,但關于沈大師的身份不能泄露,他笑道:“給我二弟打個電話。”

  丁天虎賊頭賊腦的看了眼四周,他低聲問道:“老蔡,你這次可太不厚道了,沈大師這樣的大人物到來,你應該要提前和我知會一聲的,這樣可以讓我做好充足的準備,我們也不會丟人現眼的向沈大師討教了。”

  蔡春龍沒好氣的說道:“老丁,我之前說了沈大師不是我手底下的人,可你相信我的話了嗎?現在你反過來倒打一耙了,不厚道的是你吧?幸好沈大師不和你們計較,如果惹怒了沈大師,他直接出手滅了你的地獄訓練營。”

  丁天虎訕訕的笑了笑,說道:“老蔡,你這話說的可太夸張了。”

  “我不否認沈大師有滅了地獄訓練營的本事,但這個世界上有法律約束的,沈大師不會做出這么瘋狂的事情來。”

  蔡春龍在心里面暗自搖頭,他這位戰友對沈風了解的不夠多,區區法律能夠約束得了,如同神仙一般的沈風嗎?

  誰知道沈大師還有什么牛掰無極限的手段沒施展出來?

  “老丁,你回去忙地獄訓練營的事情吧!我一個人留在這里等待大師就可以了。”蔡春龍開口說道。

  丁天虎不樂意的說道:“老蔡,我走了待會誰開車?我這個人做事一向是善始善終的,車子是我開到這里的,自然仍舊是我開回去了。”

  “訓練營里的那幫兔崽子,他們自己會訓練的,如果敢偷懶的的話,明天我把訓練的量翻個五倍,讓他們體驗一下幾天無法站起來的滋味。”

  在丁天虎和蔡春龍交談之際。

  沈風隨意的在亂葬崗里走動了起來,整個亂葬崗非常之大,被埋在這里的大多數人,連一塊墓碑也沒有。

  因為是白天的緣故,這里的陰氣和怨氣很淡,也很松散。

  沈風只是想大致在亂葬崗里走一圈,只有等晚上來制造那種帶有陰氣和怨氣的石頭才合適。

  他在走到亂葬崗的深處時,他忽然發現四周的陰氣濃郁了起來,在感應了一番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定格在了左邊一個高高的土堆上,這應該是某個人的墓葬。

  照理來說,白天不會有如此濃郁的陰氣散發出來的,仔仔細細的體會了之后,他發現這種陰氣有點不同,應該不會侵入人體之內的。

  這不像是死人發出來的陰氣,腦中帶著疑惑,沈風走到那個土堆前,低聲說了一句:“抱歉,打擾了。”

  他的手臂一揮。

  一只只鬼蟲從他口袋中的鬼蟲巢穴里飛了出來。

  鬼蟲輕而易舉的穿透了土堆,將泥土往旁邊轉移了。

  在密密麻麻的鬼蟲把泥土移開之后,只見地面下被葬了一個人。

  這個人被埋葬在這里連一口棺材也沒有,尸體完全是腐爛的不像樣子了。

  沈風判斷這人極有可能是清朝末年的。

  他的目光看向了尸骨的右側,在那里安靜的躺著一支毛筆。

  在沒有任何保護下,毛筆在地下埋了這么多年,肯定會腐壞的。

  出奇的是這支毛筆表面沒有腐壞的跡象,除了沾有泥土以外,整支毛筆保存的非常完整。

  剛剛沈風感覺到的陰氣就是來自于這支毛筆。

  沈風手指一動,一縷靈氣卷住了毛筆,將其拖拽到了他的手里。

  將毛筆握在手里,感受著毛筆之內的情況。

  如此握在手里感應,沈風是了解的更加多了,這支毛筆已經不是普通的筆了。

  可以把它稱之為陰靈之筆。

  毛筆內蘊含的不是純粹的陰氣了,其中竟然還有絲絲靈氣在流轉。

  所謂陰靈之筆,是長期放置在陰氣之中,普通的毛筆會慢慢產生變化。

  當然并不是所有毛筆放在充滿陰氣的地方,最后全部會形成陰靈之筆的。

  只是偶爾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畢竟陰靈之筆內除了含有陰氣以外,還必須要有靈氣的。

  所以想要形成陰靈之筆很困難。

  沈風想要煉制符箓,手里面一直缺少符筆,地球的很多毛筆太差了,用來做符筆的話很容易就報廢的。

  而手里這支陰靈之筆可以算得上是下品法器了,雖然只是下品法器而已,但絕對要比普通的毛筆強上幾千倍,甚至是幾萬倍的。

  將靈氣注入到了陰靈之筆內。

  整支陰靈之筆上閃爍起了黑色光芒,筆桿顯得更加的漆黑了。

  以沈風如今先天初期的修為,他一次可以煉制出不少的一級符箓了。

  用陰靈之筆做符筆正合適。

  煉制一些符箓在身上,說不定有時候可以派上用處的,畢竟他現在不是仙帝了。

  沒想到這次來南云會有這么大的收獲,先是獲得了陰靈草,現在又獲得了陰靈之筆。

  在獲得了陰靈之筆后,沈風重新讓鬼蟲將墳墓埋了起來,他自語道:“我不喜歡欠別人的,既然拿走了你的筆,那么我會補償你的。”

  沈風隨即掐指推算了一番,皺眉道:“你竟然沒有后人活到現在?”

  “既然如此,等吸收完了這里的陰氣和怨氣,我幫你改變一下死后居住的環境。”

  自語完之后。

  沈風將陰靈之筆收了起來,繼續在亂葬崗里走動,之后他沒有發現其余的特殊之處了,如今距離晚上還有早,不過,他也不打算再離開了,來來回回的也太麻煩了,索性盤腿坐在地面上調息了起來,身子里的帝王訣緩緩運轉著。

  丁天虎和蔡春龍等了好一會之后,他們隨意在亂葬崗里溜達了起來,遠遠看到沈大師盤腿坐在地面上,他們也不敢去打擾的,心里面不約而同的猜測,沈大師到亂葬崗來到底是干什么?

  沈風忽然睜開了眼睛,看向了遠處的丁天虎和蔡春龍,朝著他們招了招手。

  蔡春龍和丁天虎立馬朝著沈風奔跑而去,兩人是互不相讓的,拼足了力量在奔跑。

  尤其打了一通電話的蔡春龍,想要在沈大師面前好好表現,他吼道:“老丁,沈大師叫我,你湊什么熱鬧?”

  丁天虎速度不減,不以為然的說道:“老蔡,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沈大師喊的是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